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72F,雪鹰
    莫兰打开了第一个笼子,里面是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儿,大约十岁左右。

    金发碧眼的孩子无论走到哪里都十分受欢迎不是吗?

    这些贵族也喜欢。

    只不过当她打开了笼子,尝试着想要接触小女孩儿的时候,换来的是一声尖叫。

    她的叫声甚至都比杀死这些人时候发出的声音更大。

    莫兰连忙后退,而这个动作就像是开关一样,小女孩儿的尖叫声瞬间停止。

    阿玄看了一眼莫兰,伸手上前,他还没来及说什么,小女孩儿便主动抓住了他的手。

    “哇哦,这么小就知道要跟帅哥套近乎,长大之后可不得了啊。”莫兰无奈说道。

    阿玄不由得笑了一下,将小女孩儿从笼子里接出来,轻轻地放在了地上。

    “你笑了?”莫兰惊异地看着阿玄。

    “怎么了?不是很正常吗?”阿玄有些疑惑,他不明白为什么莫兰用看稀有动物的眼光一样看自己。

    “没,没什么。”

    莫兰以为阿玄就是所有小说中冰山面瘫的设定,只有女主才能让他会心一笑……但看起来是她想错了。

    这个展示厅里放着的是一批货中“品相”最好的八个孩子。

    莫兰想要让这些孩子从笼子里出来,但他们对她的态度跟第一个尖叫女孩儿是同样的,这让莫兰的自信心大受打击,不得不让阿玄帮忙。

    七个孩子就像是七个小矮人一般,围在玄白雪的周围,叫莫兰有些嫉妒。

    不过莫兰好像忘记了自己前一秒还是操纵怪物的魔女,直到最后一个孩子提醒了她……

    “你是魔女吗?”小男孩儿弱弱地问道。

    他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是八个孩子中,唯一个棕发的。但是他的眼睛,却是一只褐色,一只蓝色。

    深若大地,浅似海洋。

    这是罕见的异色瞳,若是放在莫兰家乡,便是虹膜异色症,可是在这里,却是比任何宝石都稀少的存在。

    莫兰对小男孩儿的提问愣住了。

    她能够面不改色的在那些人面前说自己是魔女,是因为她不在乎这些人讨厌她还是喜欢她。可是对孩子……她却有些犹豫了。

    小男孩儿继续说道,“妈妈说一旦坏人做了坏事,魔女就会出现惩罚他们。你是来惩罚这些坏人的吗?”

    莫兰抿了一下嘴,决定点头。

    “是的,我是魔女,来惩罚恶人的魔女。”

    “那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

    “魔女的名字。传说中有变出许多金子的黄金魔女,能够化成雾气的迷雾魔女,变出糖果屋引诱孩子的糖果魔女……你叫什么名字?”

    莫兰才知道这个孩子所指的名字,是魔女的名号。

    就像是所有混江湖的,都要有一个诨号,才觉得这个人在江湖上也是有几斤几两的。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一百零五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故事。

    他们每个人都有。

    这突然让人想一个名号,她也不知道该起什么。

    莫兰求救般地向阿玄看去,然后才意识到,阿玄根本听不懂这个孩子在说什么。

    她的眼神四处乱瞄,最终落在了小男孩儿的胸口。

    在衬衫的领口下,鹰头的模样若隐若现。

    而往另一旁看去,就是依旧昏迷的劳伦,他的衣服之前被人撕开,无数的伤疤也隐藏不了那刻在心口的鹰纹身。

    被独鹰汉克思经手的“货物”,都会有这样一个不可磨灭的烙印。

    跟劳伦一样,同为多莉仆人的爱拉,也有这样的纹身。

    提起鹰,莫兰就想到来自二白的嘲讽面孔。

    “雪鹰魔女。”莫兰说道,“你们心口的标记曾经是一个叫汉克思的恶人留下的,但它现在,是我留下的……因为你们要记住,是我救了你们。”

    莫兰伸出手,而小男孩儿自然就搭了上来。

    她将小男孩儿抱出笼子,轻放在地上。

    但是小男孩儿却没有松开她的手,紧紧握着。

    他就那么睁着那双纯洁无瑕的双眼,看着莫兰,天真地问道。

    “但是这个标记很丑,可以换一个吗?”

    “不行。因为我喜欢这个图案。”

    “那你为什么叫雪鹰?是因为你能够操纵雪吗?但这个标记不是白色的。”

    “等下你就会知道了。”

    “你真的名字叫什么?”

    “莫兰·坎贝尔。”

    “那个男的呢?”

    “西莱,或者是阿玄。”

    “他为什么有两个名字呢?”

    “就像我为什么即是雪鹰魔女,又是莫兰坎贝尔一样。”

    “那为什么……”

    “不要再说为什么,否则我就将当成恶人一样,让怪物吃掉你。”

    “那我再说最后一句好吗?”

    “什么?”

    “我叫莱勒斯·克里尔。”

    -

    作为灵宠的二白,可不仅仅是会给主人鄙视眼光的雪鸮,它也能够为主人传递口信。

    它嘴里叼着一枚戒指,脚上抓着一个莫兰在半路上写好的信件,送到了加里和莫如烟暂时躲避的农家。

    信上的内容是——

    【抱歉,你们的女儿可能杀了人。多莉·埃尔维斯公主和帕克德老公爵的二儿子安斯利。魔女的罪名多半会坐实了,就算找那名主教,也洗脱不了杀人的罪名。不过我并不后悔,因为他们是莫凯尔失踪的元凶。

    有关莫凯尔失踪的事情,等见面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们。但你们现在需要离开,离开圣殿帝国。经过思考,我觉得麦西布里亚王国不错。它不但是自由联盟中,三个主导国家之一,也拥有着优美的风景,比如父亲口中的金色枫叶谷。您去过那里,对这个国家有着一定的熟悉度。

    我们就在其首府蒙德城汇合吧,在门口或者窗户上插五面麦西布里亚王国的国旗,让它们像孔雀开屏一般……我会用二白找到那里的。

    二白给你们带来的戒指——那是我从安斯利遗物中得到的,价值不菲,足够你们路上的所有费用。但要尽快卖出去,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个戒指是不是什么独一无二,容易被人查出来的。

    最后,请不用为我担心,我和阿玄已经找到了出城的方法。是从城市的另一侧,要赶到你们住的地方,要花上一段时间,因此才写了这封信,让你们先走。兵分两路,也更保险一点。

    我会尽快跟你们汇合的。

    爱你们的女儿,莫兰。】

    加里和莫如烟在收到信件之后,便立刻离开了此地,准备渡河,向着自由联盟的麦西布里亚王国出发。

    尽管莫如烟抱怨过,既然知道到了莫凯尔失踪的事情,为什么不写进信中,但也仅仅随口说一句,她认为这件事情有些复杂,自己的女儿到时候会详细跟他们说清楚的。

    可他们没有想到,莫凯尔失踪的事情不是因为复杂而没有写进信中,而是莫兰另有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