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67F,我是魔女
    他的话音刚落,面前的人便笑了。

    这个笑容跟多莉不同,劳伦从这里没有感觉到任何恐惧,反而感觉心神安宁。

    “不过你留在这里是有原因的吧?”莫兰说道,“是谁?父母吗?”

    劳伦咬着下唇,似乎在犹豫。

    可还来不及开口,便有人推门进来。

    多莉手里拿着一个玻璃针管,里面充满了深色液体。在这种粉红的环境下,莫兰花了一些工夫辨认出液体的颜色应该是紫色系。

    但是针管的这个东西……

    莫兰之前也说了,她惊讶于这个世界的医学发展。

    “清醒之夜?”

    “没错。将这个注入你的体内之后,你的痛感将会被放大。就算只是在手上轻轻划一个小口,都会跟在你心口捅了一刀一样。”多莉笑着挥了挥手上的针管。

    “真不可思议……”莫兰惊奇。

    但她不是对药的效用惊讶,而是对药本身。

    因为她记得自己好像在某刑侦剧里看见过,这是一种跟麻醉剂恰好相反,是会促进大脑接受信号的药剂,拷问的时候会用上这个。

    没想到现在就有了这种药物吗?那个麦考利家的小可爱说不准是个医学天才!

    但是跟多莉混在一起,莫兰对其人品深表担忧。

    “公主殿下……”爱拉弱弱地出声。

    “怎么了?我的小爱拉。”

    “她……这个女人说她还有逃出去的办法!”爱拉指着莫兰大喊。

    莫兰惊讶,她没想到这个爱拉看起来是个瑟瑟发抖的兔子,其实心里就憋着一股坏水。

    “还有……劳伦心动了,他问这个女人逃出的方法是什么,他想跟她一起逃走!”爱拉继续说道。

    “我没有。”劳伦立马否认道。

    “这么快就否认?还真是淘气的小兔子呢。”多莉笑着说道,“就算你跟着她逃走了,你的妹妹还在我的手里……我真的不介意将她送给安斯利勋爵,作为赠品。”

    劳伦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公主殿下,我真的没有逃走的想法!我发誓!”

    “哦?”多莉伸出玉足。

    劳伦如获大赦般扑了上去,亲吻着她的脚面。

    “还是挺乖的。但是……我有自己的判断。”多莉说着,脚面忽然抬起,正踢在他的脸上。

    劳伦惨叫一声,跪在地上,痛苦地捂着脸。

    听说圣殿帝国的公主们不单单要学习礼仪,马术和基本的体术也要掌握,她们绝对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么柔弱。

    “躺下。”多莉命令道。

    劳伦别无选择,像一只被主人用棍子打过的小狗,却还要去讨好主人要骨头一样,躺在了地上。

    多莉一只脚踩在他的脸,笑着说道。

    “你逃不掉的。你就死了,我也会用你的脊骨制成鞭子,将你的灵魂锁在这里。”

    “多莉。”莫兰沉下声来。

    “小甜心,别用这种想要吃人的眼神看着我。我可是会害怕的。”多莉故作惊恐。

    但是下一秒,她又嬉笑地贴在莫兰身上,两人鼻尖的距离只有一指宽。

    “就知道你之前的从容,是因为你有逃走的法子。但不管是什么,都来不及了,安斯利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会到……到时候我会将清醒之夜注射到体内,看着你和安斯利放纵的样子,还有……享受你的惨叫声。”多莉笑着说道。

    “你知道吗?”

    “想说什么,小甜心?”

    “我本来打算让你轻松一点死去的,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莫兰沉声说道。

    “还不放弃?这种情况下,你还有什么办法?”多莉笑了起来,指尖点在莫兰的鼻尖之上,“你是魔女,全城上下都在通缉你。你如果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没准会有一线生机。”

    “你已经说出了我逃脱方法。”

    “什么?”

    “我是魔女。”

    “哈?”

    “不相信?那你看见我在我手心画的魔法阵了吗?”

    多莉狐疑地后退两步,看见那被用麻绳绑着并吊起来的双手……

    莫兰的左手在朝她打招呼,多莉眯着眼睛,才在一片粉红色中看清那个用鲜血画的魔法阵。

    “在地狱难以安眠的亡魂,顺从契约,响应吾的召唤,降临于世!”

    多莉刚想嘲笑着白痴一般的祈祷文,但旋即她便睁大了惊恐的双眼。

    掌心的魔法阵散发着光芒,一个诡异的黑洞出现在莫兰身前。

    一双枯瘦有力的双手扒着黑洞的边缘,伴随着凶恶的咆哮声。

    多莉看着那个浑身长满脓疱、散发着恶臭的怪物出现在她面前,高大的身影仿若无限的恐惧砸在她的头顶上。

    “啊——!”爱拉发出一声尖叫,直挺挺地昏了过去。

    劳拉惊异地盯着怪物,鼻腔的鲜血还在涌出,滴在地毯上。

    闻到了血腥味的变异丧尸忽然咆哮一声,转身就要朝劳拉扑过去。

    “吼——!”

    从莫兰的嗓音发出低吼,没人知道她是怎么发出来的。

    变异丧尸的动作一顿,转头用那双浑浊充血的眼睛盯着莫兰。

    劳伦和多莉都屏息地看着这一幕,但是他们已经的双腿发软,根本就忘记了要怎么去逃跑。

    “吼!”

    变异丧尸毫不犹豫地扬起爪子,抓向莫兰。

    劳伦不由得闭上眼睛,他不忍去看见那一幕。

    可是想象中的惨叫声没有响起。

    他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却发现那张带着笑意的脸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劳伦,你没事吧?”莫兰柔声问道,而她此时已经摆脱了绳索。

    见他沉浸在震惊无法回答,她便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笑的温柔。

    “不用害怕,我会带你逃出去的。”

    鬼使神差一般,他轻嗯了一声。

    远处的多莉此时才反应过来,踉跄地直起身子,用尽全身的力气向门口逃走。

    但是她太慌张了,以至于跌倒在地。

    倒下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叫喊,才吸引了莫兰的注意力。

    当然,也吸引了变异丧尸的注意力,它仿若嗅到血腥味的鲨鱼,直接扑了上去。

    莫兰还没有反应过来,凄厉的惨叫声便冲破了空气,像一根锐利的银针,直直刺入她的耳中。

    她发誓,这是两辈子以来,她听到的最大的音量,在摇滚演唱会上的所有声音加起来,都比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