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66F,魔药
    “哦?小表妹说话还是很有用的。”多莉带着看戏眼神在两人之间来来回回,“嗯?你怎么不脸红?难道说你们已经~”

    “我脸不红吗?”莫兰反问道。

    她感觉她的脸都可以烫一壶酒了好吗?

    而从刚才开始,她就没敢再往那个方向看。

    比起阿玄,这两个bunnyboy最起码还有遮挡物。

    多莉眯着眼睛瞧了半天,然后又用冰冷的手背测了测,才笑着说道,“有意思有意思……”

    “喂,问一句,你该不会要将我交给安斯利吧?”莫兰说道。

    “你看起来很讨厌他。”多莉故作惊讶。

    “跟你相比,确实更讨厌他一点。”

    “那可真是我的荣幸,小甜心。”多莉笑着说道,“不过我对女人没有太多的兴趣,所以你还是他的。不过……在他取走礼物之前,我还可以把玩一会儿。”

    “那我弟弟呢?他应该在你这里吧?”莫兰收敛笑意,质问道。

    “很可惜,他并不在这里……这个答案你应该会感到开心一点吧?”多莉语气轻佻,可她的表情,似乎是在真的在伤心。

    “那他哪去了?”

    “听安斯利说是失踪了……”

    “英雄禁地的银盒子?”

    “他竟然跟你如实了说了?看来你魅力不小啊。我还以为他会用你的弟弟来要挟你做一些事情。”

    “不见得是魅力,也有可能是盲目自信。”莫兰淡淡说道,然后将视线落在一旁的两位“女仆”身上,“我记得他们是叫做……劳伦,和爱拉。”

    劳伦虽然是这身装扮,但是在莫兰的注视下,还是那副冷漠脸。

    最起码莫兰现在知道,劳伦的嗓音不是因为什么童年事故,而是因为他的性别。

    而另一旁的爱拉则被迫留了金色长卷发,他从开始就一直盯着自己的脚趾头,不敢抬头。

    似乎自己正在做什么极为羞耻的事情。

    呃……

    好像事实就是如此。

    “你对他们也有兴趣?”多莉慵懒地倚靠在劳伦的身侧,手指肆意地在他的胸膛划过。

    莫兰能够看到他眼中的厌恶,但是却什么都不能做。

    “抱歉,我讨厌兔子。”

    “真可惜……”

    “但是西莱明显不是你喜欢的类型。你可以考虑放了他。”莫兰说道。

    无论是劳伦和爱拉都是长相阴柔的男孩子,年龄不会超过十八岁。就算是女装也不会有任何的违和感……包括她的弟弟莫凯尔。

    放在莫兰的家乡,那就应该说是,他们长了一张正太脸。

    西莱虽然长的帅气,但若让他穿上女装,绝对是农村悍妇。

    “凭什么?”

    “凭我完全听你指挥。”莫兰说道。

    多莉却笑着摇了摇头,“你现在也得听我指挥。而且没多久,你就会被安斯利带走,我留你,不过是想要回味一下莫凯尔的那张脸。而那边那个……虽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尝尝鲜也不错。我并不会嫌弃我的玩具多,只会愁没有地方放。”

    “没得商量?”

    “没有。”

    “那你打算要做什么?在这里欣赏我的美貌吗?”

    “啊,对了!小甜心,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麦考利家的小可爱最新研制出了一种魔药,我还没来得及试验,可以用在你的身上。”

    “什么魔药?魔法?魔女制造的药剂?”

    多莉冷笑一声,“这世界上才没有什么魔女,只是那群男人自己忍不了繁衍本能,才给她们冠上这种名字,方便来迫害她们而已。之所以叫做魔药,只是因为它的效用像魔法一样神奇。”

    “听起来很有意思……什么药?”

    “清醒之夜。”

    “不会是那种药吧……”

    “不是。比安斯利的那些低级药,贵多了……顺便问一句,你还是个雏儿吗?”

    “为什么用疑问句?”

    “因为看起来不像。”多莉说道。

    她看多了所有玩具被送到这里的惊恐慌乱,就连劳伦刚来这里的时候,也是如此。

    可眼前的人反应太过淡定了,以至于多莉还觉得她有什么后手。

    “好了,我现在去给小甜心取过来,耐心的等待一会儿哦,保证让你的第一次刻骨铭心。”

    多莉留下一个诡异的笑容,转身离开。

    看着那一扭一扭的背影,莫兰心想,她可没想到这些贵族竟然已经猖狂到这种地步了。

    -

    “劳伦,你知道那是什么药吗?”莫兰问道。

    劳伦用眼神冷冷地扫了一眼莫兰,没有说话。

    他不认为他们之间有什么很深的交情。

    可是下一刻,劳伦就看见她竟然不顾左臂的伤势,双臂用力,将她整个人拉了上去,然后一口咬在了麻绳上。

    “你给我老实一点。”劳伦毫不犹豫地一脚踹在莫兰的肚子。

    莫兰不由得松口,发出一声惨叫,然后整个人又像一条咸鱼般,被晃动的绳子扯着转来转去。

    “你逃不出去的,省些力气吧。”劳伦说道。

    一直安静的阿玄,听到了莫兰的惨叫,便又开始挣扎起来。

    莫兰吐了口嘴里的鲜血,用苍华语说道,“阿玄,我没事……你现在是被铁铐锁着,凭你的力量是挣脱不了的。放心,我已经有办法逃出这里了。”

    听到莫兰安然无恙的回答,阿玄渐渐安静下来,可是紧攥着的双拳,证明了他的不甘心。

    “喂,劳伦,你完全是可以逃走的吧?为什么不逃?”莫兰问道。

    “你少管别人了,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劳伦说道,“安斯利勋爵看起来为人不错,但在贵族圈里,只要你说的出来的夫人小姐,都跟他有染。或自愿或强迫……”

    “哦?他和多莉还真是一对。”莫兰淡淡说道,好像根本就不关心安斯利是什么样的货色。

    劳伦耐着性子,劝道,“但比起那个女人来说,安斯利的手段还算温和,最起码我不知道有人死在他手上。而在我和爱拉之前,已经至少有三个人死在她手上了。如果你顺从一点,也许有个好结局。同样是关在笼子里,但金丝雀总比我们这些兔子强。”

    “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莫兰反问道。

    劳伦看着那双蓝宝石眸子,发现其中没有一丝害怕,反而从容有余。

    他忽然觉得,这个颜色就算浸泡在如此旖旎的粉红光线,也是如万里无云的晴空般,宽广而自由。

    已经习惯颓靡的精神,不由得为之一振。

    “你……有办法逃出这里?”

    劳伦不知怎么就忽然问出略显滑稽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