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65F,出了虎口又进狼窝

65F,出了虎口又进狼窝

    “对不起,多莉公主,我好像毁了你的名声。”莫兰道歉道。

    多莉微微一愣,说道,“没事。是我主动提议这么做能够掩饰过去的。”

    她眼神在莫兰和一旁的阿玄身上徘徊,心中存有疑惑。

    奇怪,若是按照劳伦带来的消息,那个叫西莱的人,打晕了她,甚至还从一个女仆的口中问出她的事情……他们应该已经识破了她的伎俩。

    但看他们的样子,为什么还是如此信任她呢?

    甚至……主动送上门来?

    “多莉公主,你应该已经知道有关魔女的事情了吧?”莫兰问道。

    “知道了。劳伦跟我说了这件事情……但你们放心,我并不相信。”多莉笑着说道,“一定是他们因为你母亲的样貌才产生了误会。在我看来,无论是莫凯尔,还是你们,都是心地非常善良的人。”

    “谢谢。”莫兰放下了心。

    “不客气,只是随手之劳。”多莉说着,眼神却总是戒备着一旁的阿玄,总觉得这个闷声不吭的家伙,会随时突然暴起,拿着一只匕首刺过来。

    劳伦在今天早上才回到城堡,多莉一听说此时搞砸了,便气冲冲地打算亲自去安斯利那里问个结果。

    上次他就搞砸了,人没有带回来,还留下一堆麻烦。这次她亲自将人送上门,还能将煮熟的鸭子放跑了?

    要知道,她还抱着能够喝口汤的打算!

    但是没想到……在半路上,她就偶遇了这群送上门的。

    看来去找安斯利的事情只能暂放,看看这两个平民到底存着怎样的心思。

    然而随后的事实证明……

    他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而那个叫做西莱的小子……不,现在是叫做阿玄。

    原来是个双重人格。

    还是个听不懂瓦多尔语的外来者。

    多莉提议让他们在自己的城堡里暂时休息,到夜间的时候,有一条她知道的小路,能够通往城外,到时候会带他们出去。

    “那就多谢了……”莫兰说完,便依靠着背垫,沉沉睡去。

    而那个阿玄,竟然多挺了十多分钟,才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马车缓缓减速,停靠在她的城堡门前。

    女仆搀扶着多莉下车,她神态自若地吩咐身边的仆人,说道。

    “将车上两个人抬到老地方,然后给车通通风。确保车内不留多余的香气。”

    “是。”

    多莉笑着,缓步走向她的城堡。

    没错,谁有能想到,一直点在车内的燃香,竟然是迷魂香呢。

    这也是她放心将敌友不明的家伙请上马车的原因。

    多莉回头,将舌底一直压着的止香片吐在花丛之中,低喃了一句。

    “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

    莫兰这一觉睡的并不舒服,当她睁开眼睛之后,就知道为什么了……

    因为她双手被绳子绑在一起,整个人被向上吊了起来。

    她的双脚勉强能够接触到地面……只在她踮着脚尖的时候。

    莫兰真庆幸这样对她的人没有在她的脖子上栓根绳子,否则就是一起伪装成自杀的经典谋杀案了。

    而当她用眼睛看清楚周围的场景时候,她不由得“喔噢~”了一声。

    瞧瞧着充满粉红色的卧室,到处摆着充满情调的私人用品。

    莫兰上次看见这种刺激的场景,还是在买下她的那个异能者家里,那个家伙简直是像洗劫了十个x人用品店。

    庆幸的是,她在那个家伙要对她使用这些东西的时候逃了出去,然后……一头冲进了丧尸群里。

    那时候的她,觉得被丧尸咬死,是非常仁慈的死法。

    但是变成丧尸就是在她的“计划”之外了。

    所以……

    她这是时空倒流了吗?

    呃……不。

    右边墙角立着一个小丑用来射飞镖的圆盘,而上面呈大字绑着一个男人。

    他身上唯二的遮挡物,就只有黑色眼罩和嘴巴上紧紧系着的布带。

    但是莫兰通过他身上的伤,还有右臂的“玄”字纹身,认出了他的身份……

    这已经是第二次,某人赤条条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莫兰瞬间红了脸,别开视线。

    可是一转头,就看见两个穿着类似兔女郎暴露装扮的人立在一侧,瞧这两人的脸,莫兰很快就认出,这是一直跟在多莉公主身旁的两个贴身女仆,因为她们的颜值很高,都是金发,令人想忘记都很难。

    而其中一个还跟他们相处了较长的时间,名为劳伦。

    只是……他们的身体,却是男性。

    将男宠就养在自己身边?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胆……不过这家伙对待男宠,似乎没有那么友善啊。

    莫兰看见在他们的身体上,布满了各种伤痕。利刃伤、鞭伤、烫伤……还有更多莫兰根本就看不出来的伤。

    这些伤有新有旧,证明他们的痛苦经历到现在还在持续着。

    “小甜心,怎么样,喜欢我为你准备的礼物吗?”

    一道甜腻的声音在她的背后忽然响起,她被人从身后抱住。

    “多莉公主?你跟……安斯利是一伙儿的?”莫兰沉声问道。

    她想过多莉公主隐瞒了什么,但没想到隐瞒的东西竟然这么劲爆。

    “很淡定嘛。我喜欢。”

    多莉从她的身后走到面前,只单穿了一个连体的紧身衣,其他的完全是真空。

    在她腰间别着一个蛇皮鞭子,莫兰已经想象到这个多莉是个什么爱好者了。

    若是这个时代的人,见到这种场景估计吓倒还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地狱,但是对于那个什么爱好都有,还各种极力宣扬不歧视的时代……已经见怪不怪了。

    “唔唔唔……”

    似乎是听到了莫兰的声音,阿玄开始挣扎。

    “哦,你的两个小表哥醒了。”多莉说道,“小表哥,现在是女生谈心时间,还没到你出场。”

    但是阿玄根本听不懂多莉在说什么,还是在用力地挣扎着。

    莫兰眯着眼睛,从一片粉红的场景中,认出锁着的阿玄是结结实实的铁,不是能够轻易被挣脱的。

    “对了,你的两个小表哥根本听不懂我说话。拜托你让他闭嘴!”多莉修长的手指点在她的心口,弄的莫兰浑身不自在。

    “阿玄!(苍华语)”莫兰说道,“没事!我一切都好!你先安静一点,我要跟这个绑架咱们的jian人说一会儿话。”

    阿玄这才不再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