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63F,无路可逃
    在这个节骨眼竟然人格切换了?

    这是老天在跟她开的致命玩笑吗!

    莫兰看着这个一脸蒙圈的家伙,就知道一定是昨天夜里在看着她的时候,突然晕厥。

    这么多次切换人格,莫兰也总算摸出了一些规律。

    切换人格的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昏厥,但如果旁人不出声叫醒他的话,那么他就会睡到自然醒!

    “莫姑娘……太近了。”阿玄说道。

    莫兰此时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抓着他的衣领,自己的脸都快贴了过去。

    她放开阿玄的衣领,顺便推了他一把,似乎想要发泄她的这股怒气。

    莫兰翻身下床,打开了衣柜,从其中扯出两件衣服和两顶帽子,其中一件直接扔给阿玄。

    “没有时间解释了,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第一件事情,现在将你那一身血的衣服换下来!”

    莫兰边说边脱,将沾满鲜血的衣服扔到地上。

    如果他们就那样在光天化日下行动,就算没有被骑士发现,他们也会头一个被抓!

    阿玄瞪了大眼睛,连忙转过身去。

    “莫姑娘,我还是出去换……”

    “出去是想死吗!现在咱们是被全城通缉!没有时间讲究这些了!赶紧换!”莫兰生气地吼道。

    阿玄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得背对着莫兰,慌张地换着衣服。

    莫兰抢先一步换好衣服,然后躲到窗户旁边,看向窗外。

    那个屋主应该只是在她醒来之前不久逃出去的,要不然他们现在就应该被士兵团团围住了。

    莫兰微微眯眼,看见从街面另一头有着骑士的身影。

    她又跑到后窗左右看了一眼,发现没有任何骑士,也没有任何士兵的身影。

    “换好了吗?”

    “还差一点。”阿玄扣着上衣扣子。

    “出去再系。快走!”

    莫兰直接翻身而下。

    不知道是不是有了昨天的经历,莫兰现在完全不畏惧从二楼跳下去,尽管她会因为落地的冲击而全身发麻。

    阿玄的动作依旧很快,扣上了帽子,几乎是前后脚,便落在了莫兰身后。

    只是他落地的时候,没有多余的声音,轻巧的像一只猫。

    莫兰本来是打算想要走右侧,却发现有一个拿着水果筐的农夫从旁边拐了进来,她紧忙压低了帽檐,调转方向,从左侧巷口出去。

    阿玄慌忙系着扣子,然后将歪戴的帽子正过来。

    就算是身着乞丐服,他也一定要穿着板板正正。

    阿玄跟着莫兰,两人半低着头走在热闹的市场上,两旁摆着各色小摊,叫卖声混杂在一起。

    好吧,让他缕清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错过了多久,从山塔卡深林中小睡一会儿,张开眼睛便是这个城镇。

    两侧的建筑物依旧令他陌生,没有丝毫的亲切感,但明显比瑟卡村繁华许多。很可能就是莫姑娘曾经提过要来的国都艾尔马荷。

    但她现在说了,他们是被通缉……

    阿玄并不觉得坎贝尔一家是什么恶人,被诬陷和被认为是魔女通缉的可能性更大。

    “艾尔马荷难道不让魔女进入吗?”阿玄低声说道。

    虽然他并不怕被人听见他说话的内容,但是苍华语独特的发音会让他们在这里面更加注目。

    莫兰愣了一下,说道,“聪明。可这中间的过程要比你想的复杂。总体来说,全程的士兵都在抓捕咱们,而我们的目的是逃出城,和暂住在城外我父母汇合。还有,看右前方的招牌上……”

    阿玄不解地抬起头,发现一只白色猫头鹰立在那边。

    “七星长翅鸮?是在森林的那只?”

    “你果然说的是这个……”

    “什么?”

    “好吧,管他叫什么,它现在是咱们的帮手。”

    “千里眼?”

    “呃……对,差不多就是这个东西。看来虽然名字不一样,但东西还是那个东西。我可以通过水晶球来观察这些官兵的位置,然后躲过他们。”

    “但你看起来很烦躁。出什么问题了?”

    “当然有问题。”莫兰强忍着骂娘的冲动,说道,“如果是昨天晚上,包围网还没有形成。想要逃出城镇还是有方法的。但是现在……没有办法!”

    “只有硬闯和爬过城墙了。”阿玄说道,“但这两个办法,最好的实行方式也是晚上。”

    “没错,我们要在布满移动地雷的地图里,不停的行走,不停的行走……一直到晚上。”

    “但是你受伤了,而且身体很虚弱,在这种情况走一天,很难。”阿玄皱着眉头说道。

    “你也受伤了。”

    “感觉到了,但并不严重。”

    “真希望你的体质能够分给我一点。”莫兰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这里有贫民窟一类的地方吗?”阿玄想了想问道。

    莫兰懂得他意思,就算是魔女出没,但那里的安全保障也是最低的,他们甚至可以休息一下。

    “有。但是在城外……哈,很聪明的做法对吧。所有污秽放在视线之外,就代表着永远都看不见了。”莫兰说道。

    莫兰头一次痛恨,这个地方怎么不是像欧洲中世纪一样脏乱差,反而像是黑死病过后,忽然意识到卫生重要性的家伙修建出来的城市。

    他们两人像老鼠一样东躲西藏,可是没有多久,莫兰便一头栽进一个无人小巷,脸色苍白地倚靠着墙体,绝望地说道。

    “哦,对哦,那群混蛋,还有狗。”

    莫兰对阿玄解释,在他们离开没多久,那个屋子的原主人就带领着大量的士兵来到房间,带头的一个小队长立马让人带来了经过训练的犬只,而他们脱下的带血衣物还留在那里,就像是专门让那些狗找上门一样,大喇喇地散落在房间的各处。

    当然,就算没有这些,它们也早晚会循着血腥味找到他们的。

    莫兰以为这个时代的人还没有什么太好的方式来搜寻人,就像是游戏中的瞎子npc,或者影视剧中的傻子士兵……但就像莫兰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一样,它也在嘲笑着自以为是的莫兰。

    “让我想想怎么更好的躲过这些狗。”莫兰说着,拿出了水晶球。

    可是水晶球中的影像就像是九十年代的旧电视机,鬼畜地闪了两下,然后水晶球里面只剩下一张蠢到家的脸。

    “千里眼要在契约者拥有足够真气或者体力的情况下,才能使用。不过这样的情况很少发现,因为千里眼消耗很少,除非……”阿玄友情提示道。

    “我知道除非后面接的是我的名字……知道吗?我喜欢真气这个词,但我现在已经被气个半死了。”

    莫兰有气无力说着,依靠着墙壁的身体渐渐滑落,瘫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