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62F,不是累赘
    听着耳边的接连不断的撞击声,莫兰潜意识中交叠回荡着他们的话,可最终只有一个词留了下来。

    累赘?

    她才不想要当任何人的累赘!

    莫兰忽然抽出了腰间的匕首,毫不犹豫地刺进了自己的左手臂。

    巨大的疼痛令她瞬间清醒过来,整个世界也恢复了清明。

    “西莱!走!”

    莫兰喊了一声,转身撞破了玻璃,从书房的窗户跳了出去。

    无论是西莱还是安斯利皆是一愣,他们似乎没能理解,这个在他们意识中所认定的,没有任何攻击力的女性,怎么就突然彪悍起来,撞破了玻璃,还从二楼跳了出去?

    西莱不由得笑了一声,说道,“看来,你不但低估了我,也低估了她。安斯利勋爵,照顾好你的脑袋,我们会回来取的。”

    说罢,西莱纵身跃下。

    安斯利看着从破掉窗户消失的身影,脸色难看到极致。

    “抓!一定给我把他们都抓到!管家,把我的剑拿来!”

    -

    趁着夜色,西莱带着莫兰在黑暗中仓皇而逃。

    他们顺利地逃出了安斯利的城堡范围,却被困在艾尔马荷的大街小巷。

    整个城市到处都是士兵带着火把移动的火光,密集程度,简直是令人绝望。

    偷听到了几个士兵的谈话,才知道这一切都是里奥做的好事。

    里奥在莫兰等人上门之后,便想着立马去通知安斯利勋爵,但是在半路上看见了他们的通缉令。

    然后他将他们的邪恶程度夸大,甚至说,他自己就是刚刚从魔女爪下逃生的。

    他是狮心骑士团的骑士,他说的话可比那些乡野村夫可信度高多了。

    因此魔女入侵瞬间变成了全城警戒的大事。

    “还有多远?”西莱问道。

    “非常远。”莫兰有些绝望地回答。

    此时他们两人寻了一个平民区的二层小屋暂呆,这样的房间不至于被前后包围,无法脱身。这二楼也是居住的地方,有床铺可以暂时休息一下。而他们被捆住打晕的屋主就躺在另一个角落。

    他们没有敢在一群黑漆漆的建筑物里点亮蜡烛,西莱只能借着不明朗的月光给自己包扎伤口,而莫兰则坐在他对面,虚弱地依靠着墙角,看着手中的水晶球。

    “我爸妈……还真是听话……他们的确给自己换了住处……而且非常聪明的……换到了城外……”莫兰断断续续地说道,然后舔了一下发干的嘴唇。

    手臂上的失血和还没有过去的药性都令她前所未有的虚弱,更别说他们还逃了那么久。

    莫兰感觉自己就像是漂浮在半空中,整个身体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应该是他们出来的时候,察觉到了什么,干脆就离开国都,在外面寻找了房子吧。起码他们是安全的……”西莱说道。

    西莱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缠好了绷带。

    别说是别人了,就算是他也对自己的伤愈能力表示惊叹。按理来说是非常严重的伤势,可是当他包扎的时候,伤口已经止血,并且开始有自我愈合的迹象。

    他的身体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次该替你处理伤口了。”西莱说道。

    之前他说先帮莫兰处理左臂的伤势,但她死活不肯同意,说让他先处理好自己的伤。

    “多谢。”

    “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会给自己来一刀。”西莱哭笑不得地说道。

    “不想成为累赘,只能那样做了。”莫兰认真地说道。

    借着月光,他看见莫兰的刀伤深可见骨……对自己还不是一般的狠。

    “下面有咬伤,上面有刀伤,而且都很深……再来一次,它可能就会废掉了。一定要小心一点。”

    “如果咱们能逃出去的话……”莫兰的声音轻飘飘的,“对不起,西莱……是我连累了你。如果不是我执意要找出弟弟的下落……”

    “这并不像你会说的话。”西莱淡淡说道。

    “什么?”

    “太公式化了。”西莱说道,“当初被你们救下,我就已经被卷进来了……现在你应该关心的不是我的心情,而是接下来要怎么逃出这个鬼地方。我们必须在天亮之前逃出去。”

    “嗯,你说的对……”莫兰挣扎着起身。

    “但是也不用这么着急。你还是休息一下,等药效完全过去。”西莱连忙说道,“你现在也可以稍微眯一会儿。”

    “好……”莫兰也觉得自己快要撑不出了,“那就三分钟。三分钟之后叫醒我……”

    莫兰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完全合上了眼睛,不一会儿,他的耳边便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也真是难为她了。

    西莱不由得心想,他们这一路奔波,莫兰之前因为暗元素而带来的虚弱还没有完全消失,现在却又遇上这种事情。

    对于一个弱女子来说,她已经做的够好了。

    处理莫兰的伤口,当然不能像他处理自己伤口那样随意,消毒止血之后,才敢缠上绷带。

    细细处理好伤势,他抱起熟睡的莫兰,轻放到一旁的床上。

    虽然她只说三分钟,但西莱觉得还是三个小时比较保险一点。

    而那个时候守卫也会稍微松懈一些,方便离开。

    看着这张毫无戒备的熟睡脸庞,他想要伸手去碰,却在触摸之前反悔,收起了这只有些多事的手。

    他忽然想起莫兰在赛琳雅城堡的种种,却也记得和她在瑟加村恬静的日子。

    “莫兰……你真的是只是普通的牧羊女吗?”西莱轻声问道。

    “当然不是。”

    梦中人宛若梦呓般回答着他的话。

    西莱猛然打起精神,等待着真相。

    结果……

    “我是魔女。”

    这是莫兰的回答。

    西莱忍不住笑起来。

    如果魔女都是她这个样子,未免也太可爱了一点。

    -

    不知道过了多久。

    莫兰在梦中似乎听见了清脆婉转的鸟鸣,也听到了远处街面传来的喧闹声,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安心祥和。

    恍惚间,她又回到了末日之前的日子。楼下热闹的早市伴着她每一天醒来。

    直到莫兰感觉到一缕清晨的阳光穿透一些,洒在了她的脸上。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猛然坐起来。

    莫兰花了几秒钟认清,这里就是她和西莱昨夜闯进来,暂时休息的房间的……

    她看向角落,发现那个被捆住的屋主,现在只剩下了绳子!而答应三分钟之后叫醒她的某个人,却趴在床边,呼呼大睡!

    “西莱!你别给我睡了!你是想我们两人一起死在这里吗!”

    莫兰气急败坏地揪起他的衣领,如果情况可以,她真的想要捅死这个不靠谱的家伙。

    可是莫兰只看见这个家伙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疑惑地说了句。

    “莫姑娘?”

    “holysh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