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60F,重重惊喜
    可是……多莉公主又在想什么?

    有了这一切为前提,西莱并不相信是这个多莉公主是凑巧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因为莫兰是以“莫凯尔”样貌进城,那么有人看到,将这个消息提前通知到多莉公主那边,而后她为了确定实情,“偶遇”他们的可能性是非常高。

    但是,当她确定了实情之后,又为什么特地给出他们这几个人名呢?

    如果是一般人,肯定是让他们知道的越少越好,或者干脆就让他们直接滚出国都。

    当然,若是更狠一点,就是要解决他们……

    毕竟那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有魔女通缉的事情,也就不会有任何忌惮。

    但是为什么多莉没有直接在她的城堡里就下手呢?

    不,或许……他们出现在这里,就是她想要他们来到的地点。

    回想一下当时的场景,多莉公主的确说了一句,她的城堡距离骑士训练营和狮心骑士团驻扎的狮心堂是同样的距离,而安斯利的城堡最远的,因此她“建议”他们先去前两个地方,最后来这里……

    所以这里……

    就是她设下陷阱的地方。

    尽管西莱想不通为什么要在安斯利的城堡里……

    “莫兰有危险。”

    西莱直接冲了出去。

    但是刚打开门的那瞬间,他就被十几个架着长枪的骑士逼的连连后退。

    为首之人,就是他们刚刚见过的那张面容——里奥。

    “西莱·坎贝尔。魔女的协助者。”里奥拿着通缉令,笑着说道,“这可是个意外的惊喜啊!你们来我家之前,我还以为你们只是两个没有礼貌的低等人呢。”

    西莱面沉如水,说道,“你对我来说,也是个惊喜啊……”

    -

    书房。

    “你是说……我弟弟他,为了追捕犯人,而进入了英雄禁地?你们追着他进去搜寻,却看见他进入了银色的箱子然后……连人带箱子都沉如了地下?消失不见了?”

    对于安斯利的话,莫兰是大吃一惊。

    若是在几天前,莫兰是一百个不信,但是在看过了赛琳雅的日记后,她却不得不信。

    当初赛琳雅那段神奇经历就是在她逃到英雄禁地之后发生的,在此地发生一些什么神奇现象,莫兰也不会有什么惊讶。

    只是这件事情却发生在了自家弟弟身上……

    坎贝尔一家难道有什么特殊体质吗?

    异常事件吸引体质?

    “没错。当时追上去的,除了我,还有一名叫做里奥的骑士,听莫兰小姐的所说,你们之前应该是见过他了。”安斯利说道,“但您也应该知道,英雄禁地里危险重重,传说中的英雄圣格兰维尔骑士就在此地丧生的。所以在事情发生之后,我和里奥两人逃出来就已经用尽全力了。”

    安斯利一边说着,一边敞开了上衣。

    莫兰还以为这货要做什么,但是看见那胸膛之上,三道明显的爪印,就知道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圣格兰维尔是圣殿帝国有史以来最厉害的骑士,也是圣殿帝国的第二任国王。而在他之前,圣殿帝国还不是帝国,只是北大陆上,若干国家中的其中一个。

    但就算是这样英勇的人物,在去了那里之后,也只留下了一具尸体。骑士身上布满伤痕,周围的树木皆被折断,似乎发生过激烈的战斗。但是后来的人们却没有发现在骑士身边有任何凶兽的存在。

    英雄禁地,原名是拉尔古森林,在发生了这个事件后,才被赋予了英雄禁地的名字。

    圣格兰维尔骑士之死,也成了圣殿帝国历史上的一个巨大谜团。

    但莫兰听说,那里是一个布满百年以上高大树木和体型几十米凶兽的危险之地。就算稍有夸张,但普通的凶兽也不是正常人类能够抵抗的啊。

    而眼前安斯利的伤势,就是最好的说明。

    “这件事情,我本想一直隐藏不说的。但看了莫兰小姐如今焦急的模样,我这才将实情说出……不管您相信与否,我发誓我说的话中,绝没有掺半点谎话。”

    安斯利说的是如此诚恳,让莫兰都有些不好意思,之前,她还怀疑人家是不是导致他弟弟失踪的大boss呢。

    “我相信您说的。只是……在事情发生后,您有没有派人去找过呢?”莫兰试探着问道。

    “当然派人找过。”安斯利说道,“因为伤势问题,我本人无法亲自前去。但这一年来,我陆陆续续派过两三队人马前去,但是他们往往还没有到我所说的地点,便已经伤亡惨重。就算是我身边的人,也劝我不要再派人去那种地方送死了。”

    “是吗……”

    莫兰手中握着还温热的咖啡。

    咖啡已经被喝了一半,其中映出来莫兰的身影,有些模糊而不真实。

    “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会给您和您的家人一个交代!最近我伤势已经完全康复,我会亲自带队再去英雄禁地一探究竟的!”

    安斯利说的信誓旦旦,那张看起来有些刻薄的脸,也变得和蔼起来。

    莫兰看向安斯利,心想,这位勋爵,意外的是个好人呢……

    只是……

    她为何感觉自己的头脑开始变得混沌,周围的温度也似乎升高了不少。

    “安斯利勋爵,这房间是不是有些太热了?是壁炉的火太旺了吗?”莫兰有些神志不清的说道。

    然而她却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里是书房,为了安全起见,根本没有壁炉。

    “您是有些不舒服吗?我这就去叫医生过来。”

    “没事,我可能只是有些发烧……”

    “是吗?那就不妨让我来看一眼。我也是稍懂医学的。”

    安斯利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来。

    莫兰只觉得安斯利的身影开始模糊起来,周围的空气变得稀薄,不由得大口呼吸起来。

    “不对劲……这不是感冒……”

    “没错。这才不是什么感冒。”

    安斯利上前,一把将莫兰按在沙发上,而莫兰手中的咖啡杯摔落出去。

    “瞧瞧这张脸,跟莫凯尔完全一模一样,但是身体……却是女的。还真是有趣啊。”安斯利一手捏着她的脸,笑着说道。

    “你……你是在咖啡杯下了药?我说怎么比速溶咖啡还难喝……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安斯利没有去管速溶咖啡是什么,只当是贫民那些不值一提的东西。

    “为什么要这么做?还不是因为多莉那小jian人。”

    安斯利说着,脸上露出了几分狠毒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