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58F,安斯利勋爵

58F,安斯利勋爵

    他们来的时候,天色还没有开始暗,可等到他们想见的人时,窗外已是新月初上。

    “抱歉,因为有事缠身才过来。不知多莉公主找我何事?”

    一名身穿白色礼服的男士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过来,栗色头发打理的整整齐齐,不留一丝碎发,高眉细眼和过高的颧骨,令人觉得他有些刁钻难处。

    见到来人,本来坐着的三人都立马起身,表示礼貌。

    劳伦提起裙摆施了一礼,说道,“见过安斯利勋爵……并非是多莉公主找您,而是我身边的这两位,他们是……”

    还不等劳伦解释,安斯利就注意到了莫兰,他快步走上前,面上透露出几分高兴。

    “这不是莫凯尔吗?哈哈!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安斯利笑的爽朗,张开双臂,想要上前给莫兰一个热情的拥抱,但是西莱却抢先一步挡在了安斯利的面前。

    “她是莫凯尔的姐姐,还请安斯利勋爵平复一下心情。”

    “是姐姐?”安斯利露出了疑惑不解的表情。

    莫兰笑着点头,因为安斯利的表现,令她安心不少。

    她向安斯利解释来意,也提起他们之前见过里奥,而对方似乎隐瞒了什么……这件事情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

    “你们也不要误会里奥了。让他不要说出此事的人,是我。”安斯利说道,语气中带着几分歉意。

    “发生了什么?”莫兰惊异问道。

    安斯利却只是摇了摇头,“对不起,这件事关重大,不能轻易透露。”

    “事关重大?是你们派他去执行什么机密任务了吗?”莫兰试探性的问道,她脑袋中头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

    “不是。”安斯利简短地回答道。

    他随即陷入了沉默,不肯再多说什么。

    “拜托了,我们只是想要知道莫凯尔现在是死是活,还有他……现在过的如何?不光是我,我父母也很担心他。”莫兰祈求般说道。

    “对不起,这些都不能说。就算是血亲也不行。”安斯利决绝地说道,“我还有事情要忙,几位请回吧。”

    在那边一直候着的管家也打开了门,对他们微微躬身,说道。

    “各位,请。”

    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被下逐客令。

    “圣殿骑士团……”莫兰咬牙说出这个名字,“我弟弟是因为向往你们才想要成为一个骑士!我们是因为信任你们才将他送来这里!结果却弄成这样……一句对不起,又一句不知道!这就是你们骑士团的做法?”

    “莫兰,冷静一下。”西莱按住激动的莫兰。

    “冷静什么?莫凯尔是我亲弟!他是死是活,你这个外人当然不会着急了!”莫兰打掉西莱拦住自己的手臂。

    西莱一怔,他在莫兰的眼中看到了愤怒,却也看到了几丝委屈和责怪。

    只是一瞬间,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所触动。

    莫兰吼完,才发觉自己在着急的情况下,竟然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她一直觉得眼前这个男子虽然表现的很亲近,但是一直跟她、跟他们家保持着距离。

    莫兰看不透西莱在想些什么,自然也无法完全信任。

    但是……

    这些也不能怪他。

    因为他失去了记忆。

    莫兰咬了一下唇,说道,“抱歉……”

    “你冷静下来就好。”西莱说道。

    只是他的眼神也有些闪躲,不知道为什么,他一时间之间有些不敢去看莫兰。

    “几位,请。”站在门口的管家用更大的声音说道,他甚至摆出了请离开的手势。

    莫兰心想,如果他们再不走,这位管家就可能用一些特殊手段来请他们离开了。

    她不情愿地起身,朝着门口走了几步,然后在将要迈出门槛的那一刻停下脚步。

    “但是……我是不会这样空着手回去的。”莫兰语气坚定,“安斯利勋爵,在您不告诉我实情之前,我还是会来拜访您的……不管多少次。”

    “这样吧。”

    在莫兰再度迈开脚步的时候,身后的安斯利忽然开口。

    “如果在一年前,我一定是不会说的。但是现在,就另当别论了……不过将此事说出,我是会承担一定风险的,因此只希望告知莫兰小姐一人。”

    “真的?”莫兰愣住,带着几分怀疑回头看去。

    安斯利摊手,露出几分无奈笑容,“毕竟我也不想被像莫兰小姐这样貌美的女子所纠缠,我太太可是会吃醋的。”

    “那就麻烦您了。”莫兰干脆直接鞠躬九十度,语气是掩饰不住的开心。

    “莫兰小姐请随我去书房,另外两位,就麻烦你们在这里等候。”安斯利说道。

    西莱看着莫兰毫不犹豫地跟着安斯利离开,一种不安涌上了心头。

    他想要出手阻止,却找不到任何理由。

    -

    西莱和劳伦两人在房间等候,气氛一度沉默的有些尴尬,不过在一旁伺候的女仆却乐得见到这个情况,因为她这样就可以好好地欣赏这个养眼的帅哥了。

    看他的衣服应该只是平民,不知道她有没有机会呢……

    但是西莱的脑子也没有闲着,细细梳理着莫凯尔失踪事件的来龙去脉,想着想着,就忽然想到他之前在进门时看到的那个女仆身影。

    很眼熟,但是他却记不起来。

    可是每当西莱想要认真思考的时候,莫兰那愤怒中包含着委屈和责怪的眼神就浮现在他的眼前,影响着他。

    ——的确,莫凯尔对于我,就是一个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的陌生人。

    当他听见莫兰告诉他这件事情的时候,因为莫兰说的风轻云淡,他也认为莫兰已经接受了个事实。导致他也不怎么在意。

    这次来国都,西莱也是认为,他们主要来此,不过是度假,找人是其次。

    但他从没有想到,并不是莫兰接受了这个事实,而是她一直将对弟弟的这份关心藏在了心底。

    若是按照之前的说法,莫凯尔只是因任务意外而失踪,就算再如何着急,也没有用。但是现在通过种种迹象都表明了,莫凯尔的失踪并不是那么简单,这位做姐姐的,便再也无法沉默下去。

    西莱本以为自己来到国都,最多也就几日的时间,就要跟坎贝尔一家道别,所以一直保持着作壁上观的态度……

    不自觉,西莱眼前又浮现出莫兰的那个眼神。

    愤怒,委屈,责怪……

    他想他一时半会儿是无法轻易离开去寻找自己的记忆了。

    ——这也算是报恩。

    西莱这样在自己的心里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