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57F,里奥
    莫兰的第二个询问对象,是一名叫里奥的年轻骑士,隶属于狮心骑士团,十六队。

    虽然说是年轻,但也比莫凯尔大了两岁。

    在莫凯尔失踪的那年,里奥的年纪恰好十八岁,是他在骑士团预备役待的最后一年。

    在那次剿灭山贼的任务中,里奥也是其中的一员。

    莫兰他们之所以找到此人,是因为听说在任务之前,里奥似乎就非常嫉妒莫凯尔的才能,甚至多次为难。而当时目睹莫凯尔和山贼首领一同坠下悬崖的人,一个是安斯利队长,一个就是他。

    如果不是颇有名声的安斯利队长在,那么里奥一定会被当成是在任务中因嫉妒而谋杀同伴的凶手。

    说实话,当莫兰看到里奥的时候,只觉得对方是个挺帅气健壮的小伙子,对待劳伦也是非常的有绅士风度,完全想不出来会是校园霸凌的主儿。

    “不知几位找我有什么事儿?”里奥说道。

    此时他们身在里奥家中,今日恰巧是他休息的日子。莫兰等人从狮心堂打听出了里奥的地址,才奔赴此地。

    不得不说,皇家公主的身份,是真的好用。

    里奥家里似乎只是普通的商人,并非贵族。他们家中的温馨多过华丽,令莫兰有种非常舒适感觉。

    里奥的父亲在外工作,母亲也外出教会祈祷,而他的妹妹此时间也在上学,今日家中只有里奥一人,是个再好不过的谈话机会。

    莫兰故技重施,没有说话将兜帽摘了下来。

    而下一秒,她就看见了脸色惨变的里奥,惨叫着。

    “莫凯尔……不,不可能……你不是死了吗!”

    “死了?”莫兰立马站了起来,袖口藏着的暗光匕首滑落,抵在了里奥的咽喉处,“说!你都做了什么!”

    里奥几乎是半瘫在沙发上,眼睛只是直勾勾盯着那张脸,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随时能够用匕首划开他的咽喉。

    此时惊讶的不止是里奥一人,劳伦也是。

    刚才莫兰一系列的动作太过于“专业”,根本不像是个在乡下放羊的。

    “快点说!”莫兰催促道。

    里奥此时仿佛在反应过来,说道,“不,不对……你不是莫凯尔,你是谁?”

    他这才注意到眼前的人若是细看,和莫凯尔有不少的区别,两人之间只是八成相似,而且对方的声音偏细,身形也娇小了许多。

    “莫凯尔的姐姐,莫兰。”莫兰不加掩饰地回答道。

    “姐姐?哦,你就是莫凯尔经常提及的那个博学多识的姐姐……”里奥脸上的惊惧消退。

    “你夸我也没用。快说,莫凯尔到底怎么了?”

    “莫兰小姐,请勿着急。您是来问当日莫凯尔失踪的细节吧?我这就告诉你们。但是在这之前……能请您将匕首拿走吗?若是伤了谁都不好。”

    里奥此时的话中充满了威胁,对方不过是个女人,他轻易就能制服。

    “好啊。那就请里奥先生将那日的情况如实说来听听,一个细节都不要落下。”莫兰收起了匕首,坐回了对面。

    刚才里奥的惊恐样子,足以让莫兰从其中读出太多的内容。

    这个人一定知道什么!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在对方得知了莫兰的身份之后,认为她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说出来的东西,也跟莫兰知道的差不多。

    在剿匪行动时,他和安斯利队长看见莫凯尔和山贼头领缠斗,正当他们想要上去帮忙时,两人却双双坠入悬崖。之后他们整队在悬崖下搜寻了一段时日,却只找到山贼头领的尸体,没有看见莫凯尔,因此推断其失踪。

    莫兰一开始对莫凯尔的失踪并没有怀疑,一心想着,掉下悬崖的莫凯尔说不定是被什么好心人救走了。现在一直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不是因为养伤,就是伤重……

    但从这个里奥的态度上来看,这其中必有隐情。

    他们是被对方下了逐客令之后才不情愿离开,莫兰是咬着牙走出了里奥的居所。

    那个货竟然还笑着对他们说“慢走不送”,紧跟着就砰地一声将门关上。完全是送瘟神的架势。

    之前她还觉得对这个小伙子印象不错,甚至还有点小帅气,但如今看来,就是欠揍。

    莫兰想让西莱立马就钻进里奥的家,然后将他绑在老虎凳上拷问一番,但是无奈劳伦将两人盯的太紧,根本无法分身。

    但莫兰转而一想,也好,那就等摆脱了这个女仆之后,让她来亲自审问那个欠揍的小子好了。

    -

    “最后一个,安斯利队长。也是安斯利……勋爵。是一位名声赫赫公爵的大儿子。年纪不过二十四,便已经是堂堂狮心骑士团的十六队队长。”劳伦的语气没有任何起伏,仿佛是在叙说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莫兰站在大门外,看着离自己几百米的城堡,心中的艳羡之情已经薄到快要消失不见,现在她满脑子都是有关莫凯尔的下落。

    这个安斯利队长也就是当时莫凯尔最后一次出任务时的队长,目睹莫凯尔坠下悬崖的,一个是里奥,一个就是他。

    莫兰心想,如果莫凯尔的失踪其中真的有猫腻,那么幕后黑手多半就是安斯利了。

    就算不是,安斯利也一定是知道最多的那个人。

    因为有劳伦在,门口的侍卫并没有为难他们,不多一会儿就有一个管家打扮的人领着他们走进城堡。

    莫兰和西莱两人故意落在最后,莫兰低声问西莱,安斯利会是害莫凯尔的人吗?

    西莱轻声回道,“詹宁斯说,他们在领取任务的时候才认识的安斯利,在此之前,他们连这个名字都没听过。安斯利似乎是个为人友善,爱戴部下的队长,在任务中对他们这两个新人多有照顾,没有过什么矛盾。而且詹宁斯看里奥的样子,他跟他们一样,都是在这个任务中刚刚接触的安斯利。也就是说安斯利也不会因为里奥和你弟之间的矛盾做出什么事情……”

    莫兰暗暗地点头,也对,安斯利是公爵的儿子,身为贵族,就算跟里奥有旧,他也不会为了一个平民而去做一些报复的事情。

    “那安斯利跟多莉公主?”莫兰忽然想到,问道。

    如果安斯利暗恋多莉公主而不得,那么他就有理由去陷害她弟了。

    可是还不等西莱开口,走在前面的劳伦就回答了。

    “不会的。安斯利勋爵已经有妻子,是长多莉公主两岁的姐姐,菲奈尔公主。两人情投意合,十分恩爱……”

    得到答案的莫兰并不开心,显然这个劳伦一直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甚至还偷听谈话。

    “那个……那边墙上挂着的,就是菲奈尔公主的画像。”

    莫兰顺着劳伦视线看过去,走廊的一侧挂着一位金发女子的画像。

    尽管这样说有些不好,但从画像上看,两位公主虽然都是金发碧眼,可菲奈尔公主却长的漂亮多了……

    为情报复的可能性也被莫兰pass掉了。

    “几位请在这里稍后。主人很快就会过来。”管家说道,替他们打开会客厅的门扉。

    莫兰道了声谢,走了进去。

    紧跟着的是劳伦,而西莱则习惯性地走在最后。

    只是西莱在走进门前,不经意地抬头瞧了一眼,看到了另一边有个女仆的身影消失在走廊转角。

    那个女仆的背影令他有些眼熟,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

    “西莱?你发现了什么?”莫兰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西莱说道,将注意力集中在眼下。

    他还是关心一下即将见面的那个安斯利勋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