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55F,詹宁斯2
    詹宁斯瞪大了不可置信的双眼,眼珠一动也不动的盯着那张脸庞。

    他的表情似乎是害怕,却又是喜悦。

    “莫凯尔……你还活着?”

    “我不是。我是莫凯尔的姐姐,莫兰。”莫兰说道,“关于莫凯尔失踪,你知道些什么?”

    莫兰一上来便是质问的语气,她看他的表情,似乎知道什么隐情。

    “原来你是他的姐姐……我知道你,莫凯尔曾经提起过,他有个对他非常好的姐姐,也说过非常像……但没想到,你们两人竟然这么像……就算身高也差不多……不,不对,如果莫凯尔还在,他应该还会再长高一些……”

    詹宁斯瞬间变得失落,但莫兰却总感觉他放松了下来。

    “快说,关于莫凯尔失踪,你到底知道什么?”莫兰略有不耐地再次问道。

    “我?我……我不知道……”詹宁斯摇头说道。

    可一直盯着他的莫兰却注意到詹宁斯的眼神有一瞬间瞥向了她身边的劳伦,然后又收了回去,之后便一直盯着脚尖。

    莫兰咬牙,就知道这个劳伦女仆并不只是为了他们搜查方便派来的,同时也是为了监视他们。

    莫兰本身对这个多莉公主没有什么过多的在意,也没有什么戒心,只是觉得他们只是来这里找一个人,有什么可担心的?

    可是从刚才莫兰瞬间领悟了西莱举动后,这才开始重新开始正视这个宛若天降一般的公主,并注意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在莫兰的观察,这个公主本身是没有什么问题的,除了年龄上比莫凯尔大了四岁之外,她看起来就像个爱上了英俊骑士的单纯少女。

    但重点是……

    莫凯尔每个月都会给家里寄信,虽然他本人说话很正常,但一落在纸面上,就总觉得旁人看不懂一般,洋洋洒洒写出好几篇。由于纸张昂贵,莫凯尔的字小如蚊蝇,正反都写满了他生活中的琐事,事无巨细。

    然而在莫凯尔半年,一共六次的书信,将近一本中篇小说的长度里,却对这个多莉公主只字未提。

    莫兰对此只有两个猜想。

    一个是莫凯尔在此之前根本就不认识这个所谓的多莉公主。

    一个是莫凯尔讨厌这个多莉公主,或者多莉公主对莫凯尔做了什么令人讨厌的事情……莫凯尔在信中措辞积极阳光,目的就是不想让家人担心,自然也就不会将有关多莉公主的事情写进去。

    可若是前者,这个“多莉公主”就绝对不会让进入城堡的她们,如此轻易地离开,甚至给了几个人名让他们放心去调查。她如果真的想做些什么,或者隐瞒什么,她将他们这些人都挽留在城堡内,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她没有。

    如此一来,那么就只有后者。

    莫兰想,说的乐观一点,那么就是个多莉公主看上了莫凯尔,但莫凯尔无意,可公主不死心,对莫凯尔死缠烂打。若是这个可能性,那他们就是安全的,并且若是像公主求救,对方也一定会尽全力保全他们。

    可若不是的话……

    -

    莫兰又问了些詹宁斯几个问题,可是也只得到一些他们早就知道的事情。他们只得离开此地。

    “劳伦姐!劳伦姐!”

    几人在马上要离开训练营的时候,就看见有一抹倩影向他们兴奋地挥手,然后快步跑过来。

    莫兰看着像他们跑过来的火红发女孩儿,她穿着印有蔷薇图案的见习骑士服,显然是蔷薇骑士团的预备役。只不过莫兰却觉得这个女孩儿莫名的眼熟……

    “拉娜?”劳伦不由得微微睁大眼睛,略显意外。

    “劳伦姐!听说你来了,我就赶紧跑过来了!对了,多莉姐呢?她怎么没来?”

    名为拉娜的女孩儿,她的性格就如同她那一头火红的长发一般,如烈焰般熊熊燃烧。

    “她……有点事儿,改天再过来。”劳拉说道。

    “哦,是这样啊,公主殿下听说都很忙的,一天到晚都要忙着应酬贵族什么的……”

    拉娜嘟囔着,然后才抬头,注意到莫兰和西莱两人,甚至凑上前,看清楚兜帽之下的那张脸,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诶?你是莫凯尔?怎么?终于想通同意和公主在一起了吗?我就说过,多莉姐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她能看上你,简直就是三生有幸!”

    “拉娜!”劳伦略微抬高了声音。

    “诶?”

    “我们还有事儿,就先离开了。”劳伦说着,不顾拉娜的呼唤,转身匆匆离开。

    莫兰和西莱相视一眼,微微点头。

    -

    “那么我们的下一个目标是那个里奥还是……”

    咕噜——

    莫兰的肚子适时地叫了一声,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捂住肚子,说道。

    “说起来,我的午饭一直因为各种原因而没有吃上。再去下一个目标之前,先随便找个小饭馆吃一顿好吗?”

    三人在附近找了个小餐馆,点了一些食物。

    西莱吃了几口,便说要去厕所而离开座位。

    莫兰注意到劳拉落在西莱身上的目光,便将眼前的菜推到了她的面前,一边吃,一边说,“这秘制香肠可好吃了!你快尝尝看!”

    劳拉推拒着说她已经吃饱了,但是莫兰却依旧非常热情,令劳拉无法拒绝。

    这在旁人看来,就是一个穷小子在追求大户人家的女仆。

    -

    另一边,西莱从餐厅的后门离开,转身直接奔向他们刚刚离开的训练营。

    门口的守卫一看是刚才跟多莉公主贴身女仆一同进来的,便只简单地询问了理由,没有多加阻拦,便放他进去了。

    这劳伦是一道监视,但这并不妨碍西莱利用她的便利。

    西莱想也没想,直接奔向刚才詹宁斯训练的校场。

    此时詹宁斯的训练已经告一段落,正独自一人在寝室休息,就被当当的敲门声唤醒了。

    一开门,詹宁斯发现,竟然是刚才那个几乎没有说话、也没有自我介绍的古怪男子。

    “是你?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们了。就算你们再问,我也……”

    “只有我自己。”西莱强行进入屋内,将寝室的门反锁,说道,“多莉公主的女仆并不在这里,她被莫兰牵制着……好了,你现在该告诉我详情了。”

    “什么……详情?”詹宁斯迟疑地说道,不敢抬头,还是那副畏畏缩缩的胆小模样。

    “有关多莉公主。”西莱语气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