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51F,国都艾尔马荷

51F,国都艾尔马荷

    西莱代替莫兰将事情一说,加里和莫如烟两人的面色都沉了下来。

    “老鼠屎搅了一锅汤。”莫如烟不悦地说道,“这个畜生到底还想祸害我们家多久?”

    莫如烟罕见的骂人,也说明她是真的气急了。

    加里略微想了一下说道,“走这里,其实要比正常行路少走了很多。从这里到国都艾尔马荷,徒步大约也就两三天的路程,如果能借到马匹就更快……”

    “你有什么打算?”西莱问道。

    “在我还是预备役的时候,有幸做过七主教之一,艾尔斯兰的护卫。虽然只是几天,但艾尔斯兰大人很赏识我,也有意将我留在身边。可还没来得及转正,我便已经主动退出了圣殿骑士团。”加里说道,“就算这样,艾尔斯兰大人也帮过我不少忙,现在这个职位就是大人替我写了一封引荐信,而后来莫兰的暗光匕首也是艾尔斯兰大人祝圣而得的。”

    “艾尔斯兰?”莫兰念着这个陌生的名字。

    她只听说圣殿骑士团有大主教,七主教,还有什么七位骑士团团长之类的……但这她还是头一次听说其中一位主教的名字。

    他们是圣殿帝国的核心人物,大主教的身份甚至可以和国王同等……

    那些人物在莫兰眼中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没想到只是预备役的父亲竟然认识这样的人物。

    “咱们的名字和相貌都被柯姆告诉那些村民,如果他们找到了那座城堡里的尸体,被通缉只是早晚的事情。所以不如尽快找到艾尔斯兰大人,相信他能够查明原委,平息这一切。”加里说道。

    西莱表示同意,说道,“暗光匕首是真的被附魔过的产物,艾尔斯兰主教一定是有几分本领的,他肯定能够察觉你们身上都没有魔力的存在。而这片森林就算浓雾散去,魔力也会在此地残留一段时日……很容易就能够摆脱你们的嫌疑。”

    “也会还能够得知你的身份。”加里说道,看向西莱的眼神却是有着几分警惕的。

    “祈愿如此。”西莱说道。

    -

    不知道是不是没有了任何行李的原因,他们接下来的路竟然比之前的顺畅多了。

    虽然抵达下个村庄已经是半夜,但他们却能够用一些银币换取了暂住和购买一辆驴车的权利。

    虽然比不上马车的速度,但也比走路要快。

    而后面的,则是简陋的平板木车,连个挡雨的东西都没有。

    莫兰知道,这已经是很不错的选择了,他们带来的钱本来是打算一个来回,还有富余的,而现在,能够坚持到国都就不错了,更好的车什么的……就不要奢求了。

    莫兰心想,她的嫁妆都有可能要永远地留在车马行了。

    为了避人耳目,几人都做了一定的伪装。

    西莱将发色染成了浅亚麻色。如此的发色掩盖了部分黄金瞳的光芒,令他没有那么的耀眼,也没有之前那样的引人注目。但是却足以让熟识他的人认出来。

    不过西莱抱怨过几次染发剂的粗劣,特别容易掉色,但是弄到了皮肤上却又不怎么好洗。瞧他手背上的那块斑,就是染发剂留下的痕迹。

    莫兰忽然有点怀念一种叫做美瞳的东西,不然可以方便很多。

    加里则是给自己贴了一圈胡子……

    看着自己的父亲由标准的白马骑士变成了白马大叔,莫兰的心情十分复杂。但是莫如烟似乎挺喜欢的,甚至跟父亲说,之后可以考虑留胡子。

    莫如烟罩上了裹着全身的黑袍,本来就不高的个子显得更矮了,总是不小心踩到黑袍边,后来剪了一大半才好了一些。

    幸好莫兰在身高遗传上没有随母亲,她换了一身帅气的男装,并且心疼的将头发剪成了短发……如此一打扮,真的有几分雌雄莫辩的感觉。

    当莫兰以这幅姿态出现在莫如烟和加里面前时,两人都愣住了。

    莫如烟甚至情不自禁地留下眼泪,抱着莫兰一直喊着莫凯尔的名字。

    像他们这种,明明不是双胞胎,但外貌却如此相像的兄妹,实在是不多。

    “不过也是个很好的机会。”西莱说道,“如果跟莫凯尔失踪有关的人员,看到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甚至主动将线索送上门。”

    “但这样做会不会很危险。”莫如烟担忧地说道。

    “不用担心,你们不都是在我身边嘛。”莫兰笑着说道。

    但莫如烟却有一种这个笑容离她很远的感觉……

    -

    几人平安地通过了城门,因为口袋中的钱所剩无几,他们只选择了国都一个较为偏僻的旅馆住下。

    稍作休息之后,加里便去位于国都中心的雷利亚德尔圣殿寻找艾尔斯兰主教,其他三人则打算在国都打听一下各种消息……

    莫兰站在将近百米之高的圣格兰维尔骑士像之前,通体纯白的大理石雕像雕刻出一名面容冷峻且高傲的骑士,一柄宽大的双手剑伫立在身前。

    “喔噢……”莫兰发出惊叹,仰头,近距离看这个雕像。

    虽然没有传闻中那么夸张的几百米,但眼前的骑士像也足以让她发出惊叹。来来去去的人们,在雕像的脚下,显得如此渺小。

    三人在骑士像这里停留了一会儿,莫兰便拉着母亲要去附近有个著名的景点爱丽丝花神圃,现在正值百花齐放的季节,她相信去那边一定能够看到绝美的景色。

    ……好吧,莫兰承认,打听消息只是次要的,她主要是想观光。

    威尔逊白石长廊,一路直通而下,两侧的影壁刻画着圣殿帝国建成的历史。

    圣萨尔度教堂,是国都最大的教堂,也是信众聚集最多的地方。在其前方的圣萨尔度广场中伫立的大型绿柱石日晷,在烈阳下熠熠生辉。

    而游走在大街小巷的平民,衣着也华丽了许多,而身穿系带紧身衣和宽大华丽长裙的贵族女眷也不在少数。

    莫兰对她们投去了羡慕嫉妒的眼光,而当对方偶然对上莫兰的视线,却有些羞涩地躲开了。

    “早知道十六岁成年礼我就要裙子了……”莫兰有些不满地嘟囔道。

    不看见,就不会羡慕,大概说的就是这个了。

    相比之下,莫兰觉得自己穿的像个烧火工……西莱也是。

    不少人对他们投来了不解的目光,似乎在说他们的颜值和衣服为何如此的不相衬。

    “啊,已经下午啊……刚才我听见那些人在说,这附近有个叫艾玛餐馆的地方,那里的薄煎饼味道不错。我们的午餐就在那里解决吧。”莫兰兴奋地说道。

    观光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如果她不是看见了莫如烟有些疲惫,她还想去这附近的国立图书馆看一看,虽然他们这些平民进不去,但就算是站在外面看一看也是好的。

    听到莫兰能够这样说,西莱和莫如烟都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就算已经过了午时餐点,艾玛餐馆还是人满为患,不过门口排队的人并不多,听服务员说,他们只要再稍等一会儿便可以享用美味的餐食了。

    莫兰拿着菜单跟他们两人正在认真思考吃些什么时候,就听见有人呼唤她的名字……

    不,不对。

    那人呼唤的不是她的名字。

    而是……

    “莫凯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