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49F,非好鸟
    当莫兰清醒过来,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

    而她第一眼看见的生物,就是这个白色的,歪着头,一脸无辜发出“咕”一声的东西。

    是那只可恶的白色猫头鹰。

    她几乎是想都没想,一把扑了过去。

    然而对方的动作比她快,直接扇着翅膀飞走了。

    咣——

    “发生了什么事儿!”

    莫如烟等人风一般闯进房间,就看见莫兰正在趴在地板上,床单一半裹在身上,一半留在床上,显然是从床上跌了下来。

    “咕咕。”

    而那只白色猫头鹰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站在莫兰的头顶上。

    莫兰抬起头,额头红了一块,从眉梢到眼角都写满了不耐烦。

    西莱忍俊不禁,忽然想到了在森林里莫兰也是顶着额头红出一块,追着魔鸮到处跑。

    莫兰的父母受他的感染,也没忍住脸上的笑容,尤其是当莫兰从嘴里吐出鸟毛的时候。

    “你们别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它怎么在这儿?”莫兰起身,试图驱赶在自己头上做窝的某只臭鸟。

    但是她无论怎么驱赶,那只臭鸟都是在飞走之后,又飞回到了她的头顶。

    “是这个水晶球。”西莱说道,将之前摆放在莫兰床头的水晶球拿在手中。

    莫兰觉得这个水晶球似乎有些眼熟,眯着眼睛想了想,似乎想起来,她曾经在那个有冥想阵的房间见过。

    “迷雾魔女就是用这个在监视的咱们。”西莱说道,“之前她能够知道那么多关于咱们的信息,恐怕就是通过它来得知的。”

    “这个水晶球吗?”

    莫兰睁大好奇地眼睛看向水晶球,在水晶球中,她看见了自己头顶着白色猫头鹰的身影……但不只是一个,而是宛若无尽回廊般的无数个。

    类似镜子与镜子对照,形成的多次成像。

    “所以……这个猫头鹰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都会在这个水晶球里出现吗?”莫兰说道,“所以这个猫头鹰看来不是什么普通的鸟啊……嗯!也不是什么好鸟!”

    莫兰刚说完,猫头鹰就飞起来,哒哒地啄着她的脑袋。

    “喂,疼疼疼……你个臭鸟,给我滚下来!”莫兰喊道,“把我的头饰还给我!”

    “如果是那个四叶草头饰的话……在这里。”西莱说道,一手托着水晶球,一手则是那个伊齐基尔在临别时送给她的发夹。

    “啊,谢谢。你是在哪里找到的?”

    莫兰接过头饰,将它带在头上。

    而当她带好了发夹,猫头鹰也落回到了她头顶上。

    莫兰此时已经没有什么赶走它的力气了。

    本来醒过来之后,她就感觉自己因为那些暗元素的原因而浑身发虚。跟这只傻鸟闹了一通,她现在觉得自己只想睡觉。

    “在它的鸟巢里……就在一楼的大厅角落。整个房子只有那里是干净的。看来这只阿斯英利魔鸮也许有自己的洁癖症呢。”西莱打趣道。

    “诶?不应该是……七星长翅鸮吗?”

    莫兰将这个名字用苍华语说出。

    西莱却露出了疑惑地神情。

    莫兰紧跟着解释道,“这是阿玄所说。”

    “是吗……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过。”西莱说道,“更何况,我也根本不会那种语言。”

    虽然是从莫兰口中得知了自己有两个人格的事情,但是在西莱自己没有亲眼见到之前,怎么都觉得这件事没有一丝的真实感。

    莫兰也知道这个问题暂时不会有什么答案了,便说,“总之……西莱,你知道有关这只非好鸟的什么事情吗?”

    “非好鸟……”

    西莱无奈心想,这是“不是什么好鸟”的意思吗?

    “有关阿斯英利魔鸮的信息……”

    他的脑海仿佛回应他的要求,自然而然地浮现出有关魔鸮的信息。

    “通体白色,比普通猫头鹰体型略大,展翅背后有金色羽毛组成的金星,成年为七颗。常出没于纯白之森,耐寒,普遍掌握低阶雪魔法,少数能掌握水晶监视魔法,可被契约,辅佐型魔兽。”

    西莱话音刚落,猫头鹰就从莫兰的头顶飞下来。

    莫兰还在好奇它要做什么,结果它展开翅膀就卷起一阵小型的暴风雪。

    她连忙伸出双手,挡在身前,冰冷席卷了她的全身。

    ——一定要宰了这只鸟!

    忽然间,莫兰似乎觉得什么东西狠狠叨了自己手臂一口。

    当暴风雪停下,莫兰就看见这只鸟嘴里叼着还在滴着鲜血的一小块肉,而自己的手臂因为寒冷,痛感不是强烈,但是鲜血还是顺着手臂流了下来。

    “你……我管你是阿斯英利还是七星长翅!我今天的晚餐就是酥炸猫头鹰了!”莫兰气急败坏地喊道。

    她总觉得自己被一只扁毛畜生给鄙视了,很不甘心。

    “等等再生气。它好像要做什么。”西莱拦住莫兰。

    “嗯?”

    莫兰好奇地看着那只鸟,只见它飞到了西莱身边,将那小块肉放在了水晶球上。

    “咕咕咕咕。”

    猫头鹰叫了几声,似乎在说着什么。

    “你知道它在说什么吗?”西莱问道。

    “不。我还没有那么学识广博。”莫兰说道。

    紧跟着,水晶球就发出耀眼的红光,上面布满了玄妙的符号。

    与此同时,莫兰也感觉自己似乎和眼前的这只傻鸟有了一丝玄而又玄的联系,似乎自己一个念头,就能让这只鸟飞到她想要去的地方。

    当红光消失,那覆在水晶球之上的一小块肉也消失不见,至于血迹更是无从探查。

    “这是……怎么回事?”莫兰说道,只是随意的一招手,水晶球便仿佛受到了吸引力一般落在了她的手中。

    西莱笑着说道,“看来你还蛮受这只魔鸮欢迎的。它刚才和你签订的是主仆契约……现在你可以命令它做任何事情,煎炒烹炸任你挑选。”

    “诶?主动签下了主仆契约?确定不是我是仆,它是主?”莫兰一脸怀疑地说道。

    “那种事情是做不到的。”西莱解释道,“像你说的那种情况只有在境界差别特别大的时候,能够强制烙印。虽然它是魔兽,但境界很低……在境界差不多的情况下,只能由‘仆’一方主动缔约。”

    “是这样吗……”莫兰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那我现在就想吃烤鸟翅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