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48F,吟唱龙母之名

48F,吟唱龙母之名

    一片紫黑色的世界中,她隐约看见了一抹亮光。

    继而她的手腕被人抓住,整个身体被向前拉扯。

    “喂,莫兰,醒醒!”

    有人在轻拍着自己的脸颊,莫兰艰难地睁开眼睛,发现眼前是西莱担忧的神情。

    “刚才是……咳咳……”

    莫兰刚想说话,却被口中的血沫呛到,咳嗽个不停。

    西莱轻拍着自己后背,面带歉意地说道,“对不起,我没有预料到还有这种情况。”

    他只想到了莫兰有可能会因为元素性质不合而影响性情,但却从未考虑过,还有可能因为和暗元素的相性过好,而将一向惰性不活跃的暗元素转为活跃状态,此时的冥想阵会成倍的凝聚暗元素,涌入她的体内。

    而她根本就没有控制的方法。

    好在发现的及时,西莱看莫兰应该只是轻微内伤,稍加调养便是。

    “但是……我现在感觉很不错。”莫兰擦去嘴角的血迹,露出一抹笑容,“还是赶紧启动召唤阵,将那个麻烦送回去吧。”

    “我这就去将召唤阵的错误术式更改。”西莱说道,蛇纹匕首从袖中滑了出来。

    此时莫兰隐约听见了西莱一声痛嘶。

    “你怎么了?”莫兰连忙问道。

    “没什么。”西莱说道,似乎有些掩饰。

    莫兰不满地皱起了眉头,抓过了西莱的手臂。

    “受伤的是这里吧?”

    莫兰将他的衣袖上拽,借着烛光,看见他的整个手臂,一直到左肩都是淤紫色。

    “喂,这是……”

    莫兰从未见过这样的伤势,一时愣住了。

    “无事,只是刚才救你时,手臂被暗元素侵蚀,我知道有种药草能够治疗。”西莱说道,“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那些暗元素在你体内不会停留很久,很快就会消散的。必须在这之前将那只变异丧尸送回它的位面。我不能让你再担一次这样的危险……莫兰小姐,我可没有把握再救下你。”

    西莱一番话说的十分冷静。

    冷静的没有一丝情感。

    莫兰失落地放下手,看着西莱冲出去,站在覆盖着鲜血和残肢的召唤阵上,用手中的蛇纹匕首更改。

    西莱没有办法使用被暗元素侵蚀的右手,只能勉强用左手在地面不顺畅地刻字。

    莫兰心想,阿玄虽然不善言语,可其实是个热心肠,很好看透。但是西莱整个人格……明明在笑着,她却感觉自己距离他很远。

    真是奇怪啊。

    “吼~!”

    正当莫兰情绪有些低落的时候,那只变异丧尸却不知道什么凑了过来。

    (你身上有好闻的味道,是比人肉更好吃的味道,你藏了什么好吃的!)

    “是暗元素吧?我暂时有了魔法。很快就能将你送回去了,别担心。”

    “吼?吼吼吼!”

    (暗元素?你身上的味道比我所在地方的味道还好闻!不如签长久契约吧!你给我吃暗元素,我帮你忙!)

    “我只是暂时拥有。”莫兰说道,“错了这次机会,你可就回不去你的世界,这样也没关系?”

    “吼——!”

    (但你身上的气味很好闻!)

    莫兰有些烦躁地看这个丧尸,决定不理它。

    它有脾气,她还有脾气咧!

    不到一分钟,西莱便喊着,“已经搞定了!”然后一头大汗地跑到她的身边。

    “怎么做?”莫兰连忙问道,然后走到了阵法上面。

    然而莫兰刚踏出一步,就被西莱拽了回来。

    “这次需要站在阵法里面的是那只丧尸。不是你。”

    “啊,抱歉。”

    莫兰有些脸红地道着歉。

    “喂,你站过去!”

    “吼——!”(我要跟你签订契约,吃好吃的暗元素!)

    变异丧尸却不听话地站在那边不动。

    莫兰青筋暴起,咬牙说道,“咱们的契约不是还有两次吗?下次……不,第三次叫你出来的时候,就签契约,那个时候我应该也能使用魔力了!”

    “吼吼吼!”(那就说定了!)

    “好!”莫兰应道。

    莫兰心想,见鬼的,谁跟它说定了?她可是决心跟这些丧尸说拜拜了!每次看见这些东西,她前世的记忆就跟下水道堵塞反水一样,反得令人恶心……再也不想看见它们了!

    她之所以说是第三次,因为她害怕以后还会遇到什么危险,而它就是后手!

    当变异丧尸一在阵法中站定,西莱便喊道,“将所有的暗元素一口气释放到阵法中!”

    莫兰双手对准阵法,用了半天力气,却什么反应都没有。

    “怎么释放?”莫兰有些尴尬地说道。

    “怎么释放……”西莱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大概就跟放……气一样的感觉。但却是将那种感觉集中在手上。”

    “放气?”莫兰似乎明白了什么。

    但莫名的觉得有些脏。

    掌握了那种感觉,暗元素从她的双手中被释放,瞬间点燃了召唤阵。

    那阵法亮起血红色的光芒,将这个房间变得愈发骇人。

    “跟我念。”西莱喊道,“游曳于暗夜的龙母丹格利安·埃拉克,恳请您听取您的从者最忠实的呼唤,将困扰此间的魔物,送回它原本的世界!”

    莫兰一字不落地复述着西莱的话语,心中想到,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魔法吟唱吧?

    真的,蛮中二的。

    但也蛮有意思的。

    随着眼前的一道强烈红光闪过,变异丧尸的身影消失无踪。

    莫兰忽然感觉这道红光就像是带走自己全部的力气一样,意识开始模糊,浑身也提不起一丝力气,整个人就那么往后倒去。

    但是在她的世界完全陷入黑暗之前,她感觉到一双有力的手臂接住了自己,在她的耳畔轻声说了句。

    “辛苦你了。”

    这句话带着温柔,是真的由心而生的温柔。

    她的嘴角不禁扬起一抹笑,昏睡过去。

    -

    在一片黑暗中沉睡的某物,被来自遥远的吟唱惊醒。

    紫黑色的巨大竖瞳猛然睁开,带着愤怒,凝视着眼前的只有空虚与死亡的无垠大地。

    【艾尔巴特!为什么,在那种地方会有人在诵唱吾得名号!这是你的责任,要查明白!不能让任何生物从那种地方逃出来!】

    【只是幸运的普通人,已经在监视了。说不定是个暗元素天才,你真不考虑留着?】

    【那种地方生出来的,就算是天才也要抹杀。怎么?你这个给龙族打工的小蚂蚱要抗令吗?】

    【我不是蚂蚱,也不是给龙族打工。】

    不卑不亢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回荡。

    【我只是在履行规定罢了。】

    【那你就给我好好履行!若出了差池……你承受不住的整个龙族的怒火!】

    【只要你们遵守规定,就不会出现差池。祝您再次睡个好眠。】

    那道声音在她的脑海中远去。

    “可恶的艾尔巴特!早晚有一天,龙族会取缔的你存在!”

    她嘶吼的声音传遍整个亡灵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