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45F,母女
    此时西莱正在站在一堆乱七八糟的纸堆中认真地阅读赛琳雅的日记。

    不单单是日记,西莱还在那本暗精灵的笔记,和赛琳雅多年来收集的各种资料。

    莫兰本来想站在那里跟西莱一起,但是莫如烟看见那边的尸体,露出了不适的表情,她只得陪着莫如烟去旁边的地方休息。

    而加里问了下地牢的位置,便拿着一柄烛台过去了。

    西莱千叮咛万嘱咐,不要乱动那里的东西,他一会儿可能会用到那里的术式,但莫兰心想,凭那里的情况,加里一定不会想要乱动那里的任何东西。

    书房隔壁房间原本是个小型的会客厅。

    莫兰简单打扫了一下这里,留出两人休息的地方。

    不过也只是暂时休息。

    他们绝对不想在这种被腐臭气息笼罩的地方住上一晚。

    莫如烟坐在沙发上休息,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说道,“真没想到,他在失忆之前竟然也是一位奇能异士。”

    “不能说是奇能异士吧?是魔法师之类……”莫兰说道。

    “魔法师吗?”

    莫如烟低声念着,似乎这对她来说是个新词汇。

    莫兰看着莫如烟,若有所思。

    想了一会儿,便回身将门带上,坐到了莫如烟身边。

    上次她将话说了一半,便已经是在母亲的心中种下了结,而这件事情若是一直不清不楚,这个结早晚会成为母女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

    到时候再想弥补,恐怕就晚了。

    莫兰握紧拳头,下定决心。

    有些事情,与其用钝刀斩首,还不如将刀磨快。

    咔嚓一落,是死是活,却凭天意。

    “那个,妈……”莫兰开口说道,“关于上回我要跟你说的事情,我其实是……”

    “从另一个世界来的灵魂对吧?”莫如烟抢在莫兰之前开口说道。

    莫兰抬头,用略微惊讶地眼神看着她。

    莫如烟却是报以温和一笑,“这几天,我也总算想明白了……那种事情,其实并不重要对吗?”

    “妈?”

    “对……就是冲着这声妈。”莫如烟认真地看向莫兰,将手放在她的脸颊上,“你是辛苦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你我之间有不可斩断的血缘关系,无论你上一辈子如何,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女儿。”

    莫如烟细细想来,莫兰那天夜里所有的举动都是为了保护她……不,或者说,从一开始,莫兰就在用自己的力量保护着她。

    因为有莫兰在,她的魔女之名才在时间中一点点淡去,她们一家也开始被村子中的人接纳。

    而莫兰不但保护着自己,也保护着莫凯尔。

    认真想一想,魔女的孩子出去上学一定会受尽屈辱,她也见过,只是因为父亲是小偷,而孩子就被周围所有孩子排斥,甚至殴打的经历。

    但是这些事情,她从来没有在莫凯尔口中听过,而莫凯尔身上便说是打伤了,甚至连伤都很少见。

    如果不是莫凯尔离开这里,去国都想要闯一闯,恐怕莫兰也一直会保护着他不受伤害吧?

    ——对,不管曾经如何,至少你现在是我的女儿,你这一辈子都是我想要保护的最爱之人。

    “妈……”

    哽咽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

    “你这孩子,刚才不是刚哭过吗?怎么又哭起来了?”莫如烟说着说着,却也掉下了眼泪。

    “我这是高兴的……为生作你们的孩子而高兴。”莫兰用手胡乱地擦去眼泪,“其实我一直都在害怕,害怕你们知道了真相,会不要我……”

    “真是个傻孩子。”莫如烟笑着嗔骂道,可是眼泪却不听使唤地流出来。

    瞧瞧她,之前都做了什么?孩子明明一心是为自己着想,自己却在害怕着?甚至抗拒?

    身为一个母亲竟然让孩子感受到了被抛弃的恐惧,这是她的错。

    莫如烟摘下自己的四叶草项链,给莫兰带上。

    “这个……不是妈你一直珍惜的项链吗?”

    莫兰握着通体碧绿的四叶草项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只是将它带到了脖子上,她就感觉到有人在守护着她。

    “你外祖母说,这是莫家祖传的项链,其中保有守护的力量,向来都只会留给嫡长女。本来你十五及笄的时候,就应该交到你的手上。可我一直通过项链,怀念着过往时光,不肯放手。但如今想来,也应该留给你了。”莫如烟温柔笑着,“无论如何,莫家都已经消亡,其中对错我也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探究。现在……我只想今后,能够咱们一家人好好的过日子。”

    莫如烟伸手,将莫兰的双手扣在手心。

    这双曾经不沾阳春水的手,如今也已经是满是岁月留下的粗糙和老茧。

    “嗯,一家人好好过日子。”莫兰重重地应道。

    莫兰在心中承诺着,她一定会将莫凯尔找回来,一家人,团团圆圆地过日子。

    吱嘎——

    房门被打开,吓了两人一跳,看过去,发现是面色铁青加里。

    “对不起,我是不是打扰了?”加里有些虚弱地说道,他看见母女两人满是泪痕,应该是解决了之前的矛盾。

    “孩子他爸?你怎么了?怎么变成这样了?”莫如烟关切地问道。

    “那个地下室……”加里脸色难看地说着,“你们千万不要靠近……那里不是你们可以接受过的光景。”

    “确实……”莫兰说道,“妈,你不要去那里。之后的仪式,我跟西莱两个人就可以了。爸,你也就不要去了。”

    加里眼中流露出几丝敬佩,“说起来,莫兰你已经去过那种地方了啊……现在还害怕吗?”

    莫兰有些心虚地说道,“之前还有些,但是发现丧尸可以控制之后,就没有那么可怕了。”

    “真是心灵坚强的孩子啊……”加里感叹道,“果然,当初应该培养你,然后加入蔷薇骑士团的。”

    “孩子他爸!”莫如烟忽然有些生气地喊道,“你已经弄丢了一个孩子,还想连女儿也弄丢吗!”

    “啊,没有没有,我只是顺口说说……”加里连忙否定。

    哦,对了,不但莫兰自身对骑士团不感兴趣,就连莫如烟也是极力反对此事的。

    “说说也不行!”

    “是是是……”

    在一旁看着的莫兰不由得带上几分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