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40F,掌握一门语言的重要性

40F,掌握一门语言的重要性

    “吼吼吼……”

    “吼吼吼……”

    低沉的交流声在烛光摇曳的昏暗地下室中回荡。

    配上地面的暗红色阵法,恍然有几分邪教现场的感觉。

    但莫兰发誓,她只是在和面前这位二阶变异丧尸,进行友好交流。

    而她所说的,也就是一种被称为丧尸语的东西。

    这种语言其实在变为丧尸之后,就能够完全掌握,但是一般的丧尸智商太低,那些吼声在她听来就是——

    “好饿。”“好想吃。”

    那里是什么丧尸?分明就是吃货!

    但是眼前的丧尸,虽然有些智商,但也跟二傻子没什么区别。

    以下是两人交谈的翻译内容。

    “你好。”

    “同类?”

    “算是吧。”

    “但有人类的味道。好吃。”

    “你还记得把你召唤出来的人类吗?”

    “讨厌那个人类。想吃,但吃不了。已经有三天没有吃肉了。”

    “在见到那个人类之前,你在哪儿?”

    变异丧尸歪着头想了一会儿。

    “红色的月亮。许多同类。不用吃饭也不会饿。”

    “也许是亡灵位面吧……”

    “亡灵位面?是什么?好吃吗?”

    “没什么。对了,咱们做个交易如何?帮我个忙,我送你回去。但是在这期间不准乱吃人。”

    变异丧尸用浑浊的眼睛看着她,沉默了好久,似乎是在消化她话语的意思。

    半晌,它才发出了吼声。

    下一刻,莫兰狠狠咬向了自己的手指。

    -

    浓雾弥漫开来,将本就黑暗的地牢笼上一层阴霾。

    只剩下莫兰手中摇曳不定的微弱烛光,勉强能够照亮眼前。

    “呵呵,你还是真是不怕死啊。竟然一个人闯入这种地方。”

    从浓雾中传来嘲讽的声音。

    莫兰没有说话,只是伸出舌头,舔干净了手指上的血迹。

    “是你杀了我的女仆吧!像你这种乡野丫头,杀人只是巧合吧?所以你才慌不择路的跑到这里来!呵呵,正好,那你就替她完成她未尽的义务吧!去喂饱这些丧尸吧!”

    伴随着赛琳雅有些癫狂声音的,是地牢接连打开的声音。

    但是这些丧尸依旧呆呆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想要攻击的意图。

    它们被莫兰的杀气镇压过,哪里敢动?

    杀气与杀气之间,也有着微妙的不同。莫兰的杀气是同发狂的丧尸一样,狂乱混沌,这些一阶丧尸已经将莫兰看做是高阶丧尸,本能正阻止它们去招惹比自己更加强大的同类。

    “喂!你们傻站着做什么!赶紧去吃了那个人类!”赛琳雅不耐烦地大喊着。

    收到命令的丧尸们,如同煮沸的开水一般,发出咆哮声,向莫兰冲了过去。

    “吼——!”

    还不用莫兰做什么,面前牢笼中的二阶变异丧尸便发出了咆哮声。这在赛琳雅眼中,就好像是在说——这是我猎物!

    与此同时,那一双青绿色的强壮手臂放在了铁笼之上,只是稍稍用力,那铁笼便扭曲变形。

    看到这一幕,赛琳雅先是吓了一跳,但旋即笑了起来。赛琳雅心想,那个召唤出来却不听使唤的丧尸,竟然也有想要主动攻击的念头了?这下那个丫头可惨了!

    紧跟着,她就看见强壮丧尸举起了爪子,一寸长的锋利指甲蕴藏着难解的尸毒,伴随着吼声,它发动了攻击。

    噗——

    “诶?”

    赛琳雅不由得睁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那爪子越过了莫兰的肩头,抓碎了一个想要攻击莫兰的一阶丧尸。

    莫兰露出些许不满的表情,“都弄到头发上了……但幸好没有弄到脸上,要是不小心吃进嘴里就麻烦了……一共八个一阶丧尸,交给你了。”

    仿佛回应莫兰一般,二阶变异丧尸吼了一声,冲出了地牢。

    只是几个呼吸间,这些一阶丧尸就像是纸糊的一般,被它抓碎了脑袋,尸体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都做了什么!”

    莫兰接着烛光,看见周围的浓雾似乎形成了一张扭曲的人脸。她心想,这也许是因为愤怒而造成赛琳雅对雾化的控制下降。

    “很简单啊。我和这位仁兄达成了共识,完成了你没有完成的……召唤契约。”莫兰笑着回答道。

    在二阶变异丧尸的额头上浮现出一个红色印记,上面是一个奇怪的标识,像是某种失传已久的文明文字。

    根据赛琳雅的日记中记载,想要控制亡灵为自己所用,首先是布下阵法,然后血祭,根据祭品的质量和召唤者的水平来召唤出相应种族和等阶的亡灵。

    但不知道是阵法有误,还是祭品的质量太低,多次召唤,只召唤出了亡灵界最低等的丧尸。

    顺便一说,一阶丧尸和一阶骷髅士兵是不同“种族”,前者攻击力比后者更高,但也更加不听从指令,因为智商的问题,它们甚至无法像骷髅士兵一样懂得简单的使用武器。

    从某种方面来说,骷髅士兵可是比丧尸更加珍稀一点的存在。

    如果说召唤这种东西也有天分的话,那么赛琳雅的天分可是烂到爆了。

    而这个二阶变异丧尸,则是赛琳雅偶然抓到了一名误入此地的圣殿骑士,用幻术的方法像今天一样蒙骗对方,然后血祭召唤。

    但是由于召唤物的等阶过高,赛琳雅只能勉强利用“契约”,让对方不攻击自己,可却无法操纵。

    莫兰和它签订的召唤契约,也是契约力度最小的平等契约,且效力只有三次。

    而眼下,已经算作一次了。

    “召唤契约……”赛琳雅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凭什么?凭什么!我付出了那么多努力,却让你一个乡野丫头给抢走了!这不公平!我一定要杀了你!”

    莫兰忽觉身后传来杀意,毫不犹豫地抽出暗光匕首,回身刺出。

    “啊——!”

    一声惨叫,赛琳雅快速缩身,重新融入雾中。

    莫兰看着刀尖上的血滴,低声道了句,“可惜了。”

    赛琳雅的日记在莫兰的手中,就像是拿到了赛琳雅的说明书。

    莫兰知道对方只是简单的掌握了雾化。他们没有办法攻击到她,同理,赛琳雅也无法攻击到他们。只有当赛琳雅化为实体才能攻击到她。

    出于对杀气的敏感度,莫兰却并不害怕跟一个魔女玩近身战。

    “可恶!小丫头!你逃不出去的!给我永远迷失在浓雾中吧!”

    撂下一句威胁的话,搅动翻滚的浓雾渐渐平息。

    不过它们却还没有散去,依旧笼罩在莫兰的周围。

    莫兰有些苦恼地叹口气,“接下来才是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