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37F,地下室
    古堡,餐厅。

    赛琳雅不耐烦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原本有些顺眼的帅气面容,现在看起来却想要狠狠的揍上一拳,顺便把那张聒噪的嘴封上。

    无论从举止还是语言来看,都是个绅士,可是一旦问起问题来,却是一本十万个为什么,而且问题个个刁钻,赛琳雅说些什么,对方总能够找到自己话语中的漏洞然后进行提问。

    赛琳雅心想,如果再让他这样问下去,露馅就是一定的了。而且……她现在也不敢肯定对方是不是看出来了,每当饭菜要进入口中的时候,西莱就又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

    “爱丽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我去看看她吧。”赛琳雅起身说道。

    她去看看那个女仆,然后顺便将那些小可爱放出来……虽然可能得不到完整的祭品了,但赛琳雅已经没有了耐心。

    “我跟你一起去吧。”西莱连忙起身,跟在了她的身后。

    赛琳雅万分不情愿,但还是勉强笑着说了句好,然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餐厅。

    -

    ——果然有问题。

    西莱看着前方那抹红色的婀娜身影。

    随着西莱问的越多,女人回答的就越多漏洞。以至于赛琳雅说出了“亲爱的,赶紧快趁热吃吧。你不会做饭是不会知道厨师是有多辛苦的,也要体谅一下爱丽啊。”

    然而事实上,西莱的厨艺可是让坎贝尔一家都赞不绝口的存在。

    如果西莱没有猜错,这个女人应该对自己只是知道一些,而其他的……都是假的。

    说不得,整个城堡就是一个陷阱。

    不过……

    从那副大型油画来看,若是想要准备这个陷阱,少说也要半年。可是有这么长的准备时间,足够给失忆的西莱编排好几个完整的身份了,但这个金发女子的谎言还是那么拙劣……

    ——到底是怎么回事?

    西莱心中满是疑惑。

    忽而听见了从二楼下来的脚步声,西莱刚想提醒赛琳雅,那个叫爱丽的棕发女仆应该是下来了,但却听见领先他几步的赛琳雅发出了略带惊恐的叫喊。

    “你是谁!你怎么在这儿!”

    西莱快步上前,却发现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一楼大厅的楼梯口。

    只不过……为什么她的身上沾满了鲜血?本应带着灿烂笑意的脸上怎么看起来充满了杀意?

    西莱惊愕道:“莫兰?”

    那双蓝宝石的眸子扫过两人,西莱能够听见莫兰轻嘁了一声,然后转身逃走了。

    “喂!你要去哪儿!”

    “啊!”

    西莱连忙抬步就要追上,可却是被一旁尖叫的赛琳雅死死抱住了手臂。他眼看着莫兰逃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而不多久之后,就听见咚咚咚的下楼梯声音……

    ——她不是逃走了,而是去地下室?

    “那个女的……身上有血?”赛琳雅声音略有颤抖地说道,“她刚才是从二楼下来的吧?爱丽一定凶多吉少了……”

    西莱甩开赛琳雅的手,“我去看看!听声音,她应该下楼了……这里有地下室一类的地方吗?”

    赛琳雅却不依不饶地重新抓住西莱的手臂,生怕他直接冲出去。

    “有倒是有……但是你不能这样下去!你之前拿来的那把剑,就放在那边的房间!你必须拿武器防身,才能下去!”赛琳雅坚定地说道,“看刚才那女孩儿的样子……完全就跟疯了一样!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

    西莱虽然很想辩解什么,但是脑袋里却冒出来“魔女”的传言,虽然他一直相信这不会是真的,但看刚才莫兰的模样,真的像是被恶魔附身般可怕……

    他低头,看到眼中满是关切神色的赛琳雅,无奈道,“好,我去拿武器。”

    “就在那个房间。”赛琳雅伸手指向离他们最近的那个房门。

    西莱点头应了一声,转身去开门。

    赛琳雅看着完全将后背留给自己的西莱,勾起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笑。

    “没错,就是这个房间。”

    她抬手,一把匕首从她的袖口中滑出。

    这匕首上印刻着奇怪的符号,好似一条盘卧吐信的毒蛇,正散发着微微幽绿光芒。

    -

    古堡,地下室。

    莫兰耳听着身后的声音,发现他们并没有追上来,心下即是可惜,却又是庆幸,两种矛盾的心情,令她自己都有些想不通。

    可惜的是,西莱没有跟上来,如果他跟她一起,或许能够在地下室发现什么也不一定,但莫兰不保准,看到浑身是血的她,西莱不会将自己给抓起来。

    庆幸的是,赛琳雅没有跟来……

    赛琳雅的日记后半本,字迹凌乱,写出的话语中也充满了疯狂。莫兰觉得自己手中握着的并不是什么日记,倒像是一本由疯子所写的游记……

    什么比最高的树还要高出几倍的巨型紫色蜈蚣,什么三只眼的猴子却长着蜥蜴的尾巴?铺着紫色地毯的森林,拳头大的白色绒毛蛾,拥有着三种颜色的伞菇……

    莫兰越看越是难以相信,眯着眼睛仔细瞧,发现上面的字迹不是印刷,而是一笔一划写上去的,她确认自己拿着的不是奇幻小说,而是一本日记。

    在日记中提到了诡异的染血纸张,和那本有着骷髅装饰的黑笔记……

    赛琳雅说她自己能够读懂黑笔记中的只言片语,似乎是小时候,她那位枯瘦可怕的外祖母教给她的,但她并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语言。

    而上面记载的东西……

    她正是为了确定日记的真假,才决定进入地下室一探究竟!

    随着莫兰一步一步深入地下室,愈发浓郁的恶臭,让她的神经紧绷起来。

    若是一般人,怕是早就受不了这种恶心的气味转身跑出去大吐特吐了,但是莫兰可是在死人堆里摸打滚爬了十几年,嗅到这种气味,还令她有些怀念,而末日之前和来临时的场景,又出现在她的眼前,仿佛历历在目……

    “呃……”

    低沉诡异的声音在莫兰耳畔响起,她心下一沉。

    而当她的脚尖踩在地下室潮湿的石头地面上,就像是踩中了狂欢的按钮。

    “呃啊!!!”

    “吼——!”

    充斥着疯狂和饥饿的叫声此起彼伏,紧跟着的是当当,撞击铁笼的闷响。

    熟悉了一片黑暗的莫兰,在前方看到的,无数面目可怖扭曲的丧尸,它们奋力地向着“食物”伸出双手,哀嚎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