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8F,打劫的
    这声喊让莫如烟吓了一跳,连忙要探头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却被身边的人拦住了。

    莫兰用苍华语低声说道,“妈,不要说话,咱们两人安静的在这里呆着。阿玄,外面有打劫的,你的座位下有把备用剑,出去先不要动手,看我爸的动作。”

    莫兰一边说着,将马车内的窗帘都放了下来。

    阿玄应了一声,拿好备用剑,立马下车。

    莫如烟紧张地说道,“莫兰……”

    莫兰只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说了句放心,便不再说话。

    加里不用担心,随身佩剑,而且身为侍卫队队长,以一挑十个普通劫匪还是绰绰有余的。而莫兰和西莱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也看出来对方是个身怀武功之人,说不得要在自己父亲之上,更是简单。

    劫匪若是看见他们两人,说不得过上几招,便被打退,落荒而逃。

    这其中唯一的变数,就是她们两人。

    不是莫兰自负,她们样貌都是上乘,而且手无缚鸡之力,简直是理想中的劫持对象。一旦被劫匪看到,起了异心,事情就变得麻烦了。

    最好的结果,就是当她们两个人完全不存在,不出声,放下窗帘也是有此意。

    紧跟着,莫兰便听见外面传来了兵刃交接的声音,莫如烟变得慌张,甚至想要出去查明情况,却被莫兰死死抓住双手,压在座位上。

    莫如烟望向自己的这个女儿,猛然发现那双湛蓝的眼睛中,冷静的可怕。

    明明是一直陪在身边,看着她长大的。但莫如烟总有一种自己根本就不了解自己个女儿的错觉。

    奇怪的牧羊能力,莫名熟练的苍华语,还有危机时如此冷静的应对……

    胡思乱想的时候,外面的声音就已经停歇下来。

    莫如烟想要立马出去,莫兰却道了一声,“再等一会儿。”

    直到传来加里的喊声,“没事儿了。”

    莫如烟才感觉到莫兰松开了她的双手,松了一口气。

    两人下车,一股血腥味弥漫开来,令莫兰皱起了眉头,再看地上有几块深色土壤,应该是血迹。

    莫兰抬头,发现加里和阿玄只有略有狼狈,应是没有受伤,可她身边的莫如烟却先一步跑到了加里身边。

    “亲爱的,你没事儿吧……”莫如烟担心地问道。

    加里说自己无事,只是耗费了点体力,但莫如烟不相信,非要亲自检查一下,才松了口气。

    “阿玄,你没事儿吧。”莫兰走过去问道。

    “无妨。只是些山野小贼,打伤了头领,便跑了。”

    阿玄一边说着,有些拘谨地握着手中的剑。

    莫兰敏锐地观察到阿玄手上的一道伤痕,不深,但也不浅,鲜血顺着向外流淌。

    “但还是受伤了不是?幸好我随身带了绷带。”

    “没,没事,只是小伤……”

    “拿来!又不是小孩子了,说什么别扭话。”

    “对不起……”

    “你呀,怎么看起来笨笨的。和西莱完全不一样。但是……”莫兰不由得笑道,熟练地包扎着伤口,“挺可爱的。”

    若不是恰好夕阳的余晖落在他的脸上,怕是旁人能够清楚地观察到,阿玄的脸红从耳根一直蔓延到上去。

    待莫兰包扎完毕,另一旁的夫妇也腻歪够了。

    加里豪爽地笑着,走了过来。

    “哈哈,行啊!这小子不错啊!虽然一开始有点生疏,但立马就回过神来了!瞧这剑术,可能比我还要厉害!”

    莫兰默默地担起了同声传译官。

    “伯父谬赞了。”阿玄回答道。

    莫兰沉默了一下,翻译道,“爸,他说你再夸他,就该不好意思了。”

    “身手不错,就是这脸皮薄了点。但也不错……也不知道那个西莱,能不能够拥有同样的身手。”加里说道,摸着下巴,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莫兰瞧透了一切,说道,“爸,想要趁别人失忆,偷学人家武功,可是不好的行为。”

    加里愕然,“那么明显?”

    莫兰瞄了一眼加里,说道,“因为父女啊,我还不了解你?”

    加里不好意思笑了笑。

    莫兰皱起眉头,望着血腥气传来的方向……那里,正是强盗逃走的路。

    “在官道上也能遇见强盗?还是大白天的?这路也不太平啊。”

    加里沉声回道,“近两年国都的教皇派系和国王派系明争暗斗,但却都惦记着河对面的自由联盟……三天一小战,五天一大战,连带着赋税也高的吓人。就算是风调雨顺,国民也经不起他们这么折腾,劫匪都能跑来官道上,就是最好的证明!趁着现在还算稳定,带你们到国都看看,过一阵,我打算将你们都接到爱斯佩多,住在我工作地方的附近,也好护佑你们安全。”

    “慎行谨言,你呀,最好就在我们面前说说,别出去瞎说。”莫如烟埋怨道。

    “这有什么?谁看不出来?”

    加里嘟囔了一句,却被莫如烟打了一拳胸膛。他连忙应了一句好,我知道了……

    莫兰脑海中飘过一句话:小拳拳捶你胸口。

    -

    因为诸多耽搁,当他们抵达第一个小镇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加里寻了一家旅馆,正跟人商量是否能够便宜一些。

    莫兰心想着,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那个马车实在是太颠簸,瞧她的小胳膊小腿,根本受不住,而不怎么锻炼的莫如烟更是已经开始要让莫兰扶着才行。

    莫兰认真思考道,“美人都是娇滴滴,柔柔弱弱的,是不是我也应该装出旅途疲惫的模样……”

    下一秒就被莫如烟拧了一把,疼的她斯哈乱叫。

    “成天没大没小的。”莫如烟笑道,可眼里尽是笑意。

    或许是光顾着瞧莫兰了,莫如烟脚下一个踉跄,一直带着的兜帽忽然掉了下来,露出莫如烟的本来面目。

    莫兰能够清楚地听见老板冷吸了一口气,然后……他们四个人就被店家连吼带轰地赶出了旅店。

    “竟然带着魔女想要我这里落脚!老子又不是嫌命长!赶紧给我滚出这里!”

    老板在门口破口大骂,整个小镇都听的七七八八。

    莫兰知道,他们想要在这里住宿简直是难上加难。

    莫如烟有些自责,但莫兰和加里都劝她不要往心里去。

    莫兰幽幽地说道,“幸好我机智,早就预料到了这种问题,带了铺盖卷,凑合一宿应该没问题。”

    莫兰深知,他们虽在村子里,稍微缓和了一些“魔女”的威慑,但是在其他地方,对魔女的恐惧和厌恶,有增无减。

    加里有些头疼地说道,“但咱们不能离村子太远,刚才那货劫匪应该是在附近有窝。但也不能离的太近……”

    众人回头,只看见拿着火把,聚在村口的十几人,他们口中尽是对魔女的谩骂,夹杂着污秽之语。

    阿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瞧着莫兰几人脸上的难堪表情,也不方便多问,默默地跟在他们身后,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