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7F,拘谨的阿玄

17F,拘谨的阿玄

    大概三四个小时后,匀速行驶的马车缓缓停了下来,传来加里的喊声。

    “叫那个小子过来接班。顺着官道一路走就行了。今天傍晚应该能够到达头一个村落,咱们就在那里歇脚。”

    莫兰瞧了一眼西莱,对方似乎是真的睡着了,便拍了拍他的肩膀,唤醒他。

    西莱睁开双眼,有些模糊地说道。

    “莫……姑娘?(苍华语)”

    “啊,切换了。糟糕……”莫兰说道。

    莫如烟愣了一下,然后略带怒气地看向莫兰,“这是怎么回事?”

    莫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

    一辆装饰朴素的马车停靠在一棵阴凉的大树旁边,而大树的另一边,草地上铺了一席食物,四个人分坐一角。

    黑发蓝眸的混血少女在解释着什么,面带歉意。

    黑发金眸的混血男子神情有些迷茫,他的注意力大部分都放在少女身上。

    “人格分裂?一个叫西莱,一个叫阿玄?”莫如烟眯着眼睛,怀疑地看向西莱。

    “这个是我给他们起的名字啦,为了方便区分。”莫兰说道。

    莫如烟清了清嗓子,用苍华语说道,“你可听懂我说话?”

    阿玄明显是怔了怔,面露一抹喜色,应道,“莫婶,我能够听懂。”

    莫如烟瞬间阴沉了脸色,她倒是从这点看出来,两个人格都是一个人了。一个叫莫姨,一个叫莫婶……

    莫兰在一旁憋笑。

    莫如烟瞪了一眼莫兰,后者瞬间安静的像一只鹌鹑。

    “阿玄,现在莫婶要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莫如烟懒得去计较,还是审问此人的身份要紧。

    莫兰听着莫如烟口中蹦出来好几个国家名字,和几个人名,其中也有姓莫的。

    她早就知道自己母亲的来历匪浅,说不得就是某一国的流浪公主,而莫家其实是某国皇室什么的。

    但莫兰不敢多问,生怕这只母老虎发飙。只是将这些名字暗记在心中,说不得以后有环游世界的那天,会用得上。

    阿玄自然一一摇头,示意自己连名字都记不起来,更何况是这些跟自己关系更远的名称?再细问,阿玄似乎和西莱有着一样的残留记忆。

    但阿玄的记忆比西莱更模糊,只能隐约记得由闪电、光芒和火焰构成的绚烂画面。

    若是再深想,他的脑袋便头疼欲裂,本来恢复健康的面色,瞬间煞白,令人担忧。

    莫兰也才猜想过阿玄的过往,结合母亲口中的苍华国,和阿玄是习武之人,再加上这些闪电火焰等等特效,在她的心中就形成了这样一幅图画——

    阿玄和某武林高手约战xx之巅,两人一招一往打的起劲,可没想到忽然下起倾盆大雨,雷电交加。但两人都抱着必死之心,将决斗持续了下去。

    几百招之后,阿玄险胜,剑指某武林高手,让他认输,方可饶其一命。但对方不甘心,不相信自己失败的事实,心生诡计,打出了雷火霹雳弹,想要玉石俱焚。

    轰——

    山峰被炸毁,阿玄掉下悬崖,误入郁绿森林,然后被她捡到了。

    嗯……

    虽然莫兰总觉得在大雨中引爆炸弹是挺不靠谱的事情。可雷电和光的事情要怎么解释呢?

    干打雷不下雨?

    说不定是这种天气!

    莫兰忽然觉得自己又聪明了几分。

    但是……

    西莱这个名字有怎么解释?

    莫兰旋即又皱起了眉头。

    -

    随后莫如烟跟听不懂苍华语的加里解释了一遍,而莫兰再次担任其了复读机的功能,将西莱最近一段时间的行动,同阿玄说了一遍。

    一边解释,四个人一边在草地上解决了午饭。

    这大概是出门后最丰盛的一餐,再想吃到这些新鲜的食物,就只能跑到小镇的饭馆里了。

    收拾好一切,他们准备再度启程。

    加里看了一眼木愣愣的小伙子,叹口气说道,“还是我来吧,你们去马车里歇着吧。”

    莫兰说道,“爸,你还是去马车里小憩一会儿吧。这里的空间足够坐下两个人,阿玄驾车,我看着他就好啦。”

    加里本来想拒绝,可午后的那种困劲就上来了,他说了一句。

    “让那小子,给我小心点,别打我女儿的主意。”

    阿玄疑惑地问道,“伯父刚才说什么了?”

    莫兰用苍华语解释道,“他说让你专心驾车。”

    莫兰心想,无论阿玄是否会驾车,只要有她在,杰克就会安安稳稳地沿着官道前行。

    动物的危机意识可要比人更敏锐。

    阿玄微微作揖,说道,“伯父无需担心,玄某会认真对待此事。”

    加里奇怪地撇了阿玄一眼,不明白他此举何意,还不等他询问,便在莫兰的催促下,进入了车厢。

    -

    驾车位并不大,本来这里就是为一个人而设计的。好在两人的身形都偏瘦,勉强能够坐下。

    但是莫兰坐下的那一刻,阿玄又往另一边挪了挪,挺直了背,浑身僵硬。

    莫兰这才想起,对方虽然对苍华国之类的毫无印象,但也应该是来自相差不多的封建国度。对于他来说,这样已经算是亲密举动了吧?

    莫兰想了想说道,“你会驾驶马车吗?”

    阿玄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我就在这里教会你驾驶马车,然后我就回车厢,你别紧张。”

    “多谢莫姑娘……”

    “应该是我说谢才对。”

    驱使杰克再度前行,莫兰忽然发现,阿玄是有些紧张,动作也有些生疏,但是对马的驾驭能力还是非常不错的。莫兰怀疑这是个经常骑马的主儿,但没怎么碰过马车。

    阿玄的学习能力很强,没多少功夫,莫兰便将驾驶的工作全权交给他了。

    只是一路沿着铺平的土道走,并不算是什么难事儿。

    回到车厢的莫兰,发现父亲已经呼呼大睡,母亲也有了些倦意。

    莫兰用手撑在窗边,悠闲地看向窗外,山脉绵延,满目的青葱郁郁,令人心情舒畅。

    她听着马车哒哒的前进声,也渐渐地有些睡意,眼皮一点点合了起来,只留下莫兰嘴边还呢喃着的一句话。

    “真是平静的旅途啊,这风好舒服……”

    如果莫兰知道他们一会儿就会遇上什么,现在就会打死自己这个立flag的破嘴。

    -

    时间平静的流逝,将近傍晚,天边呈现火烧云般的迷人景象。

    此时加里已经换下了阿玄在驱赶马车,而阿玄坐在这对母女的对面,板着一张脸,显得十分拘谨。

    莫兰已经劝他放松一些,这里的人都相对比较开放,不用紧张。可阿玄只是应了一声,身体的紧绷稍微放开了一点,但要做到能像西莱一样和她们正常接触,还是需要一段时间。

    莫兰望着傍晚火红却又温和的美丽景象,想要开口感叹一番,表现一下自己文艺青年的内涵……

    突然,马车便是一个急停,将那点刚冒出来的小灵感,掐死在摇篮中。

    外面传来一声大喊,令莫兰的精神瞬间紧绷。

    “打劫!把值钱的东西都给老子交出来!”

    莫兰翻了白眼,是谁说的走官道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