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5F,四叶草
    作为一个称职的护卫,首先要学会的就是观察人,加里很容易就能够从人群中分辨出来,那些是平民百姓,那些是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人,这些人都是需要重点警惕的。

    加里看见这个男子的第一眼,就察觉到对方并非寻常之辈。

    西莱沉默着,不予反驳。

    因为就算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着怎样的过往。

    双重人格?

    曾经的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加里和莫如烟两人轮番询问了西莱很多问题,看起来就像是在审问一般,但西莱只是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清楚。就是加里拿着剑搭在自己的脖子上,西莱也未曾反抗。

    他只是抬头,礼貌而疏远地说道。

    “如果我的存在为各位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我离开这里便是。不必两位如此大费周章。”

    就算是脾气再好,也受不了如此的质疑。

    更何况,西莱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好脾气的代表,一些都只是出于礼貌。

    见此,加里才哈哈大笑着缓解气氛,将剑收了起来,说道。

    “抱歉,我承认我是有点过分了。但只要一想到我那宝贝女儿看你的眼光,就忍不住多问一些。”

    莫如烟扫了一眼西莱说道,“希望你恢复记忆之后,只是一个平凡的身份。最好是圣殿骑士,否则……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将莫兰交给你的。”

    昏黄灯光下,西莱的双颊微红,但立马恢复了正常。

    西莱犹豫了一下,才说道。

    “两位可以放心,我对莫兰没有任何非分之想。”

    在他心中,莫兰是个好女孩儿,他对她,也确实颇有好感。可他隐约觉得自己的来历,并非那么简单,不忍心将如此单纯的女孩儿拉入深渊。

    “这次去国都,无论能否找到我身份的有关线索,我都会留在国都,自行寻找,不会再麻烦你们了。但你们的恩情,我会铭记心中。若以后有报答的机会,我一定会竭尽全力。”西莱说道,语气认真。

    在莫凯尔的房间,莫兰紧贴着门,听清楚了他们的谈话。

    莫兰的眼中是掩不住的失落。

    她心想,看来自己又要一次暗恋失败了。

    “注孤生的命啊……”莫兰叹了一口气,扑到了床上,吹熄了油灯。

    -

    次日。

    莫兰打一清早就被忙碌的声音吵醒,然后哈欠连天的帮忙收拾启程的物品。

    昨天因为西莱的那一句话,莫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快到天明,才勉强入睡,她的眼底有着淡淡的黑眼圈,脑袋也是混沌一片。

    “莫兰,把这些也放进去。”

    “哦,好。”

    莫兰应着,几乎是莫如烟说什么就做什么。

    “我来帮你吧。”西莱说道。

    “啊,没事,这点东西我还是可以的。你去帮我妈吧。”

    跟西莱说话的时候,莫兰努力地保持着自己像平常一样,但是那种疏离感,却难以避免。

    莫兰不知道西莱在阿玄的状态下如何,但是在西莱的状态下,可是有一颗比自己更敏感的心,对方也察觉到了这点,跟莫兰保持了距离。

    父亲借来了马车,赶着爱马杰克停在了家门口。

    马车是木制的,外面罩着一层有些破旧的蓝色罩布。这马车不大,仅能够容纳三到四人,别看外表一般,但是内里却是极其舒适的软座,铺了一层羽毛垫,有点小奢侈。

    莫兰觉得,就算是让她在马车内躺着小憩一会儿,也是没问题的。

    一些贵重和随身的行李被塞进马车座位底部,其他的衣物、日用品则被绳子固定在马车顶上。

    莫如烟责怪加里,不是说好借普通马车吗?还是浪费了。加里苦笑着说,最小的马车只有一辆,已经被借出去了,只有这个了。价钱不是差很多,就押金贵了些,本来打算攒做莫兰出嫁的首饰,都压在了那里。

    莫兰倒是不介意,反正自己一天两天也嫁不出去。而且他们出去这一趟,那些首饰压在车马行,也是个保险的法子。

    等到他们收拾的差不多了,内斯特医生带着伊齐基尔又过来了。

    “加里,你终于回来了。一段时间不见,又精神了许多。”内斯特医生笑着说道。

    两人寒暄的时候,伊齐基尔便来到了莫兰身边。

    这个平日就有些内敛的小伙子,此时更是有些脸红。

    “莫兰小姐,这个……这个送给你。”

    伊齐基尔打开首饰盒,是一个四叶草形状的银质发夹,几颗米粒大小的绿宝石镶嵌在上面。

    “听说你马上要去国都旅行了,这个,这个送给你,希望你能够一路平安……还有保佑你幸运。”

    莫兰摆手,连忙说道,“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

    伊齐基尔说道,“没事儿,这东西,一点都不贵。正好赶上首饰行特价,就买了一个。你千万不要介意,这……这只是希望你能幸运,没有什么其他涵义。”

    莫兰面上维持着笑容,但心中却默默吐槽道:首饰行特价?开玩笑,不涨价都算好的了。

    仔细想想,似乎村民对他的评价,都是温润,和蔼,好说话。

    但腼腆害羞?

    这个还真没有。

    也就是说,这样的他,只是在她的面前。

    她本来只是以为自己想多了,没想到对方真的对自己有兴趣。以自己的“魔女”身份来说,伊齐基尔的胆子够大了。当然,这并非是揶揄,而是不可置信。

    莫兰瞧了一眼西莱,对方一脸平静的样子。

    “那我就收下了。谢谢你,伊齐基尔先生。”莫兰说道。

    莫兰心想,人家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不收也不太好。而且……万一呢?万一她的宿命是落在他的身上呢。

    这么一想,平日看起来有些唯诺的小伙子,也顺眼了许多。

    周围的几人看到这一幕,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仿佛是看见自家孩子长大一般。内斯特医生本想拦着自己的得意学生,但是当他看见对方用辛苦攒了几个月的工资,买到那条项链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和他年轻的时候一样,根本就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

    西莱动了动嘴角,可什么都没说出来。

    随后,内斯特医生又帮西莱检查了一下伤势。惊人地发现对方的伤势,已经好了七八成。想一想,几天前发现他的时候,还是濒死状态,这才几天,就已经恢复到这种地步了。

    内斯特医生连呼奇迹,而伊齐基尔则唤莫兰到角落说话。

    他话里话外都是担心,叫莫兰一定要小心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而说着说着,他甚至都想跟着他们一起去。

    莫兰苦笑着摆手,“我们只是去国都玩一圈而已,不用如此麻烦。伊齐基尔先生,感谢您的担心。”

    而加里那边,则是热情的招呼着内斯特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