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4F,合家晚宴
    加里揉了揉莫兰头发,说道,“感觉两天不见,我闺女又漂亮了嘛。”

    “这是当然的,也不看看我是谁闺女。”莫兰笑着说道,眼睛弯成了月牙。

    “伯父好。”

    一声问候传来,加里后知后觉才注意到,不远处站着一个奇怪的小子。

    黑发金瞳,长相帅气,年龄在二十左右。那双眼睛的颜色如同燃烧的金色火焰,带着一种莫名的气势,令人心悸。

    只是……这怎么觉得和莫兰、莫凯尔一样,有一种混血的感觉呢?

    “这小子是……”加里皱起了眉头,看向西莱的目光带着愤怒,“该不会是你的男朋友吧?”

    莫兰脸一红,笑着说道,“想什么呢。才不是。”

    “那他是?”

    加里面上的愤怒转而不见,被疑惑取代。

    “呃……说来话长,爸,咱们进去说吧。”莫兰笑着,推着加里进屋。

    -

    莫兰将当初发现西莱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加里。

    发现西莱的地方,依旧是在森林周边,而非深处,这也是莫兰不想让父母太过担心。

    至于那双重人格的事情,莫兰也隐去不说,她想要再观察一下,总觉得这件事情有哪里不对。

    西莱对莫兰的解释表示认同。

    莫兰不说,他也没有多提。

    几天相处下来,西莱已经是十分信任莫兰,他并不觉得这个救了自己的女孩子会害自己。只是……

    西莱隐约记得自己以前可不是这么轻信一个人的。

    或许是因为血脉中的亲切感在作怪吧?

    他对自己这样说。

    而莫如烟则适时地说起血脉的问题,加里看起来并不惊讶,应当是莫如烟曾经和加里提起过莫家的事情。

    “明天休息一下,收拾收拾行李,顺便雇佣马车,咱们这来回一趟,至少要一个多月的光景。”加里说道,“这一路,正好能够打听一下这个小伙子的事情。”

    “马车?就算咱们家有马,只租用车,费用也是不便宜。租用一个多月很贵的。”莫如烟皱起了眉头,“不如就租用一辆板车,简单凑合一下算了。”

    “这一趟路,并不平坦。坐板车,怕你们母女身子受不了。”加里说道,“没事儿,就租用一辆较小的马车,够你们两人用就行了。这小子看起来也挺壮实的,我们俩就负责轮班驾车。”

    还没出发,加里就已经开始惦记要怎么好好利用这个小伙子了。

    “爸,他伤还没好。”莫兰说道,“也不差这点钱了,租用一个好点的吧。咱们也不经常出门,难得出门一次,何必省钱遭罪受呢。”

    “莫兰小姐,不用迁就我了。”西莱温和笑着说道,“我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驾个马车还是绰绰有余的。”

    莫兰还有些担心地想要说什么,却被加里打断了。

    “哈哈,这个小子都这么说了,莫兰你就别心疼着小子,花那么多钱,你得先心疼心疼你妈。”

    莫兰微微一偏头,就看见莫如烟充满警告的眼神。

    “好,好吧……小一点的马车,就行了。”莫兰认怂地说道。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天,加里说了些在伯爵身边护卫发生的趣事,莫如烟则唠叨了一会儿家里的财政情况,还有邻居间的鸡毛蒜皮小事儿,莫兰在中间插科打诨,两三句就扯到一些有的没的事情上,被莫如烟教导,莫兰一天没个女孩家的样子。

    加里说,他手下有个儿子,进了圣殿骑士团,就是那个三岁的时候,上咱们家来过的小伙子。对方最近实习结束,抽空回了一趟家,加里看见了这个小伙子,觉得不错,有意让莫兰见一见。

    但莫如烟却说,她还是觉得内斯特医生家的那个小伙子不错,那个实习医生伊齐基尔虽然是个孤儿,但听说天赋很高,主要是离家近,就算嫁过去,她也能天天见到莫兰。

    莫兰尴尬地笑着,说道,“我才十七,早着呢早着呢。”

    莫如烟瞪了一眼莫兰,说道,“我十八岁就嫁给你爸了。现在考虑你婚姻的问题,正是时候。”

    莫兰也不敢还嘴,只能尬笑。

    她知道,二老这话,就是给她身边这位身份不明的西莱听的。

    细细想来,莫兰最近几天,也确实跟西莱走的太近了。

    莫兰偷瞄一眼西莱,发现对方只是嘴角含笑,静静地侧耳听着。也不知道他是对他们的谈话感兴趣,还是喜欢这种和睦的家庭氛围。

    但如此望着西莱的侧脸,莫兰意外的觉得,西莱鼻梁又高了些,睫毛也长了些,映着油灯的昏黄灯光,轮廓朦胧而俊美。

    “天色有些晚了,明天还要早起,早些歇息吧。”加里咳嗽了两声,说道,“这些碗筷,我和你妈收拾就行。”

    “不用了,还是我来……”

    “快去睡觉。”

    莫如烟话语中带着一丝严厉。

    袖子挽到一半的莫兰,默默地将袖口放了下来。

    “好,我去睡觉。”

    莫兰转身离开,然后给了西莱一个祝你好运的眼神。

    -

    当莫兰一离开这个客厅,西莱明显感觉到本来轻松欢快的气氛陡然变得严肃起来。

    加里一双宝石蓝的眼睛,正在盯着他,似乎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但西莱的思绪却不由得飘远,心想着,这双漂亮的眼睛果然是遗传,可似乎莫兰的眼睛更透彻,也更迷人一些。

    “现在你可以说了,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加里沉声说道。

    “抱歉。我是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当我醒来,就是在……莫兰小姐的房间里了。”西莱诚恳地说道。

    加里沉默着看着他,似乎并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西莱顿了一下说道,“……也不能说是完全不记得。这些我都跟莫兰小姐说过了。隐约记得有噼啪的雷电声,刺眼的光芒,形状诡异的双剑,身体悬浮在半空,面前有一个一身漆黑的男子,他手中拿着一柄裹挟着火焰的长枪。”

    西莱的视线越过面前的两人,落在窗户之外的万千繁星之上,他的眼神有些迷离,似乎在努力地回想着曾经。

    忽而,西莱笑了一声,说道。

    “莫兰小姐说,我可能是个小说作家,才能够拥有这么丰富的想象力。”

    加里的面色不改,依旧严肃,板着脸,不见一丝笑意。

    “但作家可没有这么快的恢复能力,也没有这样的强健的体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