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3F,双重人格?

13F,双重人格?

    “喂,醒醒。”

    ——嗯?谁在叫我?

    “莫姑娘,你没事儿吧?”

    ——莫姑娘?

    ——等等,这个语言是……

    莫兰仿若惊醒一般,睁开了眼睛。

    只见眼前的男人半跪在自己面前,表情冷漠,可眼中的担忧却是看得见的。

    “西莱?”莫兰疑惑地问道。

    可是对面的男子却是先看了看周围,然后指着自己,说道,“莫姑娘是在叫我?我叫……西莱?”

    男子用熟练的苍华语说着,令莫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对方却是面露几丝不耐烦,说道,“那些人马上就会追来的,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

    莫兰还没有来得及问,就被男子抓住了胳膊,向着村庄的方向奔跑。

    “等等……你说谁会追上来?”

    “还用问吗?当然是那些食人族!就算逃出了森林,他们也一定在这里徘徊……这里不是个安全的地方。”男子的语速极快,显然是非常紧张。

    “不……不用担心。那些食人族是不会跑出森林的。所以你大可放心。而且……”莫兰说道,“我们逃出森林,已经是四天前的事情了。”

    男子忽而停下了脚步,用诧异地眼神看着她。

    -

    莫兰耐心地和对方讲述这之后的事情。

    可男子除了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就是捂着脑袋,说自己根本就没有印象。

    莫兰尝试着用古英语和男子沟通,但他却表示自己完全听不懂,只能够听懂苍华语。

    最关键的是……在交流的过程中,莫兰发现自己就像跟另一个人交谈一般。

    男子的语气淡漠,甚至有些冰冷。

    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严肃的像一张面具,好像在他面前坐着的不是莫兰,而是什么难以攻克的敌人。

    之前的他,眼神是温和却又疏远的,像是看起来只有几米浅的平静湖泊,可一旦入水,才发现是万米深海,会被无情的吞噬。

    可眼前人的眼神,却是高傲且冰冷,如同一座几万年被冰雪覆盖的高山,一旦对上,就会有一种空气稀薄,难以呼吸的窒息感。

    莫兰沉默了许久,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

    “喂……我说你,该不会是双重人格吧?”

    “双重人格?”男子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己。

    “你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

    “不,我知道……只是,有些难以相信。”男子说道,紧皱眉头。

    莫兰想了想说道,“你这个应该算是特殊的例子吧?两个人格互相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和身份是很常见的。但是两个人格所用的语言完全不一样……就很少见了。但……也不能说是没有吧。”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盯着自己被绷带包扎的双臂,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莫兰无奈地叹口气。

    没错,这个人格好像不是非常热衷于跟人交谈,刚才的话,也九成都是她说的。

    “这样吧……你在恢复记忆之前,就先住在我家。过两天,我们全家会去国都艾尔马荷一趟,为了寻找我弟弟莫凯尔的下落,顺便也打听打听有没有人知道你的消息。”莫兰说道。

    “你弟弟?”

    “嗯……这件事情,还没有跟你这个人格说。”莫兰说道,对他解释了自己弟弟莫凯尔失踪的事情。

    男子听罢,认真地点点头,说道。

    “我也会帮你找的。”

    莫兰却笑了,“你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就别先帮别人了,好好帮帮你自己吧……”

    男子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那个……西莱?”

    男子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是在叫自己。而莫兰就在几分钟前,跟他解释过,他的名字叫做西莱。

    尽管他的记忆中,对这个名字完全没有印象。

    “何事?”

    莫兰沉默了一下,说道,“不如这样吧,为了区分你们两个人格,你就叫做阿玄好了。因为你的右臂上,有一个类似‘玄’的纹身……你应该不介意我替你起名字吧?”

    他挽起自己的袖子,果然看见自己的右上臂上有一个黑色的玄字纹身。

    之前这个纹身被血污所挡,是后来莫兰在替西莱处理伤势的时候看见的,但是西莱对这个纹身全无印象。

    不过莫兰看见这个男子却在看见纹身的瞬间,顿了顿,眼神闪烁,似乎是认识这个纹身。

    “怎么?你想起什么了吗?”莫兰连忙问道。

    “不……只是感觉有几分熟悉。这个纹身,似乎对我来说很重要。”男子缓缓说道,将衣袖放下,然后说道,“阿玄……是个不错的名字。玄某谢过姑娘。”

    莫兰看着对方一本正经对她作揖,她忽然觉得不好意思了。

    西莱?阿玄?她越来越想要知道眼前这个男子究竟是什么来头了。

    -

    “小葵花”课堂开课啦!

    莫兰再次将瓦多尔大陆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阿玄说了一遍。

    不知道为什么,莫兰觉得自己需要掌握话说两遍而且保持着足够耐心的技能,因为她总觉得自己,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要这么做。

    而这种预感就在几个小时后实现了。

    莫兰看天色不早,准备赶羊回家了。

    往前走了几步,发现阿玄没有跟上来,回头一看,只看见他操着一口流利的古英语,问她。

    “莫兰小姐,刚才发生了什么?”

    莫兰捂脸,她特别想脱口一句。

    ——大哥,你知道你双重人格了吗?

    不过她还是忍住了这个冲动,将事情从头,并详细地解释一遍。

    西莱看起来也似乎并不相信自己双重人格的事实,眼神有些怀疑,只是表面姑且相信了。

    莫兰觉得有些心累。

    无论是西莱,还是阿玄,似乎都不是什么容易相信一个人的性格。

    他们现在选择相信自己,大概也是因为莫兰是他的救命恩人。

    -

    回到了家中,莫兰看到了自家后院拴着的一匹棕白色马匹。

    “诶?是杰克?”

    “有客人?”西莱问道。

    “不是客人,是我父亲。加里·坎贝尔,之前同你说过的。看来咱们明天或者后天就可以出发去国都了。”莫兰说道,加快了脚步,从后院进入。

    莫兰刚踏入院子,就听见汪汪两声,胖布丁拖着一条没有好利索的腿,呼哧带喘地,跑到了她的身边。

    胖布丁疯狂地摇着尾巴,总有一种随时会断掉的错觉。

    莫兰抱着扑上来的胖布丁,揉着它的狗头,笑着说道,“好了好了……等过两天从国都过来,你伤势也一定好了,到时候就带你一起去放羊。”

    “汪汪!”

    胖布丁听不懂主人在说什么,只是很兴奋一个劲往她的怀里钻,并企图舔她。

    屋内的人听到狗叫声,也都开门出来。

    最先走出来的,是一个高大健壮的中年男子,金发碧眼,帅气十足。

    男子笑着说道,“莫兰回来了!”

    “爸!”莫兰将胖布丁抱到一边,然后扑向了男子,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欢迎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