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12F,牧羊少女
    今日一早,莫兰穿戴好,拿着赶羊棍,便准备出门。

    忽听一声“莫兰小姐”,回头,便看见西莱向这边走来。

    他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微长的黑发散落在肩膀,黄金火焰般的双眸,在阳光下,耀眼非常。

    “莫兰小姐!今天可以让我跟你一起去放羊吗?”西莱说道。

    莫兰一愣,笑着说道,“不用那么见外了,直接叫名字就好……跟我一起去倒是没关系,可是你的伤势没问题吗?”

    “没关系的。出去晒晒阳光,也对伤势的恢复有帮助。而且……”西莱摆摆手,让莫兰附耳过来,悄声说道,“其实你不在的时候,我和莫姨相处的很尴尬。”

    一抬头,莫兰就看见站在西莱身后的母亲,她正在用非常警惕地眼神看着这边,带着一股杀气。

    莫兰不由得噗嗤一声,笑出来了。

    那副场景,莫兰想一想也知道了。

    而且……谁让西莱非要管自己的母亲叫阿姨呢?

    西莱看起来是二十一二岁以上的样子。

    莫如烟今年三十六岁,可是在外表却完全不出来。俗称东方的不老基因,让莫如烟看起来只有二十六的样子。

    按理来说,西莱应该管自己的母亲叫莫姐才对,但不知道为什么,很执拗的叫她为阿姨。

    女人对于年龄的事情都很敏感,就算一向不怎么在意的母亲,都私下跟莫兰抱怨过这件事情。

    而因为西莱称莫如烟是阿姨辈的,莫兰也不好叫西莱为叔叔之类的。但是叫哥的话,太奇怪了,所以莫兰也只能叫他的名字。

    不过,莫如烟生气的原因,当然不是因为称呼她莫姨的事情。

    “妈……”

    莫兰刚说出一个字,就被走过来的莫如烟打断了。

    “不行!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怎么能够和这样来历不明的男人单独待在一起!绝对不行!”莫如烟警惕地看着他们。

    “但是我想带他去我捡到他的地方看一看,他说不定能够想起来什么。如果能够很快的恢复记忆,不是就能够很快的离开咱们家了吗?”莫兰认真地说道。

    莫兰对西莱说的是事实,但是害怕母亲担心,对莫如烟说的,却是在森林的边缘捡到的他。

    莫如烟想了一下,说道,“这倒也是……但是不能就只有你们两个去,等我一下,我去收拾一下,跟你们一起出去!”

    “好!”莫兰痛快地应道。

    可是当莫如烟转身进入了房间,她就给西莱打了一个手势,让他跟自己偷偷溜走。

    虽然有伤在身,西莱的动作却仍旧敏捷。

    当莫如烟收拾好出门的时候,他们两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那个孩子……”莫如烟想要骂些什么,可终究还是展开了眉头,无奈地说道,“算了。随那孩子喜欢吧。这里也不是什么苍华国……”

    莫如烟心想,那个叫西莱的年轻人,眼神纯净,看她们母女两人的目光也很正常,再加上良好的修养,并不是像是什么坏人,应该可以放心的。若不然,就算是血脉的原因,她也不敢留这样的人在家中养伤。

    而且……

    若是有这样一个温文尔雅,还会做饭的女婿,她会很开心的。

    -

    路上,莫兰和西莱两人分骑着两只头羊,一路上言谈甚欢。

    虽然西莱失去了记忆,可是却还知道一些奇奇怪怪的常识,什么法力,什么元素的……这在莫兰听来,都像是魔幻小说世界里的东西一样,听得很有趣。

    莫兰忽然猜想,西莱的真实身份,说不得是个魔幻小说的作家,说不得哪天,笔下就会有哈利彼特,水与火之歌,指环玉这样的作品诞生了呢。

    而因为西莱的随和可亲,莫兰也不由得说起自己的身世……当然,是这一世发生的事情。

    “魔女之屋?那这么说来……你和莫凯尔从小就会一直被人排挤吧?真是辛苦。”西莱略有担忧地眼神望着自己。

    莫兰摆摆手说道,“那倒不至于。既然他们将我们当成魔女,我就用魔女的那一套来吓唬他们。虽然没有什么朋友,但最起码不会被人家里砸石头。”

    “就想刚才那些人家一样吗?”西莱说道。

    在他们牵羊的路上,那些人家都是用畏惧的眼光看他们的。

    “对……畏惧,总比欺辱要好吧。”莫兰说道,“不过,我也再努力尝试着改变啦。牧羊这件事情最起码把我们之间的距离拉近很多,要知道,以前他们不但不敢跟我们说话,甚至用厌恶的眼神看着我们。”

    莫兰笑的很无奈。

    西莱忽而有些眼神黯然,柔声说道,“如果人和人之间,都能够多一些接触和理解就好了……”

    “嗯?你想起来什么了吗?”莫兰问道。

    西莱摇摇头,说道,“只是忽然感觉,你的这种心情我能够理解……也许,我以前也碰上了这种事情,但是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没关系,记忆恢复这种事情是急不来的。慢慢来。”莫兰说道。

    “多谢你,莫兰小姐。”西莱说道。

    “都说了,直接叫名字就好。”莫兰说道。

    西莱却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莫兰望着那张帅气的侧脸,心中叹口气。

    她心想,这个西莱看起来是很随和没错,但是随和之中也隐藏着疏远。明明就站在眼前,可莫兰却觉得这个人,根本就不在身边。

    两人说话间,便来到了今日的放牧地点。

    虽然发生过上回的事情,但她唯一的放牧地点,也只有瑟加草原可以去。

    前几日,莫兰一直都选择远离郁绿森林的地方放牧。但是今天有西莱,抱着或许能想起来点什么的念头,她就选择了稍微挨近森林的地方。

    “你就是在那个森林里救了我的吗?”西莱问道。

    “没错……你有印象吗?”

    莫兰满怀希冀看着西莱,可对方却令人失望地摇了摇头。

    紧跟着,西莱提出要去森林中看一看,但是被莫兰及时拉住了。

    他们上一次只是侥幸没有撞见那些食人族,谁知道下一次还会不会那么幸运?

    两人挑了一个树荫,莫兰熟练地铺上毯子,然后靠着树背,一副惬意的姿态。

    西莱问道,“这样可以吗?这些羊不需要看管吗?”

    莫兰笑着摆摆手,“不用不用,我可是牧羊的魔女,这些小羊羔们已经被我施了不会逃跑的魔法了。你也坐下来吧,草原的上风,是很舒服的。”

    西莱半信半疑地坐了下来。

    不过他没有敢挨着莫兰坐的太近,只是拘谨地占了毯子了一角。

    他们两人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享受着如此静谧的时光。

    蓝天白云,无垠草地,羊群踏着慵懒的步伐,嘴里咀嚼着新鲜的青草……

    忽然一阵清风徐来,带着草原特有的清香。

    两人不约而同地深呼吸,将这阵风纳入胸中,待风停,又长舒一口气。

    他们注意到了彼此的动作,不由得相视一笑。

    “你每天牧羊的时候,都是如此?”西莱问道。

    莫兰笑着说道,“对啊,很奢侈对吧。”

    她曾失去过一次这样的静谧,因此特别懂得珍惜和享受现在的时光。

    “但是……这样很好。”西莱羡慕地看着少女。

    为什么要羡慕?

    他不知道。

    只是觉得,悠闲自在,当下安好……是他很久没有体验过的事情了。

    又过了一会儿,莫兰就感觉自己的眼皮在打架。

    真奇怪,往常她不会困的这么快的。

    是因为这个家伙在自己身边,所以才格外觉得安心吗?

    不会吧……

    “莫兰小姐,若是累了,便休息一会儿,我替你看着羊群便好。”西莱轻轻柔柔的声音传来,如同着软绵绵的白云,又想轻抚过的微风。

    “那……就拜托了。”

    西莱看着莫兰宛若呢喃般的说完这句话,便干脆地合上了眼睛,少女平稳地呼吸声传来。

    他看着少女熟睡的脸庞,突然间觉得,少女的存在似乎和身后的树,吹来的风,洒落的阳光融为一体,合着草原和羊群,构成一幅绝美的画作。

    这个场景,他想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然而他还没有沉醉在这般美景中几分钟,就感觉整个世界忽然天旋地转,脑袋传来了剧痛。

    他闷哼一声,身子向旁边一倒,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