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8F,两个怪物
    莫兰连忙搀扶着男子躲在地穴的一侧,紧贴略有潮湿的墙壁。

    她感觉到头顶上几米处传来四个人的跑步声,他们在那个地洞的附近停留了很久,依稀传来听不懂的对话声。

    莫兰隐约分辨出,其中一个声音,就是刚才在地洞外,朝她大喊的食人族少年。

    她的心脏提到嗓子眼,紧张地全身细胞都在捕捉着外界的动静。

    直到几十秒后,他们的对话声停止,然后远离这个地洞,莫兰才松了一口气。

    莫兰听不懂他们的对话,可若是听懂了,怕只会哭笑不得。

    【哈维尔,那个巨力怪物就掉进这里了吗?】

    【还有那个四肢着地的恶魔也在这附近!太可怕了!】

    【两个怪物竟然碰到了一起……喂,你们几个一定要小心谨慎!绝对不能单独行动!现在要赶紧回去通报族长,加紧防守!】

    食人族在他们眼中,是可怕的怪物。

    但莫兰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和身边的男子在对方眼中也是怪物。

    食人族的人离开之后,莫兰长舒了一口气,此时她才发现空气中的血腥味更加浓重了。

    细想起来,刚才胖布丁可是狠狠地咬了这个男子一口。

    “现在怎么走?从地洞口上去,还是……继续?你的身体好像坚持不了多久的样子。”莫兰让男子坐下,一边问,一边凭着手感,从自己的裤子上撕下布条,当做绷带,系在男子的手臂上,给他止血。

    “多谢姑娘了……我没事,还能再撑一会儿。从地洞口出去实在是太危险,还是顺着这里继续走吧。”男子说道。

    “好……你一定要坚持住。”莫兰说道,“你掉落的地方,离森林的边缘很近,只要出了森林,我就能带你去看医生了……”

    “嗯……”

    莫兰重新搀扶起男子,两人一狗,摸索着向流水声根源的地方前行。

    “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莫兰·坎贝尔,直接叫我莫兰就可以了。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名……名字?我的名字是……呃……”

    男子发出痛苦的闷哼声。

    “喂?你怎么了?没事儿吧?”

    “没……没事儿……我只是,头痛……想不来了,我到底叫什么……”

    “你该不会是失忆了吧?”

    事情似乎发展到了最糟糕的情况。

    “好像……是的……”

    -

    对方不再说话,他的伤势并不允许他再说更多的话。

    莫兰知道这点,也不再发问,而为了警惕周围的情况,防止被发现,她干脆连话都不说了,只是一直沉默着搀扶着男子前行。

    大约几分钟之后,眼前的光线终于一点点变亮,一条通路出现在他们眼前。

    “终于出来了……”莫兰放松了些许,然后开始辨认周围,对男子说道,“这里似乎离森林边缘更近了,你一定要……喂!”

    莫兰只觉得男子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对方再度陷入了昏迷状态。

    她本来只是想一想,但没想到最后,还真的是莫兰一步一步,将男子拖出了森林。

    昏迷中的男子死沉死沉的,二百多斤的一坨肉,压在还不到百斤的她身上,并且她还不能太粗鲁,对方身有重伤,她必须要小心翼翼的拉扯。

    牧羊犬的智商极高,看到主人如此费力,胖布丁也一瘸一拐的上前,想要帮主人一份力。

    于是牧羊犬就咬住了缠在男子身上的那块布,一起往外拖。

    刺啦——

    莫兰腾地一声脸红了。

    “胖布丁!好了好了!不用你帮忙了!在前面开路就行了!”

    莫兰赶走胖布丁,一边脸红着将被胖布丁扯坏的裙子重新系起来,绑在男子的腰间。

    胖布丁嗓子里发出可怜兮兮的叫声,然后垂着头离开了,走前前面。

    它不明白,自己只是想要帮主人,主人为什么要训斥他呢?

    -

    莫兰终于拖着男子出了森林,看见面外的草原,依旧是她离开的那个样子。

    看来这些羊群因为在平日受到了莫兰“良好”的照顾,就算在无人的情况下,也不敢到处乱跑。

    “虽然还没到时间,但也必须回去了……”

    莫兰走到头羊……也就是最壮硕的那只羊面前。

    那只羊接触到莫兰的视线,便立马乖乖地跪了下来。

    莫兰拖着男子的身体扔到羊身上,然后驱使着头羊回去。其他的羊就算不需要说,也都乖乖地跟在身后。

    不过这次,莫兰没有绕着附近的几个村子走,而是直接赶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村落,将男子安放在自己家中。

    当莫如烟看着自家女儿拖着一个衣不蔽体、浑身是血的男子进来时候,吓了一跳。

    “这……这是……”

    “妈,事情我稍后给你解释,赶紧去请医生过来!顺便将胖布丁也送到兽医那里去!”

    “好的……”

    莫如烟赶紧出了家门。

    -

    稍等了片刻,莫如烟便将村中的内斯特医生请了过来。

    莫兰居住的瑟加村是瑟加草原的中心村落,而内斯特医生也是瑟加草原上最好的医生。

    内斯特医生年约四十上下,头发黑白掺半,带着一副眼镜,文质彬彬,又有些懦弱的样子。

    在他的身后跟着两个人。

    一个是跟内斯特医生同样年纪的中年女性,有些发胖,但依然能够看出来是个美人。

    那是内斯特医生的夫人,乔凡娜。同时也担任内斯特医生的助手和护士一职。

    另一个是年约二十上下的年轻男子,棕发棕眼,一米八的高个,温润儒雅,为人随和。

    他是内斯特医生的学生伊齐基尔,年纪轻轻便医术了得,就连内斯特医生本人也说,伊齐基尔未来的成就一定在他之上。

    莫兰也和伊齐基尔打过几次交道,是个性子温吞,还有些容易害羞的少年,不过医术还是值得信任的,人也是很好说话的。

    看到他们来,莫兰稍稍放下了心。

    “内斯特医生!还有伊齐基尔……你们来了,就太好了!”莫兰慌忙说道。

    “莫兰,你受伤了吗?”伊齐基尔说道,脸上却有些诡异的发红。

    “我?没有,这都是那个人的血。伤者在那里,跟我来!”

    莫兰带着几人进入自己的房间。

    内斯特看见男子的伤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伤势很重啊,怎么弄的?”

    “他闯入了郁绿森林,被食人族抓了起来,好不容易才逃脱的。”莫兰简单地说道,“内斯特医生,怎么样?他还能救活吗?”

    “我尽量……”内斯特医生说道。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内斯特夫妇和伊齐基尔,而莫兰在这里帮不上忙,还碍事,便只得退出了房间。

    出门,就看见有些担忧和害怕的母亲。

    “妈,没事儿,内斯特医生说,他还能活下来……”莫兰安慰道。

    “你……你这孩子,怎么把那个男人放到你的闺房里?放到你弟的房间里就行了。”莫如烟稍稍生气地说道。

    莫兰听到母亲的话愣了愣,就在刚刚,她还以为是母亲看见了鲜血,所以才害怕的。

    “这……这不是着急吗?我就奔着我最熟悉的房间去了。”莫兰有些无奈地说道,“先不说这个了,胖布丁呢?”

    “我已经将它送到安德尔医生那里了。”莫如烟说道,不满地皱起了眉头,“真是的,你这个孩子……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弄的这么狼狈?”

    “是这样的……”

    莫兰刚想开口,便听见外面传来咩咩的羊叫。

    “我还是回来再说吧。我先去将这些羊送回去。”

    “喂,等下。”

    “怎么了?”

    “你难道就想这个样子出去吗!”

    莫兰此时才发现自己狼狈的模样。

    她的裙子已经给某人当遮羞布去了,她现在穿的只是内衬的衣服,还满是鲜血,而本来是长裤的,也被莫兰撕成了短裤,剩下给某人包扎伤口去了。

    这个样子出去,别人还以为她是被人怎么了,结果反杀对方逃出来的呢。

    怪不得刚才伊齐基尔看见自己的时候,是红着脸的呢。

    “啊啊啊……我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