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逃出世界 > 5F,偷羊的
    映入哈维尔眼帘的,是个传统打扮的帝国少女。

    她扎着两个黑色长辫子,穿的是深红的裙子,罩着白色围裙,对方的面容看不真切,可是露出在外面的两条手臂,却跟白玉一样吸引人。

    而在少女的身边趴窝着一只牧羊犬。

    几百只羊以她为中心散落四周,静静地吃草。

    什么啊,只是个女人……

    哈维尔松口气,心想,那些前辈简直是太能够唬人了。还说什么跟比猛兽还凶狠的嗜血眼神?四米多高的强壮巨人?一拳头就能将树木砸烂的怪力?

    更荒唐的是,还有人说对方能够发出摄魂夺魄的吼叫声,比恶魔还可怕。

    这些现在看起来,好像都是他们为了掩饰自己的胆小,夸大其词而已。

    哈维尔内心嘲笑了一声,然后浑然不在意对方有没有看见自己,就想要出去,直接抢走一匹小羊……

    突然,哈维尔觉得一股滔天杀气砸在自己头顶,恍惚间,他都感觉自己闻到了血腥气,仿佛他只要再上前一步,他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哈维尔吓到连忙后退,当地一声撞到了树干上,才停下来,然后转步,藏身到了这棵树后。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他不由得大口呼吸,以此来平定自己的紧张。

    刚……刚才的那是什么?

    不,刚才的那个眼神……一定不是属于人类的。

    而是怪物的!

    哈维尔见过狮子,惹过黑熊,从野狼的爪子下捡过一条命……但这只怪物的危险程度,要远在它们之上!

    就算是在昨晚祭典上逃走的那个猎物都没有这么恐怖的感觉!

    哈维尔咽了咽口水,微微侧身,瞥向草原之上。

    他却只见看见那个少女起身,双手插在腰间,似乎在活动着身体。

    刚才传来的杀意,仿佛只是幻觉。

    他真的要出手吗?

    也许刚才那个野兽还潜伏在附近。

    一个不慎,也许就会死。

    哈维尔想到这里,连忙摇了摇头。

    他可是族长的儿子!未来是要当族长的!如果只是拿一把草回去,也太没有胆量了!族长可是全族最勇敢的人,他怎么能够退缩!

    决定了!

    他要从那个猛兽的口中,偷羊!

    哈维尔又斜眼看了看草原的情况,整好瞧见有一只小羊正在转转磨磨的想要脱离羊群……

    他心一横,牙一咬,冲了出去。

    抱起那只羊就往森林跑……

    “吼——”

    一声怪兽般的声音雷霆响起,哈维尔吓的浑身一抖,抱起的小羊也受了惊吓,后腿蹬了他两脚,从他的怀中跳了出来,然后跑向森林深处。

    哈维尔本来想要追羊,但是忽而听见身后传来了跑步声,他没有空细想,只得放弃,连忙跳上了树,利用树与树之间的藤蔓逃跑了。

    -

    莫兰呼哧呼哧地跑到郁绿森林边缘,停住了脚步,身边则跟着胖布丁。

    “什么鬼……偷羊的?有完没完了?”莫兰扶着树干大喘气。

    刚才一路狂奔几百多米,她腰差点没闪了。

    “汪汪汪!呜……”

    胖布丁站在莫兰身边叫得起劲,面朝着森林,甚至发出了威胁的低吼声。

    “好了好了胖布丁,没事了没事了。”莫兰安抚胖布丁的情绪,捋顺它的毛。

    半天胖布丁的情绪才稳定下来,用毛绒绒的狗头蹭着莫兰的脸颊。它还想要舔,却被莫兰及时制止了。

    “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莫兰皱着眉头,望着幽暗的森林深处,“牧羊魔女跑丢了一只羊,这下可要被说成是魔力丧失了。他们少不得要在背后嚼舌根。可我又不想进这个森林啊……生命得之不易,恐怕没有人会比死过两次的人还珍惜生命吧?”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主人的迟疑,胖布丁叫唤了两声,向着森林中跑去。

    “啊喂……胖布丁!不要乱跑啊!真是的……”莫兰只得认命地提起厚重的裙摆,追了上去。

    莫兰发誓自己很讨厌这身裙子,特别的讨厌。

    虽然并不厚重,可这种长至脚腕的大裙子,实在是太不方便行动了,更别说莫兰还不得不在裙子的里面再穿一层白色底裤,而底裤和裙子一样长。

    莫兰多次想要去穿方便行动的男装,可都被母亲狠批了一顿。“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这是莫兰听得最多的一句话。

    有一次莫兰偷穿莫凯尔的衣服,母亲真的就将莫兰关在门外,说要不认这个女儿了。后来是父亲和莫凯尔轮流劝说,母亲才勉强消气,而打那次以后莫兰也只能认命的穿着行动不便的大裙子到处走了。

    她就这么提着大裙子,在枝丫横生的森林里追狗,这样的结果当然是追不上了。

    莫兰毫无形象地一屁股坐在突起的树根上,擦去汗水,大口喘气。抬头,她只能望着胖布丁一点点消失不见的身影,可她的体力实在是不允许她追上去。

    “这十七年我还是过的太安逸了……这样的标准,我连中学八百米都达不了标……啊,本来我也是没达标。”

    莫兰休息了一会儿,才再次起身,她本想脱掉裙子,可耳边仿佛又回响起了母亲的呵斥声,她只得作罢,将裙摆挽成花苞,系在腰间一侧,露出穿着底裤的双腿,也算是方便了许多。

    “喂!胖布丁!”

    莫兰一边喊着,一边朝着刚才胖布丁逃走的方向追过去。

    可是刚走了几步,莫兰便皱起眉头,因为她竟然嗅到了空气淡淡的血腥味。

    莫兰微微睁大了双眼,加紧了脚步。

    “胖布丁!”

    大约又走了十分钟左右,莫兰才听见胖布丁的呜咽声。

    那叫声没有了以往的元气,反而充满了委屈,听得便让人觉得可怜。

    “是受伤了吗……胖布丁!”

    “呜呜呜~”

    听见主人呼唤,胖布丁的叫声似乎更响亮了。

    莫兰提起一口气,跑了过去。

    只见不远处站着黑色皮肤的少年,而在面前似乎有一个地洞一样的地方。

    胖布丁的声音正是从其中传来。

    黑皮少年看见莫兰,立即摆出了警戒的样子,高声地喊了几句。

    “&¥%#¥%#¥……”

    但是莫兰一个字也听不懂。

    看黑皮少年的打扮,莫兰推测,对方很有可能就是住在郁绿森林中的食人族。

    莫兰咬紧牙关,心想,看来只能用那一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