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隐匿光芒 > 第八十五章得不到不如放手

第八十五章得不到不如放手

    在去往项凌轩的住所的路上,苏小瑷透过车窗看到外面从天而降的雪,在看着街上的街景在路光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迷人,顿时不由得打开了车窗将手微微伸了出去。

    冰凉的雪花落到她手中,她看了看很快就融化了。苏小瑷抬头往外看着,被外面的雪景迷住了。

    项凌轩看着苏小瑷那样痴迷的样子不由得笑了,毕竟在斯亚国大部分地方是没有下雪的,只有很北的地方才下雪。而诺瓦国比斯亚国偏北一点而且首都也在比较北方的地方,所以只要一入冬就会下雪,而且雪景很美,因此诺瓦国也有雪国之称。

    “小丫头快点把窗关上别着凉了。”毕竟苏小瑷在斯亚国待惯了,而且她那瘦弱的模样他还真担心她冻着了。

    “好。”苏小瑷将手伸了回来关上车窗。

    刚刚看得开心似乎不觉得了,这一关窗才发觉手冻得厉害,她边双手边凑到嘴边哈气。

    这时项凌轩将她的双手抓了过来握在手里给她取暖,苏小瑷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的手很暖倒是真的,被他握着很暖很舒服。

    “今晚早点休息,明天带你去冰雪乐园玩。”

    “好啊,可以滑雪吗?”苏小瑷一听和雪有关不由得就充满期待和喜悦。

    “你会滑雪?”项凌轩见她一脸高兴问道。

    “不会。不过我在电视上看过觉得很好玩。”

    “傻丫头。我明天教你。”项凌轩看着她天真的模样,摸了摸她的头道。

    “好啊。”

    第二天当苏小瑷他们来到冰雪乐园的滑雪场时,项凌轩又看到了不想看到的人,他严重怀疑佐莲忧派人跟踪他。下次他一定要做好防备。

    项凌轩教苏小瑷把滑雪用具穿上,佐莲忧知道苏小瑷不会滑雪也想教她。

    “我说怎么哪哪都有你的事啊。”项凌轩十分不满地看着他。

    “怎么,难道就只允许你在小家伙身边啊,论先来后到,是我先认识小丫头的。”

    昨天在飞机上,佐莲娜也有跟她说起之前佐莲忧和她曾经认识的事,可是她一点印象也没有。她之前因为生了一场大病所以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之后没多久她妈妈就带她去找她爸爸了。

    “你们顶多就只有一面之缘,论时间长短,我比你长。”项凌轩也不服输,早认识怎么了,他和苏小瑷相处的时间比他长多了。

    “那又怎样,你还不过是个毛头小子,论年龄我比你成熟多了,我比你更难照顾小家伙。”

    “没错你和小丫头年龄差距那么大,你还想老牛吃嫩草不成?”

    看着两个人幼稚的在这里争辩,佐莲娜真的是觉得丢死人了。

    “我说你们两个是打算继续在这吵嘴,还是教小瑷滑雪啊。”她再不开口估计他们能在这吵几个小时。

    两人立马停下来了,于是两人一左一右地陪在苏小瑷旁边教她滑雪。

    只是两个人,一个说要这样做才对,一个说要那样做才对,搞得苏小瑷都不知道听谁的了。

    佐莲娜翻了翻白眼,可怜的小瑷。她同情的看了她一眼之后自己滑雪去了,她可受不了两个大男人在旁边叽叽喳喳的。

    她独自走远,只是她忍不住回头望着某人的背影,眼睛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忧伤。

    她是个喜欢冒险追求刺激的人,所以老是喜欢自己跑到各国去旅游,也不怕遇到什么危险。即使是有时会遇到男人的骚扰,可是凭借她从小练到大的防身术她觉得没有什么问题。

    可是她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终究还是太嫩了,那一年17岁的她独自到法国旅游,当时她结识了一个18,9岁的男生,两人聊得很来很快他们就经常一起出去玩。

    直到有一天她被他带到ktv,她以为只是单纯的唱歌喝酒,谁知道他尽然伙同其他几个人在她酒里下药。幸亏被当时的项凌轩碰到了,把那几个男生教训了一顿还把她送到医院。

    她记得很清楚他当时在医院里说过的一句话:“女孩子不要太相信自己的能力,你赌不起。”

    他说的没错,她就是因为太过相信自己能够保护自己才会导致自己险些失去清白。不过她也没有因此就被吓到了,反而越挫越勇,只不过她从那以后凡事都留个心眼,在外面结交朋友绝不轻易相信他们。

    之后她和项凌轩经常在法国见面,成了称兄道弟的好朋友,只不过他似乎就真的把她当成哥们而已。因为她在他面前很豪爽没有男女之嫌,可是她却慢慢喜欢上了这个表面玩世不恭,实则内心细腻的男生。

    却不想一年不见,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但是她不似其他女生那样争风吃醋,想方设法的玩手段耍心机把喜欢的人抢过来,那种事她一向很不耻也不屑做。

    她佐莲娜一向高傲何必为了一个男生降低自己的身份,得不到不如就放手当做从来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