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军师威武 > 第212章 秦沛献城,兵围都乌

第212章 秦沛献城,兵围都乌

    宋高镇守怀柔,贴出安民告示安抚民心。

    这天忽然有人来报,说是狼山郡太守派使者前来。

    宋高有些疑惑,本来做好城防建设,觉得随时会有狼山郡兵马袭来,谁料等到的却不是军队,而是一个使者。

    难道对方丢了怀柔郡,却不想将其夺回?

    虽然疑惑,还是下令召见使者。

    来到官署坐定,使者进入大殿,来到宋高面前恭敬施礼:“狼山郡卫疆卫太守帐下谋士秦沛,奉命前来拜见将军!将军乃是典军中郎将身边心腹,深受中郎将信任,久闻大名,今日能得一见实在幸甚!”

    这人很会说话,宋高听得高兴:“阁下今日作为使者前来,有何贵干?”

    秦沛拱手回答:“府尊久闻宁中郎大名,可惜远在金州不得相见。宁中郎参与联军剿灭梁义蚁贼,立下大功。后又辅佐沅熙公主平定金、汉、丞三州之地,为大成江山立下汗马功劳。又听闻宁中郎精通法术,能人所不能,府尊心慕之!今日得知宁中郎兵马来到江州,喜不自禁。一夜轻取怀柔,果然神机妙算!如此良机,府尊不愿错过,故而命在下带一千金,丝帛绸缎无数,粮草战马若干,前来拜会!”

    “哦?”宋高有些意外,“卫太守还挺客气?不知何求?”

    秦沛回答:“府尊敬慕宁中郎,早有相投之意,奈何身兼狼山百姓重责,不敢轻离。如今宁中郎来到江州,府尊大喜过望,命在下前来献城。在下带来狼山郡太守、官员印章,还有城内虎符,请将军前去接管城池!”

    说话间,吩咐手下抬来一箱箱金银细软,同时将官印、虎符奉上。

    宋高顿觉意外,实在没有想到狼山郡竟然主动过来投降献城:“这、这不是开玩笑吧?”

    “在下不敢欺骗将军!”秦沛回答,“府尊诚心归附,欲投入宁中郎麾下,共同维护大成江山!”

    “好、好!”宋高喜不自禁,起身过去拉着秦沛的手,“实在太好了!快,与本将军同坐。来人,换一桌上好酒席!那个……刚才说你叫什么来着?”

    秦沛心说,感情你都没记住我的名字?于是微笑回答:“在下秦沛,乃是府尊身边谋士!”

    “秦先生,好、好!”宋高哈哈大笑,“先生来得好啊!不过宁中郎不在江州,眼下正对付孙毅呢!”

    “宁中郎百战百胜,孙毅那个怂包怎是对手?”秦沛马上恭维,“待中郎取了梁州,便可一口作气进军江州。在下也对中郎仰慕久矣,盼着早日见到中郎虎颜!”

    “哈哈哈!”宋高很是开心,拉着秦沛大笑说道,“你和卫太守都是聪明人,而且很有眼光!今日之抉择十分正确,待见到中郎,我会当面向其举荐!”

    “多谢将军!对了,还请收下官印虎符!”

    “眼下宁中郎还在梁州,一时半会过不来。”宋高说道,“我军占据怀柔,你们狼山郡又主动献城,会不会引来江州各郡兵马?官印虎符还是卫太守自己收着,暂且为宁中郎守住狼山。他日中郎来到江州,必定论功行赏!”

    卫疆主动投诚的消息,很快通过飞鸽传书传到宁泽手中。

    宁泽正带兵攻打义阳,看到这个消息很是意外。

    杜威和宋高海上遇到风浪,结果偏离航线,本来是坏事。

    没想到两人竟然到了江州,而且迅速拿下怀柔郡,借道从西面东进,攻打寿阳。

    这也就算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狼山郡太守卫疆竟然因为怀柔郡被占,主动派人献城投降。

    原本对江州并无意图,莫名其妙就占了两座城池。

    果然,宋高这运气让人无话可说。坏事变成好事,还能立下如此功劳!

    程琬率领大军正与楚白作战,与两个叛乱将领逼得楚白节节败退。

    宋高可能无意间减轻楚白压力,程琬若是得知怀柔、狼山被占,肯定撤兵回援。

    单独面对叛将兵力,楚白会大大减少压力。

    当然,即便楚白压力顿减,要短时间内消灭两大叛将还是有困难的,对自己的计划没有影响。

    当即写信一封发给宋高,让他拉拢当地文武官员,以金州内政策略相助百姓,提高民心。同时加强城防守备,密切打探程琬动向。若是程琬撤兵回援,或者其他江州郡城出兵攻打,及时与自己联系。

    虽然是意外得到,两座城池宁泽可不愿让出去,看来要尽快攻破义阳、宁安,联合其他几路兵马击败孙毅,顺利拿下梁州。

    一旦占据梁州,就可以跟怀柔、狼山连成一线,程琬敢出兵,自己就顺势进入江州,把这片地盘一并拿下。

    军队一路奔袭,往义阳城加速行军。

    途径都乌县城,遭遇城内县兵抵抗。

    只是对方没有对付浮屠军的办法,野战失利退回城内坚守。

    宁泽并未将县兵放在眼中,下令围困都乌县,派人劝降。

    都乌县令闫涛无计可施,询问左右如何守城。

    身边文武愁眉不展,无计可施。

    有文官建议投降,因为县兵根本挡不住宁泽大军,若对方强行攻城,瞬间就能破门而入。

    闫涛十分纠结,他不想投降,毕竟丢脸。可是也不像丢了性命,尤其还有一家老小可能受到牵连。于是下令加强防守,警惕宁泽夜袭,自己回去好好考虑一晚。

    同样发愁的不止县令闫涛,县内文武官员一样纠结。

    闫涛谋士褚鸿回到家中,吃饭时间频频走神,不断唉声叹气。

    妻子曹氏问他为何如此。

    褚鸿便将事情仔细说明。

    曹氏劝他不要多想,实在受不住就劝县令投降,反正大成现在乱哄哄的,有谁真心维护江山?什么名声脸皮都是虚的,保住性命最重要。

    晚饭过后,褚鸿在曹氏陪伴下,夫妻两人到后院散心。

    耳边传来阵阵笑声,原来是女儿正在玩耍。

    褚鸿心情不好,便走过去斥责:“这般年纪还不懂事,只知戏耍,成何体统?”

    “爹爹!”褚鸿女儿赶紧过来请安,身边还有另外几个年纪相仿的女孩。

    这些女孩多数是褚鸿女儿贴身丫鬟,只有一个是褚鸿侄女。

    他的女儿叫做褚喻,身边陪着的是侄女褚文秀。褚文秀因为父母染疫去世,因此投靠褚鸿。

    见他斥责褚喻,褚文秀赶紧上前行个蹲礼:“二叔莫怪姐姐,是文秀想要玩耍。”

    “不用替她说话,”褚鸿对自己的女儿十分了解,“身为大姐,还不如你懂事!这么大人了,每天只知戏耍,不务正业。”

    褚喻冲着父亲做个鬼脸,见他看过来急忙低头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褚鸿其实瞄到这一幕,实在无奈,不由得深深叹息。

    褚文秀观察到褚鸿脸色,因此好奇问道:“二叔为何叹息?”

    “没事!”褚鸿叹道,“女儿家家的,莫要问那么多。陪你姐姐赶紧回房,不要再野了。”

    褚喻转身要溜,褚文秀却开口问道:“想必是城外金州兵马过于强大,担心不能守住城池?”

    “你怎知晓?”褚鸿有些惊讶。

    “日间有府内下人闲聊,侄女听到几句。”褚文秀回答,“说是金州兵马袭来,尽是浮屠军,刀枪不入难以抵挡。”

    不过想想也是,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瞒得住。褚鸿叹道:“此事与你无关,赶紧陪姐姐回房休息。”

    “二叔,”褚文秀说道,“我虽从未见过浮屠甲,但铠甲外形多数相同。浮屠甲虽然刀枪不入,未必不能破之!甲胄多为防护身躯、头部,保护士兵性命。对战之时,两军士兵互攻上中两段,少有针对身躯以下。料那浮屠甲不能防护双脚,或可命城内工匠改造长勾,两军对垒专取下盘,或可破之!”

    “女孩子家家的,莫要多嘴!打仗不是儿戏。”褚鸿皱眉,“陪你姐姐回房休息吧!”

    “是!”褚文秀恭顺低头,随着褚喻翩翩离去。

    等到褚文秀离开,褚鸿仔细思索,眉宇渐渐松开。

    “老爷,咱们县城若被攻破……”曹氏有些担心,毕竟城破之后,就怕敌军在城内烧杀抢掠。万一女儿被抓走,那就更家糟糕。

    “打仗是男人的事,女人莫要多嘴!”褚鸿皱眉,“你也下去休息,我需要好好想想。”

    “是……”曹氏无奈,只能带着忧虑回到后院。

    褚鸿迅速到书房取出纸笔,回忆刚才褚文秀的话。

    虽然他觉得女人不应该多嘴,可是又觉得褚文秀那句话有点道理。

    在纸上先画出记忆中浮屠甲的模样,然后仔细观察,又画出褚文秀所说的长勾,不断做比较。

    一直到很晚的时候,他才放下纸笔,急急忙忙离开自家府邸,奔赴县令家中。

    得知褚鸿深夜拜访,县令闫涛在客厅接待,疑惑问道:“先生此刻前来,莫非想到破敌之策?”

    “县尊!”褚鸿赶紧拿出自己画了无数遍,终于完善的图纸,激动说道,“浮屠军未必不可破,若能打赢一仗,便能提升士气,或许可以守住县城,等来援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