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的帝国无双 > 第五十三章 变故 (下)

第五十三章 变故 (下)

    靖南五百都在云鹿城集结,荆嗣同时招募整编辎重奴隶军并各处征粮之时,曲女城传来的一个个消息也是风云变幻。

    首先便是阿拉干人得到准许入曲女城后立时叛乱,和补罗帝诃罗人杀了个天昏地暗,大量补罗帝诃罗人逃出曲女城。

    随之,应该是伽色尼人得到了消息,立时东进,阿拉干人刚刚得到曲女城不久,被伽色尼人轻松击败,几乎全军覆灭。

    陆宁正派出斥候连续查探曲女城附近消息的时候,又有斥候,陆续领来了一些补罗帝诃罗领主贵族们来云鹿城,都是逃难来的。

    而据说,补罗帝诃罗人的首领,瞿折罗王罗阁波罗一族,都惨死在伽色尼人屠刀下。

    实际情况是,一队斥候遇到逃难的罗阁波罗亲族及卫兵,随之将他们全部杀死。

    而在荆嗣紧锣密鼓筹集军需之时,又有许多河船,从新南宁城逆流而上,送来海船商队送抵新南宁城的军事物资。

    前去曲女城附近刺探的斥候,又带了新的消息,伽色尼埃米尔已经退兵,带了从曲女城劫掠的大量金银珠宝及奴隶,向西退却,回归伽色尼城。

    伽色尼苏丹国的首都伽色尼,在后世的阿富汗境内。

    当然,现今伽色尼埃米尔还未自称苏丹,而是用的埃米尔的名号,比苏丹稍逊一等。

    埃米尔,以前只是教派国度地方领主的称号,自立的埃米尔们,也多少还表示自己遵从哈里发的令喻,现今来说,伽色尼埃米尔,就是名义上向巴格达的阿巴斯王朝的哈里发效忠。

    而苏丹这个称号,就代表自己是独立君主,并不向哈里发效忠。

    不过伽色尼埃米尔,实际上也只是名义上是巴格达哈里发的仆从,本质上是完全独立的王国。

    历史上伽色尼攻陷曲女城,也是劫掠一番后烧了曲女城退兵。

    其后要到德里苏丹国,默罕默德教派才真正统治印度北部,并向孟加拉及东南亚方向扩展影响。

    不过伽色尼人这次并没有焚烧曲女城,而是任命了一名穆克塔,瞿折罗国土地? 都被赐给他做伊克塔。

    伊克塔制度类似封建制又有很大不同? 伊克塔封土,该穆克塔只是征税权? 并没有所有权? 死后封土要还给埃米尔、哈里发等,但中央式微时? 实际上又会形成国中之国的分裂势力。

    伽色尼埃米尔任命的曲女城穆克塔,是一名波斯女子? 据说是埃米尔阿尔普特勤的情妇? 但伽色尼王国的这位奠基人,身体日渐衰弱,而其子苏布克特勤,和这位情妇严重不合? 埃米尔阿尔普特勤担心自己的身后事? 担心情妇会遭遇残酷的对待,毕竟,他现今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这个得到大多数派系支持的储君。

    是以,阿尔普特勤才令情妇成为印度北部的穆克塔,令其远离中枢? 对她是一种放逐,也是一种保护。

    荆嗣到了云鹿城后? 做战争准备又做了几个月,使得伽色尼人洗劫曲女城后从容退兵。

    陆宁也好笑? 这个当年勇字当头的羽林郎,跟随自己征辽时是何等天不怕地不怕? 近十年过去? 却谨慎若斯? 完全不是当年自己认识的那火爆霹雳的青年将领了。

    不过,如果真还是当年毛头小青年,自己也不会令他当此重任。

    ……

    河岸之畔的小树林里,很是凉爽,但陆宁两旁,还是有两名小丽人用团扇为他轻轻扇凉。

    在云鹿城一待就是几个月,现今,已经是盛夏时分,但这恒河岸边的小树林,倒是纳凉的好地方。

    陆宁面前,跪坐的干瘦老太太,正是陆宁特许改信天道教起了中原名字纳入云鹿户籍的那位渔户家祖母,因为甘英秀姓甘,老太太便也随了甘英秀的姓氏,平素接触的齐人,大多称呼她为“甘老太”。

    现今甘老太也是家族里实际上的话事人,而甘英秀隔三差五就去看她,两人亲母女一般。

    这几个月等待靖南军准备西征,对甘英秀来说倒是好事。

    陆宁同意了青娥卫各班轮流作为近侍,现今就是第十班,在陆宁身后为陆宁扇风的是一对儿秀美的双胞胎,是第十班的青娥卫,叫大小珠儿。

    不过今日陆宁召来甘老太问话,是以甘英秀也在。

    陆宁问起甘老太现今生活,连连点头。

    虽说很多根深蒂固的习惯改不了,要愚昧之民懂得孝道需要一代代的耳熏目染,但甘老太有齐人撑腰,那些儿媳、孙子之类,自然都极为听话。

    刘大方突然匆匆而来,云鹿专员已经委任了正常官员,他这段时间,很多时候在接待那些曲女城逃难来的王公贵族。

    看到他陆宁微微一笑,“又来送礼的了?”

    刘大方赔笑躬身行礼,道:“是,今日是摩珂罗,又送来了一盏黄金灯座。”

    曲女城的王公贵族们,听到瞿折罗王罗阁波罗的死讯,又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说是齐人准备支持他们中的一位成为曲女城之主,立时都疯了一般,轮番给刘大方送礼,金银珠宝送了无数,真是可着带出来的这些家底了,若事成,自然是百倍千倍的回报。

    哪怕刘大方不再是本地专员,部分送礼的王公贵族有些懵不知该怎么办,有的还是横下一条心,趁着现今竞争对手又少了几个,加大了说服刘大方的力度。

    当然,刘大方得到了陆宁的默许,所收礼物,最终都会赏赐给南征之军卒。

    听刘大方的话,陆宁点点头,他也不知道这些人谁是谁,也没闲心记他们的名字。

    曲女城,又怎么还会用补罗帝诃罗人为主?罗阁波罗全族会什么会消失?甚至其中还有几岁大的孩子。

    便是自己不想此地再有印度人眼中的法理上的领主。

    琢磨着,陆宁道:“既然阿尔普特勤已经退兵,明日你和小宝随我去走走,当没有什么危险。”摇摇头道:“这几个月,可憋坏我了。”

    确实,在此地也没什么重要之事,无非就是转悠着看一看怎么能更好的统治这里的印度人,但阿尔普特勤大军在曲女城的时候,自己要去刺探一下,也没太大危险,但必然使得部下们人心惶惶,甚至破坏荆嗣的备战令他仓促出击。

    而现今,倒是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