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一百六十八章?不是亲的就好了(2/3)

第一百六十八章?不是亲的就好了(2/3)

    “首先,《小魔仙》从来都不是一部为成人拍摄的作品,它的受众很明确,就是小朋友。可能会有很多人喷《小魔仙》的剧情太多简单,然而这恰恰是《小魔仙》的聪明之处。

    试问,如果你把一部勾心斗角的宫廷剧给不到十三岁的孩子去看,他们会爱看么?只怕是看的云里雾里,看不懂,最后索性不看了。

    小魔仙则是反其道而行之,用最简单的剧情让小观众们看的舒服,看的开心。

    其次是服装和演员,人都喜欢美丽的事物。《小魔仙》中所有的演员和服装都颜值在线,特别是在变身后,变得更加漂亮的小魔仙,这恰恰击中了孩子们对魔法世界的向往。

    ……

    最后,通过《小魔仙》我们也应该看到特摄片相较于动画片的优势,那就是代入感。

    相较于一个个动画的人物,真人扮演的特摄片更会激发小朋友的代入感。”

    《星你》片场,等待拍摄最后一场戏的郭予安拿着手机,一点一点的读着王境泽发布的围脖,轻笑道:“有意思。”

    从六月初到九月初,《来自星星的你》历时三个月终于快要拍摄结束,剩下的只是剪辑、特效、字幕方面的事情,这些都有海大庞,轮不到郭予安这个甩手掌柜操心。

    郭予安身边,一脸笑意的海大庞给郭梦鹿讲完最后一场戏后凑了过来,一脸笑意道:“予安,这个王境泽稿子写得不错啊。”

    “还成吧,不过这次倒是没黑我们。”

    “他这种评论人从来又是蹭热度,估计是上次《那些年》栽跟头栽的太狠,这次不敢黑了,不过现在看来,他这做法算是对的,否则要有“吃屎”。”

    郭予安轻笑一声,嘴角浮现一抹尴尬道:“海哥,刘导还好吧。”

    “没事儿了。”

    一提起刘洋,海大庞也是非常无语。

    这事儿还要从九月二号那天说起,本来就胆小的刘洋跑去问郭予安《小魔仙》的收视率,郭予安本来是打算开个玩笑,逗一逗刘洋,先说个《小魔仙》收视率扑街,然后再给刘洋一个惊喜。

    谁成想,这一逗出事儿了。

    刘洋一听到《小魔仙》首播收视率才0.3%,瞬间吓晕了过去,眼见着刘洋吓晕了过去,郭予安差点也吓晕了。

    众人忙活了半天,把刘洋送到医院。

    等医院的医生说,没什么事儿,就是操劳过度,再加上突然受到打击一时难以接受,才晕过去的。养养就好了。

    这帮人才放心。

    为这事儿,郭予安也很内疚,强制给刘洋放假,让他好好舒缓舒缓心情。

    “那就好。”听到海大庞的话后,郭予安也算是松了口气。

    他心里决定,以后说啥也不逗刘洋了,这厮这几年被社会打磨的太狠,干什么都畏手畏脚,更怕被重新打回原形。

    遇到点挫折心里就接受不了了。

    想让刘洋找回信心,还是个麻烦事儿。

    “哥”

    等郭予安和海大庞聊完这事儿后,拍完《小魔仙》后,一直在剧组学习的郭蕊舞凑了过来。

    “有事?”郭予安看着自己堂妹,露出哥哥看妹妹的宠溺笑容。

    无论是《小魔仙》中的表现,还是郭蕊舞近半个月在《星你》剧组的表现,都是可圈可点。

    不仅仅是海大庞,很多剧组里的工作人员和老戏骨也在私下里夸郭蕊舞,说郭蕊舞有灵气,是个演戏的好苗子。

    这点让郭予安还是很开心的。

    “没事。”郭蕊舞摆了摆手,然后偷偷瞄了海大庞一眼。

    海大庞见状立刻心领神会,笑道:“我再去看一下现场的情况,等下叫你们。”

    郭蕊舞冲着海大庞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海大庞则还给郭蕊舞一个和善的微笑,这可是投资方大佬的妹妹,还非常有灵气,以后想不火也难。

    眼看着海大庞走远后,郭予安看着妹妹笑道:“现在可以说了?”

    郭蕊舞嘿嘿一笑,道:“也没别的事儿,哥我就是想问问,等下最后一场戏,你是和梦鹿姐的吻戏,这么熟悉的人亲吻,不觉得有些那个么?”

    “咳咳”

    郭予安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他以前还真没觉得尴尬,可能是因为亲习惯了。可郭梦鹿这么一问他反倒是有点尴尬了。

    以前拍摄吻戏的时候,郭蕊舞不在,剧组里大多都是比较有经验的同志,自然也不会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可郭蕊舞不一样,这小丫头没什么经验,自然会在这个问题上纠结。

    沉吟了一会儿,郭予安冠冕堂皇道:“蕊舞,这个问题你不能这么想。

    我们从事影视工作,在进行拍摄时,我们已经不是自己本身,我们真正应该做的是把自己代入剧中的人物,感受他们的喜怒哀乐。

    如果始终带着类似的顾虑,那我们永远也演不好戏。

    可能对我和你梦鹿姐来说,拍吻戏确实是一件比较尴尬的事情,但为了能把《星你》拍好,给观众们最完美的视觉享受。

    我们还是会努力克服自己心中的尴尬,沉浸在剧中的人物中。”

    听到郭予安的话后,郭蕊舞点头道:“哥,我知道了。”

    郭予安一听自己把宝贝堂妹忽悠住了,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有这么好忽悠的妹妹,还真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哥,你放心,如果以后我和你有吻戏,我也一定会克服尴尬,主动带入人物的。”被洗脑的郭蕊舞坚定道。

    “咳咳”

    听到郭蕊舞的话,郭予安的手瞬间停滞在半空,忍不住咳嗽两首。

    自己和郭蕊舞拍吻戏?这画面怎么这么奇怪呢。

    不行,这种事情一定要扼杀在摇篮里。

    反正郭蕊舞这丫头参与拍摄的作品都是自己投资的,自己不让她和自己有拍摄吻戏的机会,不就万事大吉了?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自己和郭梦鹿拍吻戏的时候,不会感觉尴尬?

    突的,郭予安的脑中又想起没有郭梦鹿小时候照片的老相册,自言自语的笑道了一声:“如果不是亲的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