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一百五十九章有你,余生不苍白(2/3)

第一百五十九章有你,余生不苍白(2/3)

    “好”

    眼睛哭的红红的郭梦鹿伸出手搭在郭予安的手上。

    双手紧握,郭予安拉着姐姐的手向前走,指着第一张照片道:“这是我从相册里翻出来的第一张照片。

    应该是1996年,我一岁,你四岁,你看你那时候多丑。”

    “你才丑。”郭梦鹿鼻子一哼,不满道:“还应该是1996年,人家相框上明明写着1996,我看你就是怕忘记哪张照片对应哪年,才故意标出来的。”

    “哎呀,你能不能不要破坏气氛。”被姐姐戳穿,郭予安脸上一时间有点挂不住,拉了姐姐一下,道:“你要再这样,以后没得过生日了。”

    “好好好,你说你说。”郭梦鹿努了努嘴道。

    “这张是1997年拍的,我两岁你五岁,你看你那时候可比现在可爱多了。”鉴于刚才郭梦鹿拆自己的台,郭予安不动声色的报复了一下。

    郭梦鹿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你要是不会说话就别说。”

    “这张是1999年拍的,我四岁你五岁……

    这张是2010年拍的,你上大学,因为要去京都,我还记得你因为这谁儿在家里哭了好久,说是去了京都就不容易见到我了。

    后来,我一个初三学生每周还要跟你视频一次。

    这张是2013年拍的,我刚上大学,你大四,你说你都快毕业的人了,天天不好好待在学校,成天往沪市跑。

    这张是2014年,刚买的房子,就被你霸占了,而且还是主卧。

    这张是2015年夏天,那天下暴雨,我被困在宿舍楼回不去家,你冒着大雨开车接我。

    这张是2016年夏天,我从《大漠行》剧组赶回来,累的睡在副驾驶,我偷拍你的照片。”

    听着郭予安一点一滴的说着两人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郭梦鹿感觉自己的眼眶又是一红,原来这么些年,这些事情,王八蛋都记得。

    不知不觉,当走过2016,这条路已然走了一小半。

    一张空白的2017相框挂在桥梁上。

    郭梦鹿哽咽道:“这张怎么空着?”

    “这张我们今天拍。”

    说罢,郭予安将一直拉着郭梦鹿的手松开,指着远处的空白相框,道:“以后每年你的生日我都陪你拍一张。好好留着。”

    “好”郭梦鹿重重的点了点头。

    郭予安盯着姐姐水汪汪的大眼睛,道:“以前的路我陪你走,以后的路我也会陪你一直走下去,走到路的尽头,走到一百岁。”

    听着郭予安的话,郭梦鹿只觉得芳心乱颤。

    虽然她知道郭予安可能没那个意思,可能纯粹是她想歪了,可听到郭予安的话,她还是忍不住跟着多想。

    郭予安看着低头的郭梦鹿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郭梦鹿磕磕巴巴的回了一句,勉强稳定心神后,噘嘴道:“就会弄这些骗女生的把戏。说!拿这招骗过多少女生啦?”

    “我保证,我这辈子绝对没拿这招骗过女生。”

    郭予安信誓旦旦的举起右手,随后在心里暗戳戳的补充了一句,都是前世骗的。

    “信你鬼话。”郭梦鹿白了弟弟一眼,然后忍不住露出八齿笑,洁白的贝齿很是好看。

    和姐姐一起沿着这桥一直走到尽头。

    当走过100岁的拐角时,远处一片绚烂的霓虹映入眼帘,郭梦鹿看着这片灯光,忍不住道了一声:“好美。”

    “那是,这可是精心准备的。”郭予安看着远处的灯光道。

    “吹牛。”郭梦鹿指着远处的霓虹道:“难不成这些灯光都是你布置的不成?”

    郭予安盯着姐姐水汪汪的眼睛,真诚道:“这位置是我准备的,因为我想跟你走到100岁以后,还能看到远处五颜六色的灯光。

    因为有你,余生都不苍白。”

    空气瞬间一静。

    郭梦鹿用水汪汪的眸子看着郭予安,目光渐渐变得迷离,忍不住陷进郭予安的甜言蜜语。

    郭予安也看着姐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礼盒。

    打开,一对精美的“小葡萄”珍珠耳钉映入眼帘。

    “姐,生日快乐。”

    漆黑的夜月下,咸咸的海风吹来,一个长相帅气,嘴角带着一抹坏笑的男生手里拿着一个造型精美的礼品盒。

    男生对面,一个身穿红裙的绝美女孩满眼爱意的看着对面的男生。

    两人这副架势,反倒是有点“求婚”的感觉。

    郭梦鹿从郭予安手中接过礼盒,直接带上,对着郭予安甜甜一笑道:“好看么?”

    “好看”郭予安看着姐姐粉嫩的耳垂甜甜一笑,然后立马说了一句破坏气氛的话,“不过姐你带耳钉都不消毒的么?”

    郭梦鹿嘴角一抽,扬起粉拳道:“郭予安,你是找打是不是。”

    郭予安撒开脚丫子就怕,海边响起一连串的笑声。

    晚上一点半。

    当郭予安和郭梦鹿闹够了后,两人这才开车回酒店。

    “哎呦好困,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起得来。”副驾驶上,追着郭予安在海边打闹了一阵儿的郭梦鹿靠在椅子上,无精打采的说了一句。

    “让你打我,早放弃咱们不就早回来了?”郭予安一边开车,一边吐槽道。

    不知道为什么,“酒精消毒”四个字直接把郭梦鹿惹毛了,愣是抓到郭予安打了一顿,郭梦鹿才善罢甘休。

    郭梦鹿这人很奇怪,好脾气是留给自家弟弟的,坏脾气也是留给自家弟弟的,对其他不熟悉的人留的只有冷漠。

    “还不怪你嘴欠。”郭梦鹿瞥了瞥嘴道:“可怎么办呀,早晨还要早起。”

    “放心,我已经跟海导说好了,早上拍我的戏,你可以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

    “真的”郭梦鹿美眸一亮道。

    “当然,毕竟今天你是寿星,当然要让你能睡饱。”

    “嘻嘻,你真好。”郭梦鹿开心的笑了一声后又道:“那你会不会很累,毕竟赶飞机,又准备那么多。”

    “我没关系,昨天白天一直在睡觉。”因为怕姐姐担心,郭予安这个没心肺的人直接跟郭梦鹿撒了个谎。

    “那就好。”郭梦鹿听到这话才放下心来。

    “姐,这个生日你开心么?”

    “开心。”

    “那你还有什么生日愿望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