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一百五十五章给姐姐过生日(二)(1/3)

第一百五十五章给姐姐过生日(二)(1/3)

    “我和你爸卧室,床头柜最下面一个抽屉。”

    老妈回了一句,刚想问郭予安问问相册干嘛,没想到直接被三个牌友的话打断了。

    “予安保研了?”

    “保的那所大学啊。”

    “陆姐,你可真成,这么大的好事儿都不跟姐妹们分享分享。”

    看着三位牌友羡慕的目光,老妈心里跟着飘了,直接把问“郭予安要相册干嘛”的事情抛在脑后,跟三位牌友吹了起来。

    “哎,小事情小事情,本来感觉也没什么说的。这不是今天小王提起来读博的事情,我才嘱咐予安两句。”

    “陆姐,您真深藏不露。”

    “也没什么,其实都是小孩子优秀,从小到大也没让我和他爸费心。不过保研这事儿我和他爸也确实没想到。

    虽然予安的成绩一直还算可以,但这孩子事业心比较重,总想到社会上去闯闯。

    年纪轻轻就成了公司总经理,还要去读研,也不知道能不能忙的开……”

    饶是郭予安这厚脸皮也听不下去“老妈”的吹嘘,敷衍的给母上大人又捏了两下肩膀,他直接从麻将室退了出来。

    走进老爹老妈的卧室。

    一张造型夸张的床,尽显中老年对“欧洲风”的喜爱之情,床上挂着一家四口的合照。

    郭予安走到床头柜前,按照老妈的说法将床头柜最下方的抽屉拉开。

    里面放着两本厚厚的相册。

    上面一本是相册是绿色的,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些黑白照片,显然是爸妈小时候的照片。看着爸妈小时候一个帅、一个美,郭予安不禁感慨,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父母自己才会长得这么帅气。

    将第一本相册合上,郭予安又将第二本相册拿了出来。

    打开相册,第一页便是一个长得白白胖胖的小男生,穿着粉色的裙子,眉间点了个红点。

    看着小男孩裙下露出的标志之物后,郭予安一脸黑线,这老爹老妈也太不讲究了,合着小时候给自己一个纯爷们穿裙子?

    又向后翻了一页,还是自己小时候的一些照片。

    “奇了怪了,怎么没郭梦鹿的?”

    眉头一皱,郭予安又连着向后翻了一页,终于在第三页的时候看到了一个长得精雕玉琢的小女生拉着一个穿着小粉裙的小男孩的照片。

    再往下翻,就全都是小女生和小男孩的合照。

    看着自己和郭梦鹿一点一点长大的照片,再看着出落得越发标致的郭梦鹿,郭予安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算了,没有刚出生的就没有吧,反正也用不到。”

    抱着相册,郭予安出了小区,找了一家口碑不错的照相馆,让他们把相册上的老照片用高清扫描仪扫描,再放大打印出来。

    说来也巧,那照相馆的老板恰好是郭予安的粉丝。

    在看到相册的照片时,先是一愣,然后立马惊呼了出来。

    郭予安看着老板的架势,也知道瞒不住,干脆主动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老板见到是真人后,立马给了郭予安一个优惠价,并跟郭予安保证自己一定会把电子档全部删除。

    眼瞅着老板这么“懂事儿”,郭予安也直接给了老板一个签名,算作报答。

    这波交易,可谓是py的完美。

    将一摞厚厚的照片放到车后排,郭予安上车,又将相册扔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哼着小曲回家了。

    家中,

    陆萍和牌友们奋战了一下午,一看都到了不得不回家做饭的点儿,这才恋恋不舍的散去。

    这边老妈正在厨房忙活着,提前下班的老爹也回来了。

    刚打开门,老爹闻着满屋子的香味露出享受之色,冲着厨房里的老妈兴奋道:“老婆子,今天什么日子,不吃素,改吃肉了?”

    老妈白了老爹一眼,道:“就好像平时没给你肉吃似的。”

    “嘿,这话咱可得摸着良心说,咱家都吃素多久了?”老爹语气里满满的委屈。

    “那不是体检查出来你尿酸高,才不让你吃的?好心当成驴肝肺。”

    “嘿嘿。”

    一听自家老婆子提起这事儿,郭文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前一段时间他们单位体检,他尿酸被查出来500多,随时有痛风的危险。

    陆萍一看这体检报告顿时急了,直接宣布家里从今天开始吃素,并且她陪着郭文军一起吃。

    郭文军明白,陆萍是怕她吃肉的话,他也会忍不住跟着吃,所以才说吃素。

    老夫老妻的爱没那么轰轰烈烈,但胜在平平淡淡细水长流。

    但郭文军尿酸高这事儿,两人都很是默契的没有告诉自己的儿女,怕他们担心。

    “对了,你还没说为什么今天做肉呢?”

    “还能为什么?今天你那宝贝儿子回来了呗。”陆萍一边翻炒锅里的菜,一边道。

    “予安回来了?不好好念书回来干嘛?”

    要是郭予安在家听到郭文军这话肯定要吐了,你二老还真是两口子,问的问题都一模一样。

    “要不说你一点也不关心儿子。”老妈眼睛一瞪道:“天天开着你那个破车就知道乱晃,连儿子毕业了都不知道。”

    郭文军自知理亏,讪笑了两声。郭予安毕业这事儿他还真忘了。

    主要原因有两点,

    一是大女儿大学毕业的时候,全家都很兴奋,体验过大女儿毕业后,小儿子的毕业就不是那么在意了。

    二是小儿子事业弄得风生水起,再加上已经保研,毕业不毕业他反倒是看的没那么在意了。

    说白了,老郭家女儿是心头肉,儿子都是散养的。

    “那臭小子呢?没见他啊。”

    “鬼知道跑哪去了,下午刚回来就问我要相册,然后就没影了。”陆萍心不在焉的道了一句。

    老爹郭文军一听这话,浑身一震,声音颤抖道:“你说他问你要了什么?”

    “相册啊,有什么大”话说到一半,老妈陆萍突然意识到什么,和老爹对视一眼。

    “糊涂啊,你给他相册做什么。”

    老爹郭文军气的一拍大腿,道:“万一那孩子从相册里看出端倪,一时接受不了,离家出走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