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一百五十三章我们毕业了(2/3)

第一百五十三章我们毕业了(2/3)

    在一声声“老公”声中,郭予安顶着全场男性同胞妒忌的目光走上讲台,同院长握了下手,将学士学位证和毕业证接过。

    虽说这东西现在对他来说用处已然不大,但没有却是万万不可。

    真要是没毕业读个大五……他估计也要被老爹老妈逐出家门了。

    授予学位仪式结束。

    郭予安同寝室三头牲口站在礼堂门口,穿着学士服,露出阳光的笑容。

    “三二一,吃鸡。”

    “吃鸡。”四人齐齐喊了一声,阳光的笑容被刻在一张电子照片上。

    走在回寝室的路上,走在这条已经不知道走过多少次的路上,四人的脸上带着毕业的喜悦,带着说不出的伤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终于毕业了啊。”

    “是呗,终于毕业了。你们什么时候走?”

    “明天吧,后天寝室楼就封了,不走也不行啊。咱们学校还真够无情的啊,一天也不让多待,好歹老子还交了四年住宿费。”

    “行了,就沪市这个地界,你那点住宿费放到外面还不够一个月房租的,知足吧。”

    “嘿嘿,那倒是。”

    “成,那明天我送你们。”郭予安不舍的看着三头牲口,虽然他穿越过来的时间不长,近半年和这三头牲口的联系也少了很多,但寝室的感情却没变。

    “大g送?”王林笑呵呵道。

    “对大g送。”

    “还行,爸爸们没白疼你。”老孟嘴一咧道。

    “滚蛋。”

    在学校的最后一晚,大四的学生没有“电视剧”中的疯狂,或许是因为四年下来早就疯够了,闹够了。

    最后一晚,只想安静的呆在寝室,买几瓶拉罐啤酒,花生米,酱鸡爪,烧烤,和室友们吹吹牛,打打游戏。

    宿舍楼的宿管阿姨看着毕业的学生大包小包的往宿舍带啤酒,罕见的没有说什么,只是叮嘱了一句,“少喝点,明天还要赶车。”

    郭予安把凳子一拼,将小桌板放在凳子上,上面摆着啤酒,花生米,一点一点的说着大学的往事。

    第二天。

    已经醒酒的郭予安拉着寝室的三头牲口朝红桥火车站驶去。

    郭予安开车,王林三头牲口坐在后面,手里拿着平板玩的不亦乐乎。

    “骰子,你这套路骚啊。”

    “伐木机加瑞文,加亡语出发两次,搞事情啊。”

    酒馆界面上,骰子玩的亡语贼,场上就孤零零的一个怪。

    对面则是一堆大家伙。

    可骰子丝毫不慌,上了个瑞文,又给伐木机贴了个死金药剂,他相信尊贵的伐木机一定会给他一个出人意料的“奇迹”。

    在王林和老孟的注视下。

    骰子托起伐木机朝着山岭巨人一撞。

    “嘭”的一声,伴随着酒馆的惊呼,藏着三个传说英雄的伐木机爆开。

    下一秒,奇迹出现了。

    “等我有十点法力值的时候,青龙会指引你在河边钓一整天的鱼。”

    见到跳出来的“三幻神”,骰子哭了,王林傻了,老孟蒙了,郭予安直接笑了。

    “哈哈哈,我尼玛笑死我了。”

    “这尼玛还真是奇迹啊。”王林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运气才能完成这样的壮举?触发三次亡语buff的伐木机竟然爆了个三幻神出来。

    这伐木机有毒吧。

    骰子嘴角一阵抽搐,心态爆炸的他直接切回主屏幕,直接将平板上的炉石传说删除。

    “哎,骰子,你怎么删了啊。”

    “我的青春结束了。”骰子悲愤的语气中带着满满的伤感。

    郭予安三人听到这话哈哈一笑,全当骰子在放屁了,保不齐这厮回家坐车无聊,就把游戏重新下载回来。

    到了车站,把车等到停车场。

    郭予安给三头牲口一人点了一杯咖啡,送三人进站。

    “走吧,别站着了,再等会车都走了。”郭予安站在候车大厅入口处,催促着三人道。

    因为天气太热的关系,这厮今天也没带帽子,带了一个透气口罩。

    当明星就是这点烦,要时时刻刻戴口罩或者帽子,否则容易让人认出来。

    王林看着郭予安,眼神里划过一丝伤感,张开手道:“予安,抱一个吧。”

    “你这笔怎么变得磨磨唧唧的。”

    虽然嘴上一副不屑模样,但郭予安还是张开了胳膊,和王林抱了一下,拍了拍王林的后背道:“好好混。”

    “放心,一定。”

    这边眼见着王林和郭予安抱过了,骰子和老孟情绪也跟着上来,张开胳膊一人和郭予安抱了一下。

    “行,别站着了,赶紧滚蛋。”嘴上骂骂咧咧,郭予安的声音却突然有些哽咽。

    “走了啊。”王林三人冲着郭予安挥了挥手。

    “赶紧走吧。”

    说完,王林三人便进了进站口,看着三人的背影,郭予安眼眶一红,对着三人大声吼了一嗓子。

    “老王,骰子,老孟,咱们明年财大见。”

    三头牲口齐刷刷的回头,异口同声道:“一定。”

    金色的阳光落下,落在四个风华正茂的少年身上,落在他们的灿烂的笑容上,落在他们眼神的悲伤中。

    恰同学少年,依惜别,风华正茂。

    待三十而立,再聚首,兄弟依旧。

    进了候车大厅,老孟和骰子先后上了车。

    王林这边的车还有半个小时才发。

    王林坐在候车大厅内,耳边突然想起一段熟悉的旋律。

    “再见了相互嫌弃的老同学,再见了曾经说过的谢谢……”

    熟悉的旋律中,一直绷着的王林彻底红了眼眶。

    高铁上。

    骰子和老孟抱着书包坐在一起。

    “伤离别,离别虽然在眼前,说再见,再见不会太遥远……”熟悉的旋律再次响起。

    骰子哽咽道:“老孟,到了京都咱也就分开了,好好混。”

    “一定。”

    郭予安开着自己心爱的黑色大g,听着v8发动机带来的轰鸣声。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受毕业的分开,但他还是感觉自己的心头好像有什么堵着。

    “开,往城市边缘开,把车窗都摇下来……”

    唱歌的人唱红了眼眶。

    相同的离别在不同的城市出现。

    《不说再见》和《祝福》在候车大厅、高铁、火车、飞机上响起,唱进毕业学子的心坎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