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一百三十一章企鹅音乐(5/5,为殇醉雨补更)

第一百三十一章企鹅音乐(5/5,为殇醉雨补更)

    简单了洗漱一番,郭予安穿了个一身黑,跟姐姐出门。

    因为是一大早的关系,电梯里,小区里愣是没什么人,至于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早就起来,也不会等到这个时候才出门。

    两人做进车内。

    郭梦鹿穿着高跟鞋不方便开车,司机由郭予安来担任。

    双手握着方向盘,郭予安心道,大g才是渣男的梦想啊。

    其实懂车的人都明白,喜欢大g的人是真喜欢越野么?真要是想越野,口碑前几的越野那个不比大g耐操?

    与其说喜欢大g,还不如说喜欢坐在大g里和小姐姐看星星。

    只可惜,这台大g是郭梦鹿的,浪费了这么好的资源。

    一想到这儿,郭予安忽然想起自己让秦冰寒准备的公司用车的事情,自己的迈巴赫到底有没有准备好,这是个深刻的问题。

    郭梦鹿看着一上车就愣神的弟弟,道:“你想什么呢?”

    郭予安回过神来,磕磕巴巴道:“没,没想什么。”

    郭梦鹿的盯着弟弟,美眸里含着掩不住的柔情,伸手轻轻摸了摸弟弟的头,道:“别难过啦,无论怎样姐姐都不会离开你的。”

    郭予安知道姐姐多半是误会了,但没有解释,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嗯,我知道。咱们去哪?”

    “去惠食家,吃你喜欢的粤式早茶。”

    “现在去还能排到位置么?那地方不是要提前定位?”一提粤式早餐郭予安明显来了精神。

    惠食家是粤式早茶的老字号,前不久刚在沪市这边开了一家分店,据说还上了米其林餐厅名单。

    “放心啦,当然提前定好位置了。”

    听到姐姐这么说,郭予安情不自禁的咽了下口水,然后两人直奔惠食家。

    郭梦鹿这边办事还算靠谱,定了间雅致的包厢,而后服务员上来点单。

    到底是大饭店的服务员,见到郭梦鹿和郭予安后也只是微微一愣,待两人点菜结束后,才小声的问了一句能不能要个签名。

    两人自然是没有什么说法,爽快的给这服务员签了一张,可把服务员开心的够呛。

    稍等了一会儿,服务员开始陆陆续续的上菜。

    铁板叉烧,烤乳鸽,龙虾饺皇,鲜虾肠粉,雀笼点心……

    一道道造型精美的菜品陆陆续续的端上来,郭予安看着眼前的菜品不禁食指大动,夹起一片叉烧放入口中。

    轻轻一咬,锁在叉烧内的肉汁瞬间蹦出来,浓郁的肉香瞬间俘获舌头上的所有味蕾,充满整个口腔。

    郭予安不自觉地闭上眼睛,享受的“嗯”了一声。

    郭梦鹿开着弟弟享受的模样也跟着甜甜一笑,不管怎么样,只要能看到弟弟开心,他就跟着开心。

    “嗡嗡嗡”

    就在姐弟两人享受久违的早茶时光时,郭梦鹿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发出震动声。

    郭梦鹿秀美一簇,本想把手机关掉,却看到来电显示上蓝沫沫的名字。

    如果是一般人,郭梦鹿肯定毫不犹豫的关掉手机,继续陪弟弟吃饭,可蓝沫沫,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电话接通了。

    “喂,沫沫,有事?”

    “喂喂喂,郭梦鹿你怎么回事儿,好歹是我们是闺蜜,你这一副有话快说,没事儿挂了的态度是怎么肥事?”蓝沫沫不满的说了一句。

    “我和郭予安吃早茶呢。”

    “咦”电话里传来蓝沫沫满满的嫌弃道:“你这个弟控简直了,和弟弟吃个早餐连闺蜜的电话都懒得接。”

    “哎呀,好啦,不说正事儿我挂电话了啊。”郭梦鹿被蓝沫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带着几分撒娇道。

    “别挂。”蓝沫沫一听自己的无良闺蜜真的打算把电话挂断,正色道:“找你有正事呢。”

    “你说。”一听蓝沫沫这话,郭梦鹿也跟着正色道。

    “企鹅音乐那边联系到我了。”

    “为了郭予安新歌的事情?”郭梦鹿眉头一皱道。

    “对。”蓝沫沫开门见山道:“企鹅音乐那边发现郭予安的几首歌是我们公司这边帮走的版权注册流程,还以为他是我们公司最近培养的艺人,所以就联系到我们这边。”

    “版权注册是我让白姐去弄得。”郭梦鹿没有否认这事儿,毕竟这事儿想瞒也瞒不住。

    “还真是你。”蓝沫沫声音有些无奈道:“你这是不给人留下话柄么,我们公司的人去帮你弟弟走歌曲版权流程,到最后歌跟我们公司没有半毛钱关系。”

    “廖博知道这事儿了?”郭梦鹿敏锐的发现了这其中的蹊跷。

    “那倒是没有,企鹅那边第一时间联系的我。最近因为《那些年》的关系,廖博倒是比较老实。但如果他知道这事儿肯定要趁机发难,争取一下公司的话语权,毕竟他最近可不好过。”

    听到廖博还不知道这事儿,郭梦鹿稍稍松了口气。蓝沫沫毕竟是她姐妹,她总不能看着姐妹因为自己的事情为难。

    “沫沫对不起,当时我只顾着把歌曲版权的事情搞定,忘记了这茬,给你添麻烦。”郭梦鹿语气里满是愧疚道。

    一旁正吃着肠粉的郭予安听到姐姐满是歉意的话眼睛一抬,嘴巴顿了一下。

    “哎,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蓝沫沫无奈道:“你能不能问一下你弟弟,愿不愿意将他这几首歌的版权卖给我们。

    放心,有你的关系我不会让他吃亏,所有的歌曲我们会按照一线歌星的价格购买。

    企业音乐那边联系我无非是想让郭予安的这几首歌登陆他们的平台。

    如果他不想卖几首的话,一首也可以,这样就算康博那家伙趁机发难,我也有话可说。”

    “好的。”

    给闺蜜填了乱子,郭梦鹿心中也十分愧疚,把电话挂断放到桌子上,对着郭予安道:“予安,姐姐有个事情可能要麻烦你一下。”

    郭予安把筷子一放,擦了擦嘴巴道:“姐,有事你说。”

    麻烦!

    在他的记忆里这还是郭梦鹿第一次麻烦自己。

    听到郭予安的话,郭梦鹿接着就把蓝沫沫在电话里的话全部复述了一遍,又立刻道:“我知道,这些歌都是你的心血,如果你不想卖,姐姐也不会为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