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七十五章院线问题(最近被莫名奇妙说本书太监,没有的事)

第七十五章院线问题(最近被莫名奇妙说本书太监,没有的事)

    “卧槽,什么叫这不是我风格?”郭予安眼睛一瞪,一脸不爽道:“我妥妥的正人君子好不好。”

    “呕”寝室三头牲口齐齐做呕吐状。

    “行了,别扯了,赶快电脑开起来,说好打一天游戏。”

    郭予安吆喝了一嗓子,寝室四人立马坐回电脑前,开始一天的征程。

    另一边,郭梦鹿把车停在公司写字楼下vip停车场,乘坐电梯到24层。

    她在这层有一间专属的办公室,不过不常来,甚至不知道那间办公室里面到底是什么模样。

    踩着小高跟皮鞋直接走到白玲办公室门前,郭梦鹿轻轻敲了敲门,推门而入。

    刚一推门,郭梦鹿就见白玲倚在老板椅上,双手抱胸,板着脸看着对面的小艺人。

    “白姐”郭梦鹿推门走了进来,冲着严肃的白铃甜甜一笑。

    面色严肃的白玲一见郭梦鹿立马从桌子上站了起来,随后对身边的小艺人道:“你先去忙吧。”

    那小艺人点了点头,转身回头恭敬的叫了声梦鹿姐,这才出门,懂事儿的将门关好。

    门一关,郭梦鹿大马金刀的坐在老板椅上。

    “哎呦,姑奶奶你可算回来了。”白玲很是熟练的把手搭在郭梦鹿的肩膀轻轻的按摩起来。

    “新带的艺人?”郭梦鹿眼神朝着门口道。

    “艾瑞克离职,公司这边没人手,就托我先带一下。”

    “公司不清楚你是我的专属经纪人?”

    “所以我才跟你说十万火急,公司安排我带这个小艺人,说白了就是为了敲打你。”

    白玲连忙道,郭梦鹿才是她的摇钱树,带一百个小艺人,也比不上一个郭梦鹿。

    “敲打什么?”郭梦鹿一副无辜模样道。

    “你说呢?”白玲无奈道:“你明面上跟公司请假,暗戳戳的去拍那个什么《那些年》,如果这也就罢了,还找公司熟悉的电影院线帮忙上映。

    那边能不把这事儿传过来?”

    “怎么,蓝总有意见?”郭梦鹿抠着指甲,心不在焉道。

    “蓝总怎么可能有意见?”白玲立马否认道:“是翟副总。”

    “哦?”郭梦鹿特意拖了个尾音,淡淡一笑道:“正常,公司里都是知道我是蓝总的人,翟副总对这事儿有点意见也是应该的。”

    “何止是有点意见,翟副总甚至说你这是打算自立,并且说这个头不能开,不过倒是让蓝总驳回就是了。”

    “那不就没事儿了?”郭梦鹿没什么意外道。

    “有。”

    白玲话音刚落,办公室电话突然响起,一瞄来电显示,白玲磕磕巴巴的来了一句,道:“蓝总的电话。”

    至于蓝总为什么会打电话到这边,大家都明白。

    “梦鹿,是你接还是我接?”白玲指着电话道。

    “你接吧,我接还要挨骂。”郭梦鹿吐了吐舌头,一副不想接那电话的模样。

    白玲心中倍感无奈,合着就你怕挨骂,我不怕挨骂是吧。但既然郭梦鹿这么说了,她也没办法,只能接起电话,恭敬的叫了声蓝总。

    “郭梦鹿呢?我听保卫科的人说看到她了,让她到我办公室来。”电话里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娃娃音。

    明明是可爱娃娃音却让白玲紧张的后背绷直。

    “蓝总您稍等,我把电话给梦鹿。”

    “不用啦,跟她说我这就过去。”

    说罢,郭梦鹿便挎着自己的包包,慢悠悠的朝门外走去。

    白玲看着郭梦鹿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整个公司能这般“放肆”的也只有郭梦鹿了。

    乘坐电梯到了30层。

    郭梦鹿挎着包走到总经理办公室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下一秒,门内传来熟悉的娃娃音。

    “请进。”

    推门而入。

    老板椅上坐着一个长相极为精致的少女。

    之所以称之为少女,是因为这女孩长者一张娃娃脸,白皙的如同婴儿一般的皮肤,略微有些泛着绿色的眸子,和一头乌黑亮丽的黑发。

    很难想象,这几年势头正猛的蓝天娱乐公司的老总竟然长得像洋娃娃一般。

    “沫沫”郭梦鹿一进门就亲切的叫了一声,然后跑到蓝沫沫身上坐下。

    一个狐媚子坐在一个洋娃娃身上,这画面属实有些刺激。

    “起开”蓝沫沫嫌弃的看了郭梦鹿一眼,道:“你这个见色忘义的臭闺蜜,我不想沾染你身上丑恶的气息。”

    “蓝沫沫你膨胀了是不是?”郭梦鹿见软的不行,立马伸手捏住蓝沫沫的脸蛋,这一捏蓝沫沫的脸上就泛起了红印子。

    “哎呀呀,我错啦,我错啦。”

    被郭梦鹿这么一捏,蓝沫沫立马认怂。

    “这还差不多。”郭梦鹿满意的回了一句,起身,半个屁股坐到办公桌上。

    “和弟弟进展的怎么样?”蓝沫沫眨着大眼睛,一副八卦模样道。

    “还行”一提到自己的弟弟,郭梦鹿的嘴角忍不住浮现一抹甜甜的笑意。

    “你是和弟弟双宿双飞去了,把我留在这里承担狂风暴雨。”蓝沫沫故作委屈道。

    “还有你蓝大小姐怕的事情?”郭梦鹿一脸不信。

    “梦鹿,这次确实有些难办。”蓝沫沫突然正色道。

    “怎么了?”郭梦鹿看到蓝沫沫这幅表情,也跟着严肃起来。

    “翟博明那家伙不知道怎么联系上了我后妈。”

    “你后妈?”郭梦鹿面色稍变道:“你爸爸不是说这家公司是你的嫁妆,只交给你一个人打理么?”

    “话是这么说,但你知道股份还在老爷子手里。再加上这两年公司发展的不错,老爷子挡不住吹枕边风,自然有了别的心思。”

    “那你怎么办?”

    “凉拌呗。不过幸好老爸还没有把事情做绝,只是打电话提醒了我一下,跟我说要平衡公司资源,不能只顾着同窗情谊,也要考虑到公司利益。”

    郭梦鹿听到这里撩了下头发,淡淡道:“没关系的,我不会让你为难,院线的事情我会想办法。”

    “梦鹿,对不起。”蓝沫沫声音里带着满满的愧疚道。

    “乱讲什么?这些年你帮我这么多,我哪能怪你?”说是这么说,郭梦鹿的眉头却不自觉的跟着皱了起来。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就在郭梦鹿头疼的时候,蓝沫沫突然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