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六十五章《那些年》杀青

第六十五章《那些年》杀青

    等郭予安认真的刷了个牙,清了清口气,在刚才那个被自己吻过的男演员幽怨的眼神中,郭予安意气风发的走了出来。

    他发誓,他如此开心绝对不是因为等下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吻”自己的妖精姐姐。

    纯粹是因为工作。

    工作使他开心,工作使他快乐,没有工作的日子,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工作就是他黑白生活中的色彩。

    有了工作,他的工作才有了色彩。

    雄赳赳气昂昂的回到片场,郭予安每一步走的都如此坚定。

    推开礼堂内的大门,郭梦鹿穿着一袭婚纱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宛若雪山上的一株雪莲,让人目光不舍得移开。

    一直盯着门口的郭梦鹿,看着弟弟出现在门口,俏脸蒙上一层淡淡的粉色,一副娇羞模样。

    虽然两人拍的这场戏是电影中“梦”里的戏份,可拍的时候却是实打实的。

    兴冲冲的走到身边,郭予安看着满脸羞意的姐姐,尴尬的摸了摸头,要是换个女生,他肯定痞里痞气的说一句,“别担心,吻一下就结束了。”

    可对面是他亲姐,这话他也不能说呀。

    气氛突然晾在这里。

    剧组的其他人看着一身黑西装的郭予安和一袭白婚纱的郭梦鹿,忍不住感慨,这两人看着才更像是一对。

    可惜,就是一对姐弟,否则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炒炒绯闻。

    “咳咳。”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郭予安看着满脸羞意的姐姐道:“这个不好意思了啊。”

    郭梦鹿低着头,用像蚊子一般的声音道:“都是为了拍戏。”

    一旁,海大庞看着突然羞涩起来的郭董郭总,心道两位大佬不容易,为了拍出完美镜头都豁出去了。

    等下只要镜头够用,他一定要立即喊“cut”,不能让两位大佬过分的尴尬。

    一想到这里,海大庞不禁佩服起自己来,生来机智,会洞察大佬的心意,这就是天赋啊。

    “郭董郭总,如果准备好了,我们就开始吧。”

    郭予安闻言对着海大庞点了点头,郭梦鹿也跟着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各部门准备,action”海大庞吆喝了一嗓子,紧紧的盯着监视器,他发誓知道镜头足够,他决定不让投资方的两位大佬多尴尬一秒。

    郭予安缓缓伸出手,将手放到郭梦鹿的腰间,手臂稍稍用力将姐姐抱在怀里。

    站在那里的郭梦鹿像是没有骨头一般,直接扑在了弟弟的怀中,感受着弟弟身上传来浓郁的气息,郭梦鹿脑袋一蒙,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柔情的看着弟弟。

    郭予安低头看着姐姐水汪汪的眸子,感觉自己的心神都被勾了过去,脑袋一懵,冲着姐姐粉嫩的樱桃小嘴吻了一下去。

    “唔”

    郭梦鹿轻哼一声,脖子一缩,本能的想要向后躲,却被弟弟的大手牢牢的控制在怀里。

    郭予安双目微闭,心神沉浸在拍戏之中,妖精的嘴唇有点软,有点甜,像是棉花糖一般,让人忍不住想多吻一会儿。

    郭梦鹿感受着自己嘴唇上传来的酥酥麻麻的感觉,脑袋一白,心里道原来吻就是这么个样子,真的好舒服,怪不得有那么多人都喜欢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几秒钟,也许几十秒。

    就在郭予安准备进一步“攻城略地”的时候,耳边传来了海大庞像魔鬼般的声音。

    “cut”

    姐弟两人身子齐齐一颤,郭梦鹿吓得脖子一缩,躲在弟弟的怀里。

    郭予安有点蒙,感觉嘴唇一凉,睁眼看着怀里像小兔子一般害羞的郭梦鹿,蒙了。

    俏丽来来,怎么回事儿?老子这还没吻够呢,海大庞你就给我叫停了?

    他扭头两眼冒火的看着满脸笑意的海大庞,心道,海大庞我俏丽来来啊。

    海大庞看着郭予安“凶残”的眼神,一时间有点懵逼,他还真没有看明白到底是怎么情况。

    但不管怎么样?

    想要的镜头他已经要到了。

    海大庞手持大喇叭,对着大喇叭大吼了一嗓子,道:“杀青了。”

    “哦”

    随着海导一声令下,众人彻底欢呼起来。

    郭梦鹿静静的趴在弟弟的怀中,轻轻咬着嘴唇,不知怎么的,她突然觉得自己嘴唇有点甜,还有点酥酥麻麻的感觉,这种又甜又酥的感觉一直蔓延到她的心里。

    “好想再亲一次。”

    “就是吻戏太少了,下次一定要找一部吻戏多点的戏份。”

    相同的念头在姐弟两人心头响起。

    ……

    《那些年》杀青宴结束,姐弟两人终于回到了阔别一个半月的沪市。

    郭予安回到第一件事儿就是往大学跑,从开学到现在,他连毕业论文的导师是谁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导师有没有被气死。

    至于电影上映的事儿,郭予安则全权委托给你自己的妖精姐姐。

    他记得姐姐当初可是拍着刀疤跟他说肯定会搞定这事儿。

    带着口罩,先到了寝室。

    一推开你寝室门,三人都在。

    三头牲口一看到郭予安,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嘿,你仨这怎么回事儿?”

    “我们来看看我们陌生的室友,这么久没见,还真有点不认识了。”任初军装模作样道。

    “别皮,王林下午有空没,带我去见见毕业导师啊。”要说现在毕业论文这事儿就是郭予安最关心的事儿了。

    当初选毕业导师,郭予安和王林选了一个。任初军和孟令雨选了一个。

    “你还记得这事儿啊。”王林翻了翻白眼道:“你是不知道开学林老师把大家叫过去开了个会,就你不在。”

    “不就一次不在,至于嘛?”郭予安撇了撇嘴一副无所谓模样道。

    “一次?从开学到今天,林老师每周都开会,昨天刚开完第三次会,你丫一直神龙不见首不见尾。

    予安,恭喜你,你已经上了林老师的黑名单。”

    “卧槽,这事儿你怎么不早说。”郭予安一听这话,吓了一跳。

    他别的不怕,就怕不能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