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五十七章事情大条了

第五十七章事情大条了

    一听郭梦鹿这话,郭予安是彻底没了办法。

    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正在他绞尽脑汁,准备如何拒绝姐姐的时候,他突然瞄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十一点五十三分。

    见状,郭予安心中一紧。

    再有两分钟,他定的闹铃就要响起来,等闹铃一响,那就真完了。

    到时候跟郭梦鹿说,自己是为了防止洗澡洗过头定的闹铃。

    这种烂借口,郭梦鹿会信才怪。

    肯定是趁机咬死了自己打算跟别的女生跨年。

    到时候自己再怎么解释,那都是徒劳无功。花言巧语也要有事实为依托。

    “行,看完就走。”郭予安被逼的没办法,只能勉强挤出一个微笑,皮笑肉不笑道。

    “好。”郭梦鹿重重的点了点头,甜甜一笑。

    说罢,穿着粉色小白兔睡衣的郭梦鹿拿起遥控器,把电视打开,然后坐在床边,动作一气呵成。

    郭予安趁着姐姐忙乎的功夫,赶紧把闹铃取消,要是闹铃响了那就真大条了。

    两分钟的功夫,两姐弟齐刷刷的将准备工作做好。

    身子靠在床上的郭梦鹿看着郭予安,脸颊突然一红,小声道:“你能不能把衣服穿上?”

    郭予安一怔,这才意识到刚才刚顾着拌嘴,上半身的睡衣都忘记穿了,他耸了耸肩,一副无赖模样道:“又不是没看过。”

    “不行,穿上。”郭梦鹿咬牙道。

    郭予安灵机一动,想着现在距离跨年不过三分钟,要是再拖一会儿,进去穿衣服,然后趁着零点的功夫,给伊青瓷和朱妍发消息,貌似刚刚好。

    “不穿不穿就不穿。”为了多拖一会儿时间,郭予安干脆摆了几个pose。

    别说他这副好身材,靠着这几个pose,显得肌肉更加健壮了。

    “流氓,变态。”郭梦鹿看的满脸通红,低头啐了一口,道:“你快去穿上。”

    磨蹭了一会儿时间,郭予安看了眼墙上的钟表,见时间刚好定在十一点五十九分四十秒,心中舒了口气,道:“行。”

    说罢,他就窜进了洗手间。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睡衣套上,然后编辑了两条某信。

    一条给伊青瓷,“学妹,新年快乐,愿我们都能在新的一年遇到更好的自己,也遇到好的人。”

    给学霸发这种积极向上的消息再合适不过。

    一条给朱妍,“新年快乐,如果我毕业走投无路,可记得收留我。报酬一杯好喝的咖啡。”

    至于秦冰寒,他想了想还是算了,秦冰寒和妖精姐姐关系太好,要是真发了,两人哪天聊到这事儿,那基本等于玩火。

    编辑结束,时间刚好零点。

    象征着华国农历一年的开始,郭予安将两条信息发出,而后将手机调成静音。

    这时,门外恰好传来姐姐的声音,“予安,好了没。”

    郭予安一听,连忙道:“好了”。

    说完便从洗手间走了出来,看着床上的郭梦鹿道:“姐,新年快乐。”

    “嗯,予安新年快乐。”郭予安展颜一笑,这一笑仿佛令万物失色,得意道:“我是你今年第一个说新年快乐的人哦。”

    郭予安眼皮一跳,道:“那当然。”

    “你也是我今年第一个说新年快乐的人。”郭梦鹿目光炙热的看着郭予安。

    不知为何,当郭予安迎上郭梦鹿炙热的眸子,心虚的将目光移开。这一刻他突然有点不敢看这双美眸。

    “看春晚吧。”

    “好。”

    零点刚过,春晚也渐渐进入尾声,郭予安把枕头靠在背后,半躺在床上看着电视。

    郭梦鹿也学着郭予安的模样,半躺在床上,身子暗戳戳的朝着弟弟这边移动,而后挽起弟弟的一只胳膊,将头靠在弟弟的肩膀。

    感受着在身边的姐姐,郭予安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感觉叫愧疚。

    可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愧疚个什么东西?

    郭梦鹿对他再好,也不过是他姐姐,他一个男生,跨年夜给小妹妹小姐姐发发祝福不是应该的?

    心不在焉的盯着电视,郭予安眼皮越来越沉,睡意朦胧见他的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难忘今夜,难忘今夜,和最珍惜的人度过今夜,和最爱的人度过余生……”

    悦耳的歌声中,郭予安脖子一歪,沉沉的睡了过去。

    2017年,农历第一天。

    郭梦鹿将熟睡的弟弟身子放正,躺在床上,伸出玉手轻轻勾了一下弟弟的鼻梁,甜甜一笑,“予安,你就是我最珍惜的人呀,也是我最爱的。”

    沪市一栋独栋别墅内。

    躺在床上的朱妍看着手机,轻轻一笑,回了一条消息,“新年快乐,一杯不够。”

    京都,

    一间四合院内,趴在床上的伊青瓷盯着手机屏幕,回了条消息,“学长你也新年快乐,但愿我们都能遇到好的人。”

    回完,又开始盯着手机屏幕。

    婺洲鹿安厂。

    副总经理室灯火通明,秦冰寒揉了揉酸涩的脊椎,起身活动活动身子,鬼使神差走到总经理办公室门前。

    羊城。

    一幢花园洋房内,赵思思将手机从口袋里拿出又放下,几个来回后,解锁手机给郭予安发了一条信息,“新年快乐。”

    一个不平凡的农历年夜,有这更不平凡的情感纠葛,这还是仅仅是发生在郭予安身上的。

    “啪啪啪”

    “小叔叔开门,可可来啦。”

    第二天一早,和煦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郭予安身上。

    听到可可的声音,郭予安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想着大声喊一句,可可等一会儿,小叔叔起来啦。

    “呜呜呜”

    郭予安这刚一张口,一只玉手就赌上了他的嘴巴,让他说不出话来。

    郭予安一蒙,心想哪里来的妖魔鬼怪。

    定睛一看,一张粉雕玉琢的俏脸,一双勾人的狐媚眸子,水汪汪的眸子里闪烁着一丝慌张。

    不是自己的妖精姐姐是谁?

    郭予安这下是真的吓得要死,瞪大眼睛,对着面前的妖精姐姐,道:“你怎么在这儿。”

    可惜,他这嘴巴被郭梦鹿捂得严严实实,说的是这个意思,发出来的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