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四十九章教科书般的相亲

第四十九章教科书般的相亲

    盯着朱妍的眉心,这个地方能避免初次见面对视带来的尴尬,又能给人一种在关注她的感觉。

    他本以为,朱妍会是父母眼中的那种好看,只要长得差不多,就跟孩子说好看。相亲结束后,再教育你一顿,好看不重要。

    可没想到朱妍竟然长得真的好看。

    如果说郭梦鹿是牡丹,傲视群芳。伊青瓷是莲花,出泥不染,那眼前的朱妍就是玫瑰,妩媚至极。

    带刺却让人忍不住想采摘。

    “妍小姐,比我想象的还要更好看一点。”

    初次见面,如果觉得对方好看,那就应该坦坦荡荡说出来,盯着别人不敢说,反倒是落了下乘。

    没有一个女孩子不喜欢赞美。

    赞美也有赞美的技巧,妍小姐听起来总比朱小姐好听些。

    朱妍温婉一笑,撩了下秀发,举止间流露出自然而然的媚意。

    “安先生也比我想象中要帅许多。”

    郭予安多看了朱妍一眼,从见到朱妍开始,她的脸上就没有任何异样。

    是不认识自己?还是没认出来?

    说真的,自己现在这幅模样和《回家的诱惑》中还真是大有不同。

    人还是那个人,脸还是那张脸。

    但因为拍摄《那些年》的关系,剃了个光头,晒的黑了点,又被老妈逼着戴了副眼镜。

    还是帅,但若不是特别熟悉的人,还真认不出来他。

    《回家的诱惑》在年轻人中影响力有限,至于国民老公?呵呵,女人的嘴骗人的鬼,一天认八百个老公。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郭予安走在大街上才不会引起轰动。

    “听说妍小姐以前在国外?”

    “恩,十八岁的时候就出去了,读书工作,半个月前刚刚回国。”

    那就肯定更不认识自己了,国内的老婆们都未必认得出,刚回国的老婆哪能认得出?

    “可怜”郭予安点点头道。

    “可怜?”朱妍美眸中露出一抹疑惑。

    “刚回国就被抓来相亲还不够可怜嘛。”

    “哈哈。”朱妍被郭予安一句话逗笑,露出好看的贝齿。

    这是一个连笑都带着温婉、妩媚的女人。

    “那安先生也应该蛮可怜的。”

    “哎,同是天涯沦落人。”

    说罢,郭予安便举起杯子和朱妍的杯子碰了下。

    朱妍小抿了一口咖啡,心情不错道:“这咖啡很不错。”

    “喜欢喝咖啡?”

    “恩,在国外读书的时候总需要咖啡提神,后来就慢慢喜欢上了。”

    “那我知道还有一家咖啡不错,如果你有空,下次我请你喝。”

    郭予安趁机把下次约会的事情敲定下来。

    如果和你相亲的对象恰好是你喜欢的类型,那你要记得,初次相亲的每一秒都很宝贵。

    不要试着去打探对方的家庭,情史,资产,工作。

    那是你对对方没有一点意思,或者是对爱情根本不抱有希望时才会做的事情。

    况且这些东西,就算不在相亲时聊天,以后也会知道。

    你应该把相亲当成一场和异性接触的机会。

    或许你会接触到一个女神。

    你以为像是郭梦鹿那种有很多人追,被家里逼着相亲的女神会对一个只会谈家庭,资产的人感兴趣?

    正确的做法是在相亲中展现你的幽默风趣风度,在她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同时敲定下一次约她的借口。

    郭予安就是这么做的,三言两语逗笑朱妍,又找了个借口约朱妍。

    “好呀,看来你对咖啡很有研究。”

    “还好。”

    说罢,郭予安不自觉的看了下手表,已经两点半。

    妈的这时间过的真快,郭梦鹿那边的相亲估计都要开始了。

    算了,再聊十分钟的。

    “方便问一下妍小姐这次回国准备从事什么工作?”

    “化妆品。”

    “恩?”郭予安诧异的看了朱妍一眼。他没想到竟然这么巧。

    “怎么?安先生对化妆品有心得?”

    “算是有一些。当然肯定是没妍小姐那么专业了。”

    “那也很厉害了,毕竟很少有男生懂化妆品。”

    “只要别被你误会成娘娘腔就行。”郭予安故作无辜状。

    “怎么会?”朱妍埋怨的看了郭予安一眼,“我哪有那么肤浅。而且和安先生聊天我很开心。”

    朱妍这一眼,千娇百媚,差点没把郭予安的魂儿勾了过去。

    “我也是。”郭予安心道这女人厉害,小鸟依人又千娇百媚,活脱脱一个妲己。

    “对了,我听家人说你今年还没毕业?”

    “恩,沪财工商管理大四。”

    “沪财的高材生?那毕业有没有考虑到我们这边来工作。”朱妍热情道。

    “呃,这个就不用了。”

    “我懂了,安先生估计是闲我们庙小了。”朱妍半开玩笑道。

    “没有没有,是我已经在一家公司上班了。”

    “那可惜,又是工商管理又懂化妆品,这样的人才确实不好找。而且我们这家公司应该会比其他化妆品公司大一些。”

    见郭予安拒绝了,朱妍也没有挽留。她就是因为跟郭予安聊的开心,顺嘴一说。

    如果郭予安答应,她不介意给郭予安一个机会。

    但如果郭予安拒绝,她也无所谓,只是在心里可惜郭予安浪费了一个好机会。

    两人就这么一来一回聊着,再加上郭予安时不时的冒出来一个段子,惹得朱妍频频大笑,聊的很开心。

    这在这时,郭予安的手机“嗡嗡”作响。

    开心的郭予安拿出手机一看,蒙了。

    郭梦鹿发了一连串暴躁的表情,最后在下方来了一句。

    郭予安,如果再有二十分钟你还没到,你就死定了。

    郭予安面色一变。

    再看看时间,卧槽已经两点五十,因为和朱妍聊的太开心的关系,不知不觉聊到现在。

    朱妍也察觉到了郭予安的异样,疑惑道:“是有什么急事么?”

    “我姐姐发来的,我估计是她那边的相亲没这么愉快,所以向我求救了。”

    “哈哈哈,你怎么这么有意思,连相亲都是姐弟一起。”一直被郭予安逗笑的朱妍道:“那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了。”郭予安哪敢让朱妍送,郭梦鹿看到绝对爆炸。

    “那好,那下次见。”

    “说再见之前,能不能把某信先加一下。”

    “好呀。”朱妍开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