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四十五章坑爹了

第四十五章坑爹了

    “郭文军,你行啊,天天不回家,就知道送女同事回家。”陆萍眼睛一瞪,掐着腰道。

    “你说的这叫什么话,兰子你也不是不认识,多少年的老朋友了,送送怎么了。”老爹郭文军不知死活的回了一句。

    房间内的温度瞬间下降。

    郭予安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郭梦鹿在他旁边小声说了一句,“我怎么觉得你把老爹坑了呢。”

    “嘘,别说。”郭予安后背一凉,这事儿要是让老郭同志知道,他准没好果子吃,说不定还要开场批斗课。

    用温柔的父爱光线给他脆弱的心灵来上重重一击。

    “封口费。”郭梦鹿见状立马补了一句话。

    “5块。”郭予安咬牙道。

    “美得你。”郭梦鹿给老弟一个白眼,五块钱就像打发她,把她当成小学生了嘛。

    “十块,不能再多了。”郭予安继续加码。

    “我不要钱。”郭梦鹿是彻底被老弟的无耻打败了,恨恨道:“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情?先说好,不能花钱。”郭予安一脸谨慎道。

    “不许拿今年分红的钱买车。”郭梦鹿俏脸上一脸认真,又补充了一句道:“片酬也不可以。”

    “郭梦鹿你过分了吧。”郭予安一听这话,欲擒故纵道,他知道要不这么说,姐姐肯定会起疑。

    “你不答应,我就去跟爸爸聊聊。”

    “算你狠。”郭予安咬牙道。

    “嘻嘻。”郭梦鹿一见郭予安这模样甜甜一笑,不管怎么样总归是把弟弟买车的风险扼杀在摇篮里了。

    郭予安说的有道理,确实不能让男人有好车,连老爹都学坏了,郭予安不走的更偏就奇怪了。

    郭予安瞄了一眼得意的郭梦鹿,心里跟着偷笑起来,小丫头跟哥哥斗,哥哥早就知道你有这一招。否则哥哥怎么可能对公司公车的事情这么上心。

    我不用我自己的钱买车,但我用公司的钱买车,自己开这总行了吧。

    商讨完车辆问题后,郭予安就见到了一段郭文军同志经典找骂对话。

    “老朋友就能送了?那你怎么不把所有老朋友都送达到家再回来啊。”

    “行啊,只要你愿意,明天我挨个送。”郭文军硬气的回了一句。

    “行,郭文军你真行,我当初跟你了算是我瞎了眼了,你明天要敢都送,那以后你也别想见到我。”

    “哎,不是这怎么就这么严重了?我这不是跟你开玩笑呢么,你说我送个同事也没错啊。”郭文军一脸无奈。

    “还没错。这日子你还想不想过了?”陆萍气的浑身发抖。

    “错了错了,我错了。”郭文军一看自个老婆是真生气了,立马认错道。

    “你哪错了?”陆萍立马追问。

    “你说我错了,我就错了呗。”郭文军又回了一句经典对话后,催促道:“老婆子行啦,赶紧做饭吧,这都几点了,别让闺女儿子饿着。”

    “还吃什么吃?爱谁做谁做,今天这饭我是不做了。”陆萍女士一脸怒意的坐在沙发上。

    郭文军一脸尴尬,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他碰到这招还真是没办法,只能冲着一对儿女露出笑脸道:“这晚饭。”

    “爸,我懂了。今晚我和姐做,你好好哄哄我妈。”

    说罢,郭予安就拉着郭梦鹿进了厨房。

    橱柜上,老妈已经将食材准备好,姐弟两人炒炒就行。

    “坏逼。”郭梦鹿一边炒菜,一边暗戳戳的来了一句。

    “咳咳。”郭予安尴尬的咳嗽一声,对着郭梦鹿吹胡子瞪眼道:“郭梦鹿,有完没完。”

    “你没看妈妈真生气了。”郭梦鹿轻轻点了一下弟弟的额头道:“坏痞子。”

    郭予安一脸尴尬,他也没想到老爹郭文军同志如此强大,每一句话都踩在雷点上。

    其实刚才让老妈消气真的很简单。

    只要虚心认个错,然后跟老婆保证以后早回来,基本这事儿就完事儿了。

    可老爹同志偏偏顶着干。

    别说老妈了,就是新婚的小夫妻那也气的要死。

    “我来炒,我来炒。”郭予安凑到姐姐身后,伸手把姐姐手中的铲子夺过来。

    手被郭予安握住,郭梦鹿脖子微微一缩,俏脸蒙上一层红晕。

    两人现在的姿势有点近。

    郭梦鹿围着围裙,手持锅铲站在锅前。郭予安站在郭梦鹿身后,胳膊从她身后伸出,一只手握着郭梦鹿的手。

    郭梦鹿脑中不自觉地出现了新婚小夫妇炒菜的模样。身子一软,差点没站稳,微微靠在郭予安的身上。

    “不用啦。”郭梦鹿低头糯糯道。

    郭予安没察觉到姐姐的异样,他也知道自己刚才开玩笑惹出了大事,想着殷勤表现一下,道:“没事儿,我来我来。”

    “真不用啦。”郭梦鹿撒娇道:“你一个大男人本来就不应该下厨。”

    “说什么?这都二十一世纪了,男人下厨怎么了?”郭予安故作生气道:“我来”。

    “饭好没?”厨房外传来老爹的声音。

    姐弟两人一听这话,像受惊的小鹿,立马分开。

    “哗”

    郭文军拉开厨房的移门,走了进去,又将移门关好,小声道:“饭好了没?”

    郭予安看着谨小慎微的老爹,主动道:“哄好了?”

    “那必须,老爹出手还有哄不好的?”郭文军脸上尽显得意,又看了看满脸通红的郭梦鹿,疑惑道:“闺女这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感冒了?”

    “没,没爸。”郭梦鹿磕磕巴巴的回了一句道:“家里地暖开的足,炒菜又热,有点杠火。”

    “没感冒就好。”郭文军放心道:“杠火就把移门拉开,通风打开。”

    “爸你放心吧,这最后一个菜啦,炒完我们就开饭。”

    “行,辛苦我宝贝女儿了,吃完饭碗爸刷。”郭文军看着自己的女孩,眼中尽是父爱。

    郭予安看着老爹,动了动嘴唇,我也做饭了好不好,咋就不辛苦我宝贝儿子了。

    区别对待啊。

    “爸,这碗还是我刷吧。”

    “行,你这个臭小子还算是孝顺。”老爸开心道。

    饭菜出锅。

    姐弟两人将菜端到桌子上,开饭。

    老爹郭文军先是给老妈夹了一筷子,这才动筷。

    “梦鹿啊,明天有时间跟老妈出去吃顿午饭嘛。”

    姐弟两人对视一眼,来了,每年过年的必备节目,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