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四十一章回剧组

第四十一章回剧组

    听到郭予安的话,伊青瓷松了口气。

    郭予安脸上挂着阳光的笑容,心中一片茫然,他还是没弄明白伊青瓷为什么要跟你自己道歉。

    “学长,刚才青瓷确实不应该跟您生气,请您别介意。”

    说罢,朱子茜就把她自己的推断说了一遍。

    郭予安听完朱子茜的分析后,眼前一亮,人才啊,自我攻略一把好手。不仅如此,还能把伊青瓷洗脑,这就更厉害了。

    可惜才大一,否则说什么也要把她拉进公司。

    三头牲口听到朱子茜的分析也蒙了,姐姐你这是被帅气迷昏了头吧。可他三人现在受制于屎也不敢说什么。

    “解释开了就好,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请你们吃个饭。”郭予安故意提醒了下伊青瓷。

    “啊,怎么能让学长请,我们请。”朱子茜一听这话,眼前一亮,拉着伊青瓷道。

    伊青瓷犹豫了一下,小声道:“我请吧。”

    “没关系,你们才大一,花的是父母的钱。等你们以后赚钱,再请回来不迟。”

    三言两语,郭予安就把下次吃饭的事情定了下来。

    “不好吧,应该是我请的。”伊青瓷抬头看了郭予安一眼。

    “没关系,就当我还你的那瓶牛奶。”郭予安温柔一笑。

    “那我不是又欠你啦。”

    “没关系,欠着吧。”

    没给伊青瓷拒绝的机会,郭予安扭头就往外走,反正这书他早就不想看了。

    朱子茜和伊青瓷跟了上去。

    三头牲口愣了一下,心想这饭局怎么也要凑上去,把书一收,跟了上去。

    特别是当王林帮郭予安收拾书包的时候,他总有一种自己是书童的感觉。

    你特么两手空空耍了个帅。

    哥几个在后面傻兮兮的跟着。

    等郭予安一行人吃过饭,又回到学校已经是下午一点钟。

    教学楼门口。

    朱子茜热情的对郭予安挥了挥手,道:“学长,那我们先回寝室啦。”

    “恩。”郭予安高冷的点了点头。

    “三位师兄再见。”

    任初军三人嘴角一抽,郭予安就是学长,我们是师兄,这也太真实了。

    “师妹再见。”三位师兄不怀好意的回了一句。

    见伊青瓷转身离开后,郭予安也转身回教室。

    一边走着,他一边掏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重新认识一下,我叫郭予安,名字的意思是希望能给予爱的人安全感。”

    另一边,走在路上的伊青瓷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着手机上的消息,甜甜一笑。

    深冬的期末考试在郭予安不眠不休的苦学中结束。

    寝室内。

    郭予安收拾行李,准备赶赴《那些年》剧组。

    考虑到天气和场景的关系,最后的拍摄地点选在鹿城。剧组先进行其他部分的拍摄,再由郭予安进行补拍。

    “这么急着走?”

    “没办法,剧组那边催的紧。”

    “嗨,哥几个还想着跟你通宵呢。”王林一脸遗憾。

    “是啊,这马上就要毕业,也不知道咱们还有没有机会通宵。”任初军也跟着道。

    “放心,开学我早点回来,咱们通宵打游戏。”郭予安笑道。

    “行,你这话我记下了啊,到时候可不许赖账。”

    “放心,赖不了。不过我说你三不早点回家,在这干靠着干嘛?”

    “热爱学习呗。”孟令雨嘿嘿一笑。

    “你当我傻?”郭予安一副早就看穿三人的模样,“你这期末靠突击的学渣,能留在这学习?来,你给我背背营销的定义?”

    “老郭,别揭老底行不行?咱们这都是突击的,考完全忘,谁会记得。”

    “别管忘不忘能过就行。”

    郭予安把行李箱一合,拉链一拉,道:“行了,不跟你们扯,咱们来年见。”

    “用不用哥三送送你?”

    郭予安瞄了一眼他三刚开的的召唤师峡谷,呵呵一笑,“太假了”。

    “予安,一路好走。”

    “不送了。”

    告别了寝室的三头牲口,郭予安戴着口罩,托着行李箱朝校门走去。

    虽然顶着国民老公的名头,又出演了两部电视剧,但他也没火到戴口罩能让别人认出来的程度。

    他一直挺疑惑前世的那些狗仔到底是怎么辨认出那些全副武装的明星。

    这么一对比,这个世界的狗仔业务能力可要比前世差的多。

    这或许跟相关部门管控比较严格有关。

    托着行李箱走到校门口,郭予安再次意识到了车的重要性,这次去鹿城,说什么也要获得卖车大权。

    没车,连撩妹都不方便。

    鹿城。

    十二月底的鹿城是天气最舒服的时候,平均温度在26度左右,不冷不热。

    郭予安穿着一套校服,挺拔的身子将校服撑起,显得很帅。

    郭予安身后,郭梦鹿把头发拉直染回黑色,秀发扎成马尾,上身穿一件白色短袖,下身穿一条黄色格子裙。

    简单的校服被这对姐弟穿的帅气漂亮。

    剧组的工作人员看着教室内的一对姐弟,心中暗暗感慨。那些天天说校服丑的人,只能怪自己长得丑。

    长得好的人,穿什么都好看。

    “其实,会你这种题目,有什么了不起的啊。我敢跟你赌,十年后,我连log是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可以活得好好的啊。”郭予安一脸不屑道。

    “嗯。”郭梦鹿点了点头

    “你不相信啊?”

    “我相信啊。”

    “相信还那么用功读书!”

    郭梦鹿俏脸一副认真模样道:“人生本来就有很多事是徒劳无功的啊,但是我们还是依然要经历。”

    郭予安浑身一震,盯着郭梦鹿的眼睛,沉默。

    这一段沉默是准备给他后期配独白用的。

    这段独白也是《那些年》中的经典台词。

    其实,没有一件事是徒劳无功的。比如我追你的这些年,我收获了更好的我,你收获了最真的感情,我们收获了一辈子的回忆。

    “你这么盯着我干嘛?”郭梦鹿疑惑道

    “没,没有盯着。”郭予安干巴巴的回了一句,道:“你嘴唇有点干。”

    “真的?”

    “恩。”

    “我嘴唇总干,好麻烦。”

    “那你喜欢什么牌子的润唇膏?”

    “才不要告诉你。柯景腾,你好好读书,不要瞎想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