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二十一章《无法原谅》

第二十一章《无法原谅》

    la斩男色口红因为围脖抽奖的关系,再次上了一个新台阶。

    大大小小的媒体争相起底郭予安这位营销鬼才。

    竟然把郭予安是郭梦鹿的弟弟的事情挖了出来。

    娱乐圈就这么大,当初连海大庞七拐八拐的都能联系上郭予安,就别提这些无孔不入的媒体了。

    这可算是爆出来个大瓜。

    天后郭梦鹿的渣男弟弟竟然和《回家的诱惑》的渣男洪世贤是一个人?

    不少对《回家的诱惑》根本没兴趣的观众这下也来了兴趣。

    在芒果台反复重播的《回家的诱惑》收视率又迎来了一波巅峰。

    “妈的,这下好了,全国人民都知道我是郭梦鹿的渣男弟弟了。”郭予安躺在躺椅上,一脸郁闷。

    当初《回家的诱惑》爆火,媒体们也只是盯着女主角张薰报道。

    他这个渣男因为不受人待见,也没人管它。

    可没想到这次仅仅是为了回馈一下颜粉,被误认为营销鬼才不说,还被媒体盯上。

    “是啊,海导也郁闷着呢。”一旁替郭予安扇风的副导演道。

    “他有什么好郁闷的?”郭予安挑眉疑惑道。

    “当初海导为什么找您演戏?不就是图这个?

    本来海导就是想拿这个事儿用来宣传上半部,但当时经费不够,等好不容易凑足了宣传经费,这边还没来得及宣传,电视剧就火了。

    于是海导就想着干脆把这个料留着,下半部没播前就宣传。

    没想到今天被人爆出去了。”

    日你哥,还有这茬。

    他说海大庞这厮找他来演戏,演完了怎么没用这事儿来宣传。

    他还挺感动,以为是自己把海大庞想坏了。

    合着是没来得及用,准备留着啊。

    “妈的,海导呢?”郭予安起身,一脸不爽道。

    “哎呦,您这是干嘛,您可别说是我说的。”那副导演被郭予安的阵仗吓了一跳。

    他本来是觉得郭予安跟大家关系不错,才说的这事儿,没想到郭予安反应这么大。

    “小李别激动,我是准备去敲顿饭。”

    事情已经被爆出去了,但饭还是要敲诈的。

    至于渣男这事儿,反正他本来演的就是渣男,再多一个渣男弟弟的名号也只能认命了。

    “您可吓死我了。”

    “海导刚才上厕所去了。”

    “行,那我去找海导。”

    朝着厕所走去,老远就听到海大庞的声音。

    “王安,钱的事情没商量,老子宁可把你这主题曲换了,也绝对不会给你抬高一份价钱。”海大庞恨恨的挂了电话。

    “呦,海导,什么事儿?这么大火气?”

    “妈的,我们电视剧把王安那首歌带火了,这家伙临时跟老子加价。”

    “我当是多大事儿,消消气儿,加价咱们换呗,本来我觉得那主题曲也不怎么好听。”

    “你不懂。”

    海大庞掏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他知道郭予安不抽烟。

    “咱们这虽然说是下半部,但在观众看来就是第二部,主题曲一换,会让观众们觉得违和,除非咱们新的主题曲能比原先的好不止一倍。”

    “王安要多少钱?”

    “上部授权一万,这部开价二十万。”

    “真够黑的。”郭予安笑眯眯的拍了拍海大庞的肩膀,道:“要不您把这二十万给我,我给您整首主题曲。

    保证好听又洗脑,让观众们一听这主题曲,就想起咱们电视剧。”

    “你到时挺会坑我。”海大庞瞄了一眼他,道:“你整,那我还不如把这二十万给王安算了。”

    “我整,我姐姐唱。”

    “你姐姐唱怎么”海大庞话说道一半儿,大声道:“你说谁唱?”

    “我姐姐啊,郭梦鹿。”

    “兄弟”海大庞把烟头一扔,双手把住郭予安的胳膊,深情道:“你要是能请你姐姐出马,别说二十万,三十万我也认啊。”

    “行啊,你说的,那就三十万。”

    海大庞:“……”

    搞不清海大庞为啥跟自己学,主动加价。

    有了三十万私房钱的诱惑后,郭予安立马给郭梦鹿打了电话。

    “歪”

    “歪”

    “有话快说,我现在很忙。”

    “忙什么呢,发个视频我看看。”

    得,上次私人海滩的气儿还没消呢。

    日出日落都看了,也不知道到底吃错什么药。

    “不发,反正你如果不是有事,都不会主动给我打电话。”

    “咳咳。”郭予安尴尬的咳嗽一声。

    “哼,让我说中了吧,我就知道,你这个没良心的王八蛋。”郭梦鹿埋怨了一句后,道:“什么事?”

    “我写了首歌,想当做《回家的诱惑》下半部的主题曲,你帮忙唱一下。”

    “你,写歌?”郭梦鹿嗤笑一声,道:“别闹了,你从小唱歌都唱不明白,还写歌。”

    “咳咳。”

    郭予安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他这具身体什么都好,唯独有这个黑历史。

    不过还好,他这个ktv小霸王成功附身后,基本上已经改掉了这个毛病。

    对于这事儿他也疑惑,为啥同样的爹妈生的,音乐天赋差了这么多。

    “行吧,等下你把曲谱和歌词发给我,我到公司录音棚录一下。”

    “没有曲谱。”

    “没有曲谱怎么唱?”郭梦鹿一头雾水道。

    “这个,我清唱,你录音,然后你把它整理成曲谱和歌词,你看行么?”

    “郭予安,你是不是拍戏不忙,故意拿我寻开心?”电话里传来郭梦鹿暴躁的声音。

    “姐,你先别激动。”郭予安连忙安慰她道。

    说实话,他觉得他这事儿有点扯淡。

    曲谱歌词都没有,就硬唱。

    可没办法,五线谱什么的他小时候记得,现在早忘了啊,他又不是自带系统的牛叉穿越者。

    他有什么?

    他就一个弟控姐姐而已。

    为了三十万,他算是豁出去了。

    “姐,你就听听呗,不好听你打我骂我都成。”

    “我打你骂你干嘛。”郭梦鹿叹了口气道:“谁叫我摊上你这么个王八蛋弟弟。”

    “嘿嘿,那我唱啦。”郭予安对着电话一脸讪笑道。

    “嗯,你唱吧,我这录音呢。”

    郭予安清了清嗓子。

    “为所有爱执着的痛,为所有恨执着的伤,我已分不清爱与恨,是否就这样?血和眼泪在一起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