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十七章?出游
    “两个人?”

    “嗯,爸妈很早就定好旅游团了。”

    一听和妖精姐姐单独出游,郭予安莫名的来了精神。

    “可我没办签证,现在明显来不及。”他略有些遗憾道。

    “没关系啊,国内也可以。”

    郭梦鹿把拖鞋一踢,双腿一勾放在沙发上,身子顺势一斜,靠在弟弟的肩膀。

    “国内认识你的人太多,你长的又好看,就算跑到滇省找个环境好的民宿住几天,也太容易被认出来。”

    “你到底想不想跟姐姐一起去旅游。”狠狠的锤了一下宝贝弟弟,郭梦鹿抬头,美眸里满是谨慎的看着他道,“该不会是你提前和哪个小美女定好旅游计划了吧。”

    自从上次郭予安和赵思思的事件发生后,郭梦鹿突然意识到自家弟弟长大了,在她拿下弟弟之前,必须要严防死守。

    “哪能?”郭予安一脸无辜。

    天地良心,他巴不得和妖精姐姐单独出门。

    刚才说的只是实际情况罢了。

    “国外去不了,国内不能去,那你说我们去哪?”郭梦鹿撅嘴。

    好不容易爹妈不在,能和弟弟能单独出门旅游,还这么多麻烦。

    “笨。”

    轻轻弹了一下姐姐的额头,郭予安道:“可以找落地签的国家嘛。”

    “哦,那你不早说。”

    “我还没来得及说你就跳起来了。”

    “那你说去哪?”郭梦鹿自知理亏,干脆不提这事儿,抱着郭予安胳膊的手紧了紧。

    “乌克蓝?”

    郭梦鹿恨的咬牙忍不住锤他一下,道:“你是准备看金发碧眼的大长腿妹子是吧。”

    “你可不要血口喷人。”郭予安义正言辞道:“我是打算去乌克蓝考察,乌克蓝女性对化妆品、护肤品的要求可不低。”

    借着化妆品考察的名义,顺便去看看大洋马总不过分吧。

    一切为了工作。

    “不行。”郭梦鹿分不清他说的是真是假,果断拒绝。

    自家弟弟最近什么模样她还是清楚的,万一真去了异国他乡看上哪个金发妹,她这个做姐姐的哭死。

    “那去南韩济岛,南韩的化妆品业同样很发达。”

    南韩好,漂亮妹妹多,夜店产业发达。

    “不行。”南韩整容怪那么多,万一有整的比她好看的,怎么办?

    “这不行,那不行,那你说去哪?”郭予安眉头一皱来了脾气。

    “你再说一个嘛。”

    听自家姐姐用娇滴滴的语气跟自己撒了个娇,郭予安身子一酥,顿时没了脾气,沉默了一会儿道:“那去暹(xian)罗?”

    暹罗也不差,去巴提亚,男人天堂啊。

    “暹罗?”

    郭梦鹿犹豫了一下,她不是从来没出过门的宅女,对暹罗的印象只有人妖,巴提亚的夜店她也是知道的。

    可已经否决了郭予安的两个提议,自己又想不出去哪里更合适,只好道:“那好吧,就定暹罗。”

    十一黄金周。

    鹿安化妆品有限公司最高话事人董事长郭梦鹿,总经理郭予安早于全体员工一天步入假期。

    秦冰寒留下来处理公司的大小业务。

    如今蒸蒸日上的鹿安厂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运转,需要的只是时间。

    在机场填写入境卡和落地签申请表后,郭予安和姐姐老老实实的排队办理落地签证。

    虽说是提前一天出游。

    但办理落地签的队伍仍然排成长龙。

    好在前面站着几个穿着火辣的金发长腿吊带美女。

    排队突然没那么枯燥,甚至想多排一会儿。

    几个金发美女有说有笑,眼睛时不时的往郭予安这边瞟。

    也不知道是在看郭予安,还是妒忌郭梦鹿的美貌。

    郭予安没想那么多,人家看他,他也看人家,顺便给上一个礼貌的微笑。

    要不是弟控狂魔在身边,郭予安都打算上去问这帮大洋马需不需要“本地”免费导游了。

    “不许看。”郭梦鹿把他的墨镜一遮,一副醋意道。

    郭予安把姐姐的手抓在手里,不让她妨碍自己的视线,不耐烦道:“我没看。”

    今天的妖精姐姐穿的很养眼,一袭淡蓝色连衣裙,脚踩一双白色凉鞋,白色渔夫帽将大半张脸遮住。

    养眼是养眼,就是太保守。

    郭予安从上往下看,只能看得到弧线,一点刀疤看不到,注意力自然集中不起来。

    “瞎讲。”郭梦鹿看着周围穿着清凉的游客,小声道:“还不如去乌克蓝呢,起码那里天气没这么热。”

    “后悔也没用,认命吧。”

    暹罗旅游有北部、中部、南部三条路线。

    北部路线主要是看历史文化遗迹、寺庙,青迈青莱一线。

    南部路线主要是海岛,普济岛,苏美岛,是蜜月的好去处。

    郭予安两人选择的中部路线,蔓古,巴提亚,莎眉岛。

    不仅可以感受皇室文化、寺庙文化、泰拳文化,还有按摩文化,人妖文化。

    巴提亚海滩更是东方厦威夷。

    在蔓古玩了两天后。

    姐弟两人乘车到达巴提亚悬崖露台度假村。

    把包包扔在沙发上,郭予安赖在床上就不起来了。

    “予安,起来啦。”郭梦鹿拉着他的胳膊,试图把他从床上拉起来。

    “郭梦鹿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单独旅游了,这也不让玩,那也不让去,太累了。”

    郭梦鹿见拉不动郭予安,气的拍了他一下,无可奈何走出房间。

    等郭予安再醒来,夜幕降临。

    黑压压的天空上繁星闪烁,透过玻璃能看到酒店私人海滩亮起的灯光。

    起身,走到客厅。

    客厅内一片漆黑。

    “郭梦鹿?”

    把灯打开,看着空荡荡的客厅,郭予安心里有点不舒服,妖精姐姐这是不理他自己出门了?

    长得那么好看,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掏出手机,郭予安正准备给姐姐打个电话。

    “嘎吱”一声。

    另一间卧室门开了。

    郭梦鹿低着头从门后走了出来。

    “咕咚。”

    一见到郭梦鹿,郭予安眼睛瞪大,喉结不自觉的蠕动了下。

    卧室门口。

    郭梦鹿将头发盘起成丸子头,俏脸红到耳根,修长的脖颈,一袭黑色连体泳衣,锁骨下的刀疤在镂空黑纱下若隐若现。

    裙摆微微盖住大腿,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暴露在空气中,粉嫩的小脚蹬着一双黑色拖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