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十三章?再次致贫

第十三章?再次致贫

    出租车后排。

    姐弟两人把头转向窗外。

    突的,

    郭予安感觉自己的小拇指被另一根小拇指勾住,清清凉凉的感觉从指间传来。

    郭予安轻轻一笑,伸手将另一只手拉住。

    那只手微微挣脱了一下,便任由郭予安拉着。

    出租车到了小区。

    郭予安扫码付账后,拉着郭梦鹿从后排走出来。

    而后车内便传来司机师傅的声音,“小两口床头吵架床位和,小伙子女朋友这么漂亮,大度点。”

    “我们不是男女。”

    没等郭予安说完。

    司机不听他废话,踩一脚油门溜了。

    郭予安看着出租车的背影傻了。

    “噗嗤”

    身边传来郭梦鹿的小声。

    郭予安侧头,看到郭梦鹿红红的眼眶,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道:“不生气啦?”

    “生气有用?”郭梦鹿撅起小嘴道:“反正你也不会心疼姐姐。”

    说完,郭梦鹿就先走了,留给弟弟一个曼妙的背影。

    郭予安见状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事儿都揭过去了,自己好死不死非要提干嘛。

    男女吵架最要不得就是刨根问底。

    男人想跟女人讲道理,女人想跟男人讲感情。

    这本身就是矛盾的事情。

    快走两步,郭予安把嘴凑近郭梦鹿耳边,用温柔的声音道:“姐,我错啦。”

    感受着耳朵传来的热气,郭梦鹿脖子一缩,耳根子发红,粉拳轻轻锤了郭予安一下,道:“算你有良心。”

    郭梦鹿把头向右一转,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不让郭予安看到,心里却在偷偷盘算那70万的事情。

    硬的不行,来软的,反正弟弟不能有钱。

    男人有钱就变坏,更何况郭予安这个本来就坏的坏痞。

    “姐,你先进去吧。”

    “不了吧,你先。”

    “女士优先,作为弟弟要绅士一点。”

    “我觉得爸妈更想先见到你。”

    “哪能,你从小就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

    ……

    姐弟两人站在家门外拌嘴,好一副和谐姐弟的模样。

    “来都来了,一起进去吧。”姐弟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中年男性声音。

    回头一瞧。

    一个带着金丝眼镜,三七分的中年男子,不是老爸郭文军是谁。

    “爸”

    “爸爸”

    郭文军看着自己这一双儿女,打开指纹锁,道:“进来吧。”

    姐弟两人,对视一眼,一脸苦笑。

    客厅沙发,郭文军坐在小沙发上目光静静的看着长沙发上的一对儿女。

    郭梦鹿把头埋进凶里。

    郭予安无凶可埋,干巴巴的低着头,偶尔抬眼偷瞄老爷子一眼,正巧迎上老爷子那招牌的“失望”目光,一句话不敢说。

    “来,吃水果。”

    受了郭予安一个麻将机贿赂的陆萍切了个果盘,放到茶几上。

    在教育孩子这方面,郭文军这个一家之主没说话,她不会插嘴。

    两人配合了这么多年默契无比,大事郭文军黑脸,她红脸。小事郭文军红脸,她黑脸。

    “说说吧,那个《回家的诱惑》到底是怎么回事?”

    “爸,我先说。”两姐弟异口同声道。

    现在先说就等于占据主动权啊。

    “梦鹿先说?”

    郭予安心里拔凉,老爷子还是喜欢女儿。

    “爸,其实这事儿不能怪予安,如果您真怪就怪我吧。”紧接着,郭梦鹿就把从金曲奖到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

    郭予安诧异的看着自家姐姐,心想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她也会帮自己扛雷?记忆里,这是第一次吧。

    “胡闹。”

    郭文军一拍沙发扶手,道:“你做姐姐的,这样做还想不想让你弟弟找对象了?”

    “就是。”郭予安“忘恩负义”道。

    郭梦鹿瞪了他一眼,心中嘟囔道,本来就不想。

    “还有你。”郭文军转头将火力对准郭予安,道:“就算你姐姐做的不对,你干嘛非要去演那个《回家的诱惑》。

    要不是这两年老同事们都不记清你长什么样,只是说你有点像那个什么洪。”

    “洪世贤。”郭梦鹿温柔一刀。

    “对,洪世贤。”郭文军食指点了两下郭予安,道:“要不我这老脸就算是丢尽了。”

    “爸,电视角色而已,没那么严重吧。”

    “电视角色也不行。好好的学不上,去演什么电视剧?你以为你是你姐姐?”

    郭予安不吭声,不敢回怼老爷子,只能在心里偷偷嘟囔,都是人有什么不能比的。

    “爸,予安拍这部电视剧赚了70万哦。”

    “70万。”郭文军和陆萍齐叫了一嗓子。两人不是没见过大钱,毕竟郭梦鹿“印钞机”的外号不是浪得虚名。

    让二老惊讶的是,自己这个除了长得帅,一直很平庸的儿子,竟然也能赚70万。

    郭予安心中拔凉,他说郭梦鹿怎么那么好心帮自己说话,合着在这里等着自己。

    “予安说了,看爸爸车旧了,想他我和他一人出70万,给爸爸买辆s级。”

    “咳咳。”郭文军咳嗽了一声。

    车,永远是男人的心头肉。

    “你们有这孝心爸爸就知足了。行了,你妈也把饭做好了,收拾收拾吃饭吧。”

    郭文军开心一笑,潇洒起身。

    陆萍一听不乐意了,“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给你爸花一百多万,给你妈就买个麻将机打发了?”

    “哪能?”郭梦鹿起身搂住陆萍的胳膊,道:“公司里予安的分红占时要用在下一轮投资。

    可他还有下半部的片酬。

    这样吧,下午我陪妈妈去商场,陪您买买买。

    等回头予安的片酬发了,我们两姐弟一人一半就是。”

    “嗯,算你这丫头有良心。”

    “妈。”郭予安一听这话站起身。

    “怎么,你还想厚此薄彼?”

    “没,哪能。”郭予安嘴角一抽,道:“妈高兴,我就高兴,花点钱怎么了。”

    有一点不得不承认。

    爸妈虽然平时对郭梦鹿好,但沪市的房子还是写在了自己名下。

    这些年,郭梦鹿虽然出名,也想给爸妈买东西,但爸妈不会要。

    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对不起郭梦鹿,不能再占女儿的便宜。

    如今答应下来这车,也实属不易。

    回一趟家,再次致贫的郭予安,看着郭梦鹿那个狐狸精的背影,恨得直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