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四章?冷面女神秦冰寒

第四章?冷面女神秦冰寒

    婺(wu)洲,鹿安化妆品有限公司厂房。

    郭予安双手一背站在窗前,俯瞰整个鹿安化妆品有限公司,忍不住吟诗一首。

    “予安来到鹿安厂,

    看看这吧看看那,

    一个妹子都没有,

    鹿安厂吧真白费。”

    “好诗好诗。”

    郭予安瞥了一眼满脸谄媚的裴乾,他已经把自己座下第一狗腿的秉性摸得清清楚楚。

    胸无大志,喜欢安逸,一位毫无底线拍领导马屁的人事经理。

    虽然不明白郭梦鹿为什么还没把裴乾这样的人辞退,但对励志把鹿安厂搞黄的郭予安来说,裴乾绝对是一位不可或缺的人才。

    这名字起得就吉利。

    “裴经理,你能不能跟我解释解释,为毛咱们偌大一个化妆品厂,连个女性没有?”憋了一天的郭予安终于发出了来自灵魂的拷问。

    “以前有。”裴乾一连肉痛道:“可是郭总您来之前,郭董让我把女员工全都辞退了。”

    郭总指的是郭予安,郭董自然就是郭梦鹿了。

    “胡闹。”郭予安厉声喝道,皱眉看着裴乾道:“马上把那些女员工都给我请回来。”

    裴乾被郭予安这一嗓子吓得一哆嗦,苦着脸道:“郭总,我也想啊。可是郭董说了,要是人事部敢招一个女员工,她就让我这个人事经理重新回归市场。”

    弟控郭梦鹿这一招无疑是打在了裴乾的七寸。

    “那模特呢?我们的口红生产出来,总要试色吧。”

    “郭董说了,男模也可以试色。”

    郭梦鹿你是真狠,为了不让我谈恋爱,连这么损的招都想出来了。郭予安在心里道。

    这时,

    一辆宝蓝色奥迪tt从驶入郭予安的视线。

    一个梳着马尾,一身白西装的长腿美女从车内下来。

    看到那白西装美女,郭予安眼前一亮,拉着裴乾道:“她是谁?”

    裴乾低头看到那白西装美女,眼睛里划过一丝痴迷,道:“是秦副总。”

    “秦副总?”

    “秦冰寒,鹿安化妆品有限公司副总,比郭总您的职位要低。”

    “裴经理,这你就辜负我的信任了啊。”郭予安语重心长道:“你不是刚刚还说咱们厂里没有女员工了么?怎么转眼就冒出来一个?”

    “郭总,我可没骗您。这秦副总您不能把她当女人。”

    “怎么?她是人妖?”郭予安心中咯噔一声。

    “那倒不是。”裴乾看了一眼这位想象力有点丰富的总经理,道:“秦副总这个人性子比较冷,而且我们觉得,她可能不喜欢男人。”

    绝了!

    郭梦鹿真特么绝了。

    郭予安在心中忍不住要给郭梦鹿鼓掌了。

    为了不让自己勾搭女生连这么损的招都想出来了。

    全厂都是男的,唯一一个女副总还不喜欢男人。

    郭予安猜测,这个秦冰寒肯定是郭梦鹿派来监督自己的,而且两人的关系还是极铁的那种,否则郭梦鹿怎么放心把一个异性放在自己身边。

    “可惜了,这么美的女人,竟然不喜欢男人。”裴乾语气里更是满满的失落。

    “秦冰寒很漂亮?”脸盲郭予安立马扭头看着裴乾。

    “这离得远您可能看不清。不是我吹,别看咱们厂现在就剩下一个女员工了,可秦副总那可是妥妥的冰山美女。

    多少男员工的梦中情人,真论起长相,也就比您姐姐差一点。”

    听到裴乾这话,郭予安眼睛一眯,心中那颗死寂的心又开始躁动起来。

    他脑袋里突然冒出来这样一个念头,要是郭梦鹿回来,突然发现自己把她的好闺蜜拿下了,那场面一定很精彩。

    这念头一诞生,瞬间蔓延了他的整个大脑。

    看着宝蓝色奥迪tt,郭予安眼睛一眯,道:“裴经理,马上通知大家,召开领导层会议。经过一天的观察,我很着急啊,我认为咱们鹿安化妆品厂不能再这下去了。

    既然我当了总经理,那我就有必要跟大家提一提自己的想法。”

    裴乾总觉这位郭总的话有些冠冕堂皇。

    要是真有想法,为什么不一开始到厂子里就提出来,反倒是等秦冰寒来了才提。

    不会是?

    裴乾突然觉得自己意识到了郭总的想法,心中暗叹一声,男人果然都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动物。

    十五分钟后。

    接到裴乾的通知,鹿安化妆品厂的所有领导层齐聚会议室。

    坐在主位的郭予安看着会议室清一色的纯爷们,心中不禁感慨,郭梦鹿你特么真不是人啊。

    “哒哒哒”

    一阵清脆悦耳的高跟鞋踩在地面的声音从走廊传来,

    会议室里所有的男同胞们不自觉地将目光朝门口望去,

    几秒后,一张美丽的瓜子脸出现在门口,清爽的马尾,光洁的额头,棕色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没有半点笑意的嘴角给她蒙上了一层冷意。

    郭予安打量着一身白西装的秦冰寒,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是一位冷面女神,甚至比冰山系花赵思思还要冷。

    如果说赵思思仅仅是讨厌狂蜂浪蝶给自己披上了一层冰冷的外衣,那秦冰寒就是从骨子里的冷,或许“冰山”这个词用来形容秦冰寒更为恰当。

    “郭总?”秦冰寒目光掠过会议室的所有人,最后定格在主位的郭予安身上。

    这女人的声音和她的气质一样清冷。

    “秦副总您好。”郭予安微微点头致意,下一秒便将目光收回,看着会议室内的众人。

    秦冰寒眼睛一眨,旋即恢复自然,走到郭予安身旁坐下。

    “大家好,

    想必在我来之前,在座的各位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

    在这里,我还是要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郭予安,沪市财经大学工商管理专业大三学生。

    当然,还有各位知道的,郭梦鹿是我姐姐。”

    “欢迎郭总。”第一狗腿裴乾喊了一嗓子率先鼓掌。

    接着,整个会议室内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

    现在还留在半死不活鹿安厂的大多数都是混吃等死的老人,也不会有人蠢到会在这时候给郭予安上眼药。

    “不瞒各位,我已经来厂里一天了,经过这一天的考察,我不得不说我很痛心,因为我觉得我们鹿安化妆品有限公司已经生死存亡的关头。”

    郭予安手指重重的敲了敲桌面,沉着脸道。

    原本喜庆的会议室因为郭予安这一句话,温度骤降。

    裴乾看着对面面色一沉郭予安吓得打了个哆嗦,有点没搞清为什么郭予安突然正经了起来。

    他明明记得郭予安这一天光顾着寻摸女员工,啥正事儿也没干,怎么就突然总结出来生死存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