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姐 > 第一章 郭予安有病(群:964767106)

第一章 郭予安有病(群:964767106)

    患者:郭予安

    病症:精神很泛滥,身体有洁癖。

    病因:小学二年级,和女朋友(学习委员)借体育课之名在大庭广众牵手后,患病。

    病历:

    小学到高中,见一个爱一个,确认关系,三天内结束恋情。

    高中到大学,口味逐渐刁钻,拥抱接吻,接吻后结束恋情。

    大学到穿越,不断提高难度,勇攀冰山,恋爱前结束恋情。

    穿越……

    “咕嘟嘟”

    百沸滚烫的麻辣牛油锅冒着热气。

    郭予安托腮看着对面的大眼睛女孩,漆黑的眸子宛若星辰。

    赵思思张嘴呼着气,热辣的牛油锅辣的她粉嫩的嘴唇有些红肿,右手旁一大杯冰镇酸梅汤被喝的见底。

    “予安,你怎么不吃?”赵思思伸手扇了扇红肿的嘴唇。

    郭予安下巴微微一动,回过神来,伸手将赵思思的杯子拿起,倒了满满一杯冰镇酸梅汤,道:“我吃饱了,你吃吧。”

    “骗人,你才吃那么一点,怎么可能吃饱。”赵思思嘴巴一撅道:“要不我帮你点份捞面。”

    “不用。”

    “从到了姑苏就开始闷闷不乐,你怎么了?”赵思思把筷子一放,大眼睛里藏着掩不住的关心和爱意。

    我怎么了,我想跟你saygoodbye啊!郭予安在心里大喊了一嗓子。

    从两人到了姑苏,走进一家老字号川渝火锅店,点了一份冰镇酸梅汤后,郭予安心里就开始盘算着怎么和赵思思分手。

    姑苏旅游=身份证。

    麻辣火锅=能吃辣。

    冰镇酸梅汤=能吃冰。

    身份证+能吃辣+能吃冰+赵思思=待宰羔羊。

    花费一个月的时间成功攻下赵思思这座冰山系花后,郭予安犯病了。

    用郭予安的话讲。

    “我这个人脸盲,根本不知道这女生漂不漂亮,只是因为别人都说她美又难追,就去追,到手后就会犯病,想分手。”

    眼下,

    分手的念头越来越严重。

    如果是渣女,郭予安会直白了当的说拜拜。

    可是赵思思,他有些犹豫。

    如何让赵思思面对初恋的折戟沉沙而不失对爱情的向往?

    成了郭予安现在迫切想解决的问题。

    “嗡嗡嗡”

    手机的震动声将郭予安从思绪中拉回。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醋精老姐”。

    郭予安只觉得背后一凉,立马接起电话。

    “郭予安,你在哪?”电话里传来一个如同百灵鸟般的悦耳女声,声音有些急促。

    “姑苏。”家里有座机,这事儿根本瞒不了。

    “你跑姑苏去干嘛?和谁?”电话里的声音更加急促。

    “旅游,和同学。”他的银行卡是副卡,每一笔支出都能查到。

    “男的女的?”

    郭予安抬眼看了下赵思思,淡定道:“男的。”

    埋头吃肉的赵思思耳朵一动,伸出筷子给郭予安夹了一块油炸小馒头,提高音量甜甜道:“予安,来吃小馒头。”

    郭予安呆呆的看着眼睛弯成月牙模样的赵思思。

    傻了!

    电话里安静了几秒钟,传来一声冷哼。

    “我弟弟真长大了,知道领女生单独出去旅游,是不是晚上还要在姑苏过夜,跟人家小女生睡在一起啊。”

    郭予安摸了摸鼻子。

    原计划确实是这样,可惜计划赶不上发病快。

    “哪能哪能。”这事儿郭予安可不敢承认。

    承认了!

    醋精老姐非炸毛了不可。

    “你是不是光顾着和小女生你侬我侬,连姐姐今晚参加《金曲奖》的事情也忘记了?”电话里的声音突然一冷,没听郭予安的解释,挂断了电话。

    一盘新鲜的手切羊肉入锅,百沸滚烫的麻辣牛油锅刹那间平静下来。

    “谁打过来的电话?”赵思思眨着天真无邪的眼睛问道。

    “我姐。”

    “你姐?”赵思思筷子一顿,道:“予安,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

    电话被挂断的郭予安后背一凉,他还真把《金曲奖》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顾不得赵思思刚刚阴自己一小馒头的事情,对着正看电视的老板道,“老板,能不能麻烦您把电视调到沪市频道?”

    “成。”略微秃顶的老板答应道。

    秃顶老板把电视调到沪市频道,电视里正放着广告。

    “小帅哥准备看什么节目啊。”

    “金曲奖颁奖直播。”

    “今晚金曲奖?那我也看看。”

    秃顶老板一听,立马来了兴致。

    赵思思好奇道:“予安,为什么要看金曲奖颁奖?有你喜欢的歌星么?”

    “没有。”郭予安盯着电视,心不在焉道:“有我姐。”

    “你姐?”

    “郭梦鹿。”

    “天”赵思思轻捂小嘴,美眸里满是震惊,道:“郭梦鹿是你姐姐?”

    秃顶老板瞄了赵思思一眼。

    郭予安对着赵思思比划了一个小声的手势,点了点头。

    赵思思压低声音再次确认道:“郭梦鹿真是你姐姐?”

    “嗯。”

    “那怎么都没听你说起过?”

    “她是她,我是我。”

    “可她是天后哎。”

    你会想提起一个妹控老哥么?郭予安在心里偷偷吐槽。

    “看颁奖典礼吧。”

    赵思思美眸看着郭予安刀削似的面庞,觉得这个长相清秀帅气的男生又多了丝丝神秘。

    电视里。

    一位身穿黑色长裙的中年女歌手手握麦克风,道:“2016年,金曲奖华语乐坛最佳歌手得主是,郭梦鹿。”

    郭予安舒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么巧,正好看到郭梦鹿获奖的画面。

    画面切到郭梦鹿。

    一个长相绝美的女人出现在电视里。

    一头栗色卷发,吹弹可破的狐媚子脸上嵌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粉嫩略带性感的嘟嘟唇。

    几乎所有男人第一次看到这张脸都会忍不住呼吸一滞。

    郭予安也不例外。

    他仍记得他穿越后看到郭梦鹿的第一眼,如遭雷击。

    迄今为止,郭梦鹿是第一个能让他这个脸盲觉得美的女生,只可惜郭梦鹿是他姐。

    电视里。

    郭梦鹿轻捂小嘴,水汪汪的眼睛里满是惊喜,右手盖住锁骨下方的钻石项链,起身鞠躬。

    一袭红裙将她的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

    迈着两条白皙圆润的大长腿款款登台,红色的裙摆随着她的步伐摆动。

    和中年女歌手拥抱后,郭梦鹿接过奖杯。

    在热烈的掌声中对着金色麦克风道:“谢谢,谢谢金曲奖主办方,谢谢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

    待郭梦鹿说完很是官方的致谢词后,中年女歌手显然不打算让她就这么下台。

    “梦鹿,我觉得大家更想听听你的获奖单曲《心墙》的创作灵感来源。”

    郭梦鹿嘴角勾勒起一抹媚笑,有些为难道:“这个灵感可能不方便说。”

    这话瞬间勾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

    中年女歌手更是追问道:“不方便说那就更要说说了。”

    郭予安看着郭梦鹿嘴角熟悉的媚笑,心中“咯噔”一声。

    他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这媚笑貌似一直都是“醋精老姐”发飙的标志性笑容啊。

    “说说”

    “说说”

    观众席上的明星见郭梦鹿的模样,起哄道。

    “那我说了哦,不过如果我要是日后被打的话,大家可要保护我。”郭梦鹿美眸里闪过一丝狡黠,正视镜头。

    郭予安隔着电视,只觉得心中发毛。

    “哈哈哈,谁敢。”

    “我们保护你。”

    观众席上的明星继续起哄道。

    “其实《心墙》的灵感是源于我弟弟。”郭梦鹿盯着镜头一字一句道。

    听郭梦鹿提起自己,郭予安瞬间慌了。

    他才不信郭梦鹿在颁奖典礼上提起自己会有什么好事情。

    “你弟弟?”中年女歌手目露疑惑。

    郭梦鹿点点头,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能透过镜头看到郭予安,天真无邪道:“因为我弟弟是个渣男,《心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