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晋上卿 > 第43章 没有一个人相信魏相

第43章 没有一个人相信魏相

    在送走了士燮之后,魏相本以为自己的这一天应该就此落幕,但一个突然到来的宣召打破了魏相在家摸鱼一天的想法。

    下宫偏殿之中,熏香正从铜质的虎式香炉之中袅袅飘出一股股的轻烟,让整座宫殿之中都充满了一种淡淡的香气,也让身处其中的人们不知不觉变得放松下来。

    大殿之中只有赵朔和魏相两人。

    “你为什么觉得韩厥不会成功,卻缺不会站在我们赵氏这一边?”

    赵朔一上来就开门见山。

    魏相沉默片刻,反问了一个问题:“主君想要听真话还是听假话?”

    赵朔道:“当然是听真话。”

    魏相道:“真话就是赵氏很强,而失去了宣子之后的赵氏已经没有那么强了。”

    赵盾的谥号今天早上刚刚公布——赵宣子。

    这个答案显然并没有能够让赵朔感到开心,这从赵朔明显缩了一下的瞳孔就能够看得出来:“所以你觉得会有很多人生出异心?”

    “非常多。”魏相实话实说:“不是臣对韩大夫有任何的意见,而是赵氏这一次无论提出任何与赵氏亲近的人选,都一定会被否决的。”

    赵朔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原大夫没有给你时间说出理由,但我可以给你这个时间。”

    话虽如此,但从赵朔的眼底还是能够察觉到明显的怒意。

    这毕竟是赵朔掌舵赵氏之后的第一战,而魏相却在开战之前就断言赵氏必败。

    魏相侃侃而谈:“君侯和中行林父为何会反对赵氏,臣不用说主君也知晓。至于卻缺不会站在赵氏这一边的理由也很简单,任何一名上卿都不会愿意当一个光杆上卿,所以卻缺一定会推举一个自己的盟友上位。这三人联手,赵氏失败的可能性极大。”

    赵朔目光之中的怒火消退了一些,继续问道:“那你觉得卻缺会推举谁?”

    魏相不假思索的说道:“士会士大夫。”

    赵朔沉默片刻,突然笑了起来:“你可能不知道,你这位未来老丈人前几天刚刚和卻缺闹了个不欢而散,两人至今都没有往来。”

    魏相十分诚恳的说道:“那只是小问题。士会此人极有原则,卻缺用他不需要担心他会被赵氏暗中拉拢,而君侯和中行林父也因为同样的理由能够允许士会进入六卿之中,唯一不能接受的只有赵氏。”

    赵朔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过了半晌之后,赵朔才开口道:“所以你的意见是?”

    魏相不假思索:“我们赵氏也推举士会出任六卿,这样一来不但能够让卻缺感受到我们赵氏对他这个上卿的尊重,同时又能卖士会一个好。士会此人虽然有原则,但同样也是一个知恩必报之人,这对于我们赵氏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赵朔沉默良久,道:“你下去吧。”

    魏相依言退下,一个多出来的字都没有说。

    等到魏相离开之后,赵朔突然轻声开口道:“厥叔,你怎么看?”

    韩厥的身影出现在了宫殿之中,一如既往的严肃。

    韩厥道:“平心而论,魏相所言并非没有道理。”

    赵朔道:“所以厥叔的意思是……”

    韩厥道:“臣还是想要试试。”

    赵朔和韩厥目光对视片刻,缓缓点头:“明白了,我会在这几天见一见先毂和栾盾。只要能够稳住这两人,六卿之中有三,起码不用担心其他人会搞什么花样。”

    韩厥道:“臣会去见一见卻缺。”

    赵朔从韩厥的言语之中似乎感受到了一些信心,点头道:“那就这么办吧。”

    韩厥迈步朝着门口走去,走到半路时突然停下脚步,道:“主角,魏相此人过于自信,恐非良臣。”

    赵朔哑然片刻,道:“也罢,若是这一次他确实出错,那就让他到地方去当一个乡宰吧。”

    韩厥不再说话,径直离去。

    第二天,魏相上班的时候明显感受到气氛的不对。

    几名少庶子明显疏远了魏相,甚至还有人在魏相的背后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偶尔听到几句,魏相才明白原来是因为昨天的事情。

    “区区一个少庶子,也敢大言不惭,妄议国事。”

    “无非就是想要借此在主君面前出头罢了,但想要出头,又岂是那些幼稚可笑的言论所能够做到的?”

    “就是,不好好工作,成天想要弄一些旁门左道的捷径!”

    对于这些话,魏相原本颇为生气想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些家伙,但马上要爆发之时又改变了主意。

    “现在出手,倒是显得我气量狭小了,还是用事实说话吧。”

    赵朔原本是经常带着魏相的,但这几天却也明显冷落了魏相,没有再点名让魏相陪同出行。

    少庶子原本就是负责陪同在主君身边,被冷落的魏相失去了陪同赵朔的资格,于是就只能天天坐着发呆了。

    事情渐渐传开,就连赵氏之中那些原本还算和魏相有点头之交的人们看到魏相也是如遇蛇蝎避之不及。

    所有人都觉得,魏相将会是一个典型的祸从口出案例。

    甚至于魏氏那边都听到了风声,老爹魏琦特地赶来了下宫。

    魏相想了想,觉得这件事情确实是需要和魏氏那边打一个预防针,于是就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老爹。

    “什么?”老爹瞪大了眼睛,用看待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魏相:“你、你就这么在赵氏如此多重要人物面前说了这种不靠谱的话?”

    魏相叹了一口气,十分认真的说道:“老爹,儿真的没有骗人,士会士大夫真的会在这一次的殿议之中入选六卿,而且很有可能是六卿之中的上军将!”

    老爹的右手都已经扬起来了,魏相都已经做好了躲避的准备,但这一巴掌终究还是没有落下来。

    老爹沉默良久,叹了一口气:“爹知道你是想要给士氏卖一个好,但是你也不想想,这种国家大事是你能够插手得了的吗?你不要以为你在秋狝的时候出了点风头,赵氏这边的人就会对你言听计从了。儿啊,你只是一个中士,赵氏是什么?是拥有一名下卿,五名大夫的家族啊!人家凭什么听你的?”

    魏相被老爹这一番抢白弄得有些挂不住脸面,道:“老爹你难道忘了,之前儿对赵宣子逝世日期的准确预言了?”

    “嘘,噤声!”老爹吃了一惊,差点一巴掌拍在魏相嘴上:“你这小子,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好了,爹知道这边的事情了,我回去就让宗主那边向赵氏求情,希望过了这件事情之后还能保住你的少庶子之位吧,唉。”

    老爹没有停留太久,长吁短叹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