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柯南世界的荆棘法则 > 第107章 很温柔那种哥哥

第107章 很温柔那种哥哥

    “什么?房间全部都满了?”

    录音棚前台,铃木园子失望,“那就是租不到了吗?”

    前台小姐姐看着登记表笑道,“如果你们可以等一个小时的话,应该就会有空房间了。”

    铃木园子回头,“怎么办?”

    “那就下次再约吧。”世良道。

    毛利兰有些遗憾,“可是好不容易来了……”

    “一个小时的话我们还是等等吧,”安室透转头看着地下休息室,“这里还有地下休息室呢,只要借到乐器,就可以教你们怎样用单音和混音来烘托出歌曲的气氛!”

    “哦?”世良回头盯,“原来你也会弹贝斯啊。”

    “是啊,不过不保证比你哥哥的朋友的水平高哦。”安室透目光不带一点退避。

    青枫:“……”

    感觉有交锋的电光在闪……

    “青枫你也会弹贝斯吧?”安室透又朝青枫问道,“上次你跟我说会弹吉他,我想贝斯你应该也有所了解。”

    青枫眨眼笑,“当然,我弹贝斯超帅!”

    安室透顿时失笑,揉了揉青枫的头发。

    “哎,小枫姐吉他和贝斯都会吗,”毛利兰惊讶,又问铃木园子,“那么园子你会打鼓吧?”

    “当然,”铃木园子道,“我可是很擅长玩‘打鼓达人’呢!”

    柯南:“……”

    这是个电子游戏吧?

    跟真的打鼓操作起来根本不一样……

    借了贝斯到地下休息室,世良试着弹了一下。

    毕竟只是休息室,不是有隔音的录音室,借吉他容易吵到别人休息,而贝斯音低,不装扩音器的话,影响不会太大。

    “世良,你好厉害啊!”铃木园子感叹。

    “听起来很不错呢。”毛利兰也道。

    “我只是弹个音阶而已啦,”世良不好意思道,“我哥哥的朋友教我的也就只有这些!”

    “哦?那个教了你基础的男人的长相,”安室透看着世良,“你还记得吗?”

    “嗯,还记得一点吧,”世良回盯安室透,“不过,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哥哥的那个朋友是男的?”

    “这个吗……”安室透笑道,“我感觉是个男的吧。”

    柯南:“……”

    又是感觉?

    对于侦探,感觉什么的是最敷衍的回答吧?

    而且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啊?

    “我说你们今天……”

    青枫倒是假装不知内幕,直接问了,不过她的话刚出口,就被休息室另一边的人拍桌子打断。

    “我说你们今天也太懒散了吧?”一个乐队的吉他手木船染花埋怨,“离演唱会就只剩下一个星期了啊!再这样下去的话会来不及的!唯子的贝斯节奏不对,嗓子也没打开!”

    贝斯手笛川唯子汗道,“抱歉,我昨天喝多了一点。”

    木船染花继续咆哮,“留海你的键盘也走音了吧!你有好好剪指甲吗?!”

    键盘手小暮留海忙道,“抱歉,我最近都没怎么弹……”

    “荻江的鼓也没平时那么干净利落!”木船染花又朝团长兼鼓手的山路荻江埋怨。

    “不好意思,”山路荻江打了个哈欠,“我今天很困啊……”

    “真是的,你们给我拿出点干劲来啊!”木船染花双手叉腰道。

    “不过染花你的吉他今天也太激烈了一点,感觉有点心浮气躁啊……”

    “因为来不及了啊!”木船染花道。

    山路荻江看着木船染花衣服上的扣子,“所以就连衣服扣子要掉了,你到现在也没发现啊!”

    “啊?”木船染花连忙低头看。

    “总之,大家还是先休息一下,等冷静下来再开始练习吧,”山路荻江起身,往录音棚去,“我去录音棚里小睡一会儿,应该睡个十分钟左右就能清醒过来吧……”

    剩下三人目送山路荻江离开,神色都有些不满。

    木船染花拿出手机看时间,“真是的,明明录音棚就只能再租两个小时了!”

    “我的手指甲怎么办?”小暮留海看着自己的指甲。

    “要不要用我的指甲刀?”旁边笛川唯子道。

    “好,谢谢,那我等会儿去洗手间剪一下。”

    笛川唯子又对木船染花道,“染花你的扣子我也帮你缝一下吧,我有带针线包哦!”

    小暮留海笑道,“唯子你真贤惠啊,还会做针线活……”

    笛川唯子翻着包里的东西,“我织东西可比不上朱音,荻江戴的毛线帽也是朱音织的呢。”

    “是啊,那可是为了追悼朱音才开的演唱会,所以一定要成功!”木船染花不满,“可是荻江还跑去睡觉,她到底有没有放在心上啊?”

    “糟了,针线包忘在录音棚里了,”笛川唯子起身道,“那我去叫醒荻江,顺便帮你缝好纽扣,把外套给我吧。”

    “好……”木船染花脱下外套递过去,“不过还是我去叫荻江起来吧,吉他的弦断了,我得换一根。”

    “我也要去录音棚,曲子有几个地方想修改一下,”小暮留海无奈,“但是荻江在里面睡觉,我没法改,不弹琴就没办法写谱子了。”

    “而且调音也会发出声音。”木船染花也道。

    “好啦,反正还有时间,”笛川唯子打圆场,“慢慢来吧。”

    小暮留海笑了起来,“说的也是。”

    世良见那边几人各忙各的,也就不再关注,将注意力收了回来,“小枫姐刚才是想说什么?”

    “我想问你们两个今天是怎么了啊,”青枫知道原因,不过戏精附体,让她彻底代入了‘森田秋叶枫’的身份,“你和透子,感觉有点针锋相对……”

    “没有啦,”世良笑道,“我只是觉得很久以前就见过安室先生,大概是四年前吧,我在火车站台看到秀一哥背着吉他盒,我还以为他回美国了呢,没想到会遇到他,而且我也没见过他玩音乐。”

    “哎?”毛利兰看向青枫,“就是小枫姐以前的老师赤井先生吗?”

    “是啊,就是他,”世良道,“小枫姐也没见他玩过音乐吧?”

    “嗯,确实没有见过。”

    “那时候我正在跟朋友一起去看电影回来的路上,就冲过去跟秀一哥上了同一辆电车,因为我很想听他弹吉他嘛,结果在换乘站的站台上,我被秀一哥发现了好几次,”世良又接着道,“他很生气地跟我说,‘你快回去’,可是我跟他说我身上没钱了,也不知道怎么回去,他就说,‘我去帮你买票,你留在这里’,说完就留下我一个人在站台上了。”

    “然后呢?”毛利兰好奇追问,“你就在站台上等他了?”

    “是啊,我当时都快哭了,”世良笑道,“但是当时和他在一起的那个男人说,‘你也喜欢音乐吗’,他说着就从盒子里拿出贝斯,教我怎么弹音阶了……”

    “那你刚才说的教你弹贝斯的人,”毛利兰问道,“就是那个男人吗?”

    “是啊,虽然只教了十分钟,”世良笑得露出小虎牙,“不过他跟我说过,‘真羡慕你哥哥啊’这样的话。”

    青枫侧目,她很想听关于自家二哥的事,这是原本剧情里没有的吧。

    毛利兰疑惑,“你有问他为什么这么说吗?”

    “我当然问了啊,”世良道,“他当时说,‘因为我从小比较幼稚任性,没有当哥哥的样子’,我说才没有啦,秀一哥是很严厉的哥哥,他就是很温柔的那种哥哥吧,他好像很开心,之后就专心在教我弹贝斯了……”

    青枫失笑,的确,诸伏景光就是那种永远有耐心永远不会发脾气的哥哥。

    “那他是你哥哥音乐上的朋友吗?”毛利兰好奇。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世良摸着下巴回想,“那个人是把贝斯放在软盒里,但是贝斯拿出来之后,那个盒子却还保持着原来的样子立在那里,说不定贝斯只是障眼法,里面还放了什么硬的东西在里面吧……”

    柯南反应过来,里面应该是……来复枪……

    “那你问他的名字了吗?”铃木园子问道。

    “没有,但是从另一个站台过来的他的朋友是这样叫他的……”世良正色道,“苏格兰。”

    柯南下意识地看向微笑着的青枫,苏格兰……

    是小枫姐的哥哥吧?

    毛利兰:“哎?是外国人吗?”

    “不是啊,怎么看都像是rb人,可能是外号一类的吧,还有那个叫他的男人……帽子压得很低,脸看不清楚……”世良看向安室透,“但总觉得……跟安室先生你有点像啊。”

    柯南沉思。

    等等,也就是说,以前安室、小枫姐的哥哥、赤井秀一一起执行过组织的任务?

    之后小枫姐的哥哥死了,赤井和安室关系不合是不是因为这个?

    那天小枫姐说自己哥哥是自杀的,感觉里面有故事啊……

    “是你认错人了……”安室透依旧笑眯眯的,看不出什么来。

    “啊!!!”

    上面传来尖叫声。

    世良脸色一变,“这声惨叫,是不是刚才那个乐队里的人?”

    “就在楼上录音棚里!”安室透上楼。

    世良和柯南也几乎同时跟了上去。

    “刚才那三个人一起上去了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毛利兰担忧。

    “不清楚,我们也去看看吧。”青枫歪头看着跑得飞快的三个人,突然有点不太理解侦探这种生物。

    听见惨叫就特别冲动?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