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不想救人了 > 第295章 没机会听我遗言

第295章 没机会听我遗言

    这些由头骨垒叠交错形成的骷髅墙乍看之下,有点像是一块焦糊的奶酪。

    裸露在外的黢黑头骨,被空气腐蚀出星星点点的气孔,与泥土混合,摸上去干硬而生涩。涅魔皇缓缓在指尖萦绕邪力,沿着骷髅墙的脉络不断移动,逐渐感知到了来自这墙体深处的力量诱导,这是一种普通人永远无法感知得到的力量,是沟通两个交错空间的秘密通道。

    涅魔皇也无法确定他选择的这面墙到底是不是刀禛用来封印暗域的那个幽冥虚空,不过他倒是也并不在乎这一点,就算这里是刀禛的陷阱,他也饶有兴致去进入这陷阱之中,看看这个他期待已久的敌人,是否会让他感到失望。即便没有陷阱,那就全当白来一次而已,重新进入下一面骷髅墙就好了。

    幽冥虚空缓缓开启,涅魔皇踏入其中,阵阵混乱的气流从四面八方涌向自己,这些气流的颜色都是人间并不常见的色彩,看起来神秘而怪异,而这里的一切,也都是没有任何实质的形态。一切都显得有些虚无缥缈,空气在这个空间之中是不存在的,所以即便有人找到了幽冥虚空的入口,进入到这里,还是会在很短的时间之中就消失殆尽。

    而在这里,虽然是三界交汇,但距离最近的地方,却是圣域。

    圣域,与阴间、人间同样,是现世的三界之一,也是整个世界最高管理者所处的环境。在人类科学的视角中,他们管圣域的外围空间称之为宇宙,而宇宙其实只是圣域的一部分,一个周而复始的循环空间,人类如果真的有办法突破这里,也会陷入无穷无尽的循环之中,除非借助灵气或邪力等特殊力量,才有可能突破结界的禁锢,来到圣域最真实的地方。

    幽冥虚空毗邻圣域,并且离它最近,也因而具备了一些圣域的特质,这里拥有人类科学中无穷无尽的力量,还有能够瞬间将生物扼杀的宇宙射线,强烈的辐射,会让任何无意间进入这里的生物机体衰亡。

    其实,所谓的科学和迷信,本来在这个世界上就是只有一纸之隔,妖魔鬼怪也完全可以借由人类的能量学说进行解释,而灵气和邪力本身也是确实存在的一种高级能量。

    强烈的辐射对于涅魔皇而言,并不会造成特别的伤害,但让他感到一丝不安的东西,却是这潜藏在幽冥虚空之中的一些其他东西,这个家伙的体型非常的庞大,让涅魔皇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自己也置身在这个家伙的身体之中。这个家伙又似乎非常的渺小,好像分解成了无数细小的粒子,萦绕在自己的周围。

    但不管是何种方式,这个家伙都离自己非常接近了。

    “出来吧。”涅魔皇沉声说道。

    半晌过后,一个幽幽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起来:

    “你就是宇长生吧。”

    这声音不断扭曲变化,让人无法确定它最初的状态,即便在这样真空的环境之中,还是能够不断传播,只不过听起来有点绵长而诡谲,好似鸮啼鬼啸。

    “恩,刀禛如果只是派你过来伏杀我,那他还真是太低估我了。”涅魔皇感到有些失望。

    虽然还没有看到敌人的形态,但涅魔皇已经对这场战斗有了充分的把握,这个家伙的杀气几乎是不存在的,甚至就好像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刚生完幼崽的虚弱绵羊。

    “不,他只是让我困住你而已。”对方回答。

    涅魔皇没有感到惊讶,他早就已经发现入口消失了,早在他刚刚进入这个空间的时候,入口就已经消失了,而当这个发出奇怪声音的家伙出现的时候,自己就感受到了那种类似禁锢的气氛,这就说明,其实入口并没有消失,而是当他进入幽冥虚空的同时,这个家伙很可能已经将自己陷入了它的体内。

    “那么,你现在还觉得能困住我么?”涅魔皇狞笑着伸开了双臂,磅礴的邪力自身体散发出来。

    眼前那些凌乱交错的斑斓线条突然全都朝着相反的方向飞射出去,涅魔皇周身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黑暗,这种颜色即便在这没有任何光亮的幽冥虚空之中,都是一种深不可测的黑暗,让人光是看到这股黑暗,就觉得自己难以自拔。任何物质甚至哪怕只是气体,也会在这样的黑暗面前不可抗拒地表现出畏怯。

    涅魔皇以极快地速度在这混乱的空间里穿梭,并且沿途设下邪力标记,但却总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回到原点,虽然行动自如,畅通无阻,但却陷入了某种循环之中。

    涅魔皇停了下来,手中凝聚着一团黑色的鬼火,他已经失去了兴趣,准备直接破坏掉这里。

    “看样子如果继续放任你,说不定你真的有可能从我的体内逃出去,不过我已经说过了,我只是负责困住你,至于该如何解决你,就不是我的事儿了。”对方平静的回答。

    “哦?”涅魔皇饶有兴致地抬起了头,鬼火闪烁着森冷的幽光。

    这一次,他已经通过声音判断出了这个囚禁住自己的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声音。

    在自己的头顶上方,有一团若有如无的黑暗球体,这个球体虽然难以察觉,但却明显不同空间中的其他部分,涅魔皇判断,这个黑暗球体,应该就是这个家伙的心脏或是头颅。

    涅魔皇调取了宇长生大脑中的部分记忆,发现这个困住自己的家伙,应该是那种叫做穹尸袋的高级恶鬼。

    传说当年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尸身化作了山川湖泊,世间万物。而其中一部分尸体,却并没有留在人间,而是被古神女娲带走。而带走盘古尸体时所使用的袋子,就是这个穹尸袋。穹尸袋无形无状,但是却又有自己的意识,在脱离了主人的控制后,成为了一个独立的恶鬼,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祸乱人间。当它出现在某地的时候,那个地区会突然遭到可怕的风暴侵袭,紧接着整个区域都被这种恶鬼吞入腹中,消失不见。后来直至被某个猎鬼师降服,人间才找不到这种恶鬼的踪迹。但因为这种恶鬼的数量稀少,所以关于它们的弱点和习性的相关记载非常少,只是传说被吸入它们体内的人,除非找到这个家伙的心脏,否则永远无法出来。

    涅魔皇将目光从那个黑色的球体处移开,不露声色,当手中的力量积蓄完毕,他就准备突然朝上方的那个黑色球体发起攻击。

    “穹尸袋,你也算是个不错的恶鬼,跟我走吧,我可以饶你一命。”涅魔皇森然说道。

    “不,不仅仅是我不想,而且我也不能,猎鬼师的契约符咒,是没办法打破的,如果我有办法打破,是绝对不可能跟你这种疯子战斗的。”穹尸袋立刻拒绝。

    “也好,暗域里好像也快装不下你这么大的家伙了。”涅魔皇喃喃说道,其实是想趁机积蓄力量。

    然而,就在涅魔皇蓄势待发的同时,在这虚渺的空间之中,突然产生了一股惊人的气息,就好像是一座活火山毫无征兆地喷薄,这股强盛的力量在空间之中产生了可怕的波动。

    这股力量让涅魔皇有些兴奋,但同时也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跟这个穹尸袋浪费太多的时间,于是立刻将手中的鬼火霍然抛向了空中,同时自己迅速向后跳闪。

    “崩裂邪焰!”涅魔皇怒喝。

    那团黑色的鬼火以惊人的速度轰向了那团黑暗,瞬间爆炸,飞散出来的火花全都是类似闪电一样的幽蓝,而那团黑暗被鬼火攻击过后,表面也出现了一道道游离瑟动的裂缝。

    但让涅魔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次攻击所造成的破坏也仅限于此,那些缝隙竟然缓慢地愈合,最后连同外围那些不可熄灭的鬼火一同吞噬、消失。

    就在涅魔皇分身的刹那,幽冥虚空中那突然出现的可怕的力量也在很短的时间内迫近自己,涅魔皇回过神的时候,一击蛮拳已经砸向了自己。

    这次偷袭,敌人只是挥出了很普通的一拳,没有使用任何武器。

    但正如穹尸袋所说的那样,真正要来毁灭涅魔皇的,是这个负责偷袭的家伙!

    虚空爆裂出一道清晰的弧光,但却并没有产生巨大的轰响,涅魔皇及时防御,但右肩还是整个被这击蛮拳给轰碎,强烈的力量连同空间一切摧毁,仅剩下了簌簌黑烟。

    涅魔皇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对方的速度竟然会快到这种程度,而更让他感到惊讶的是,眼前这个敌人,竟然不是恶鬼,也不是怪物,而是普通的人类。

    这个人类,在宇长生的记忆中,还是有印象的。

    “张枭?”涅魔皇说出了对方的名字。

    “嘿嘿嘿……小垃圾,没想到你现在变得这么强了,不过在我的绝对力量面前,你还是连垃圾都不如。”张枭咧嘴笑着,身上的肌肉紧绷。

    与上次见面的情况相比,张枭的身体发生了更加惊人的变化,之前他的身体只是同时承受了铁铠病和丧尸病毒两种病毒的侵蚀,在保持力量的同时,身体程度也得到了强化。

    但现在的张枭,不仅仅浑身上下闪烁着钢铁般的光泽,更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力量在他的周身流淌。

    骨爪已经变成了钢爪,但原本被腐蚀掉的血肉,已经无法复原,身形虽然不像之前那样夸张,但每一块肌肉都似乎经历了淬炼,变得结实而紧凑。

    涅魔皇立刻明白了,原来之前宇长生遇到的那种类似王后雄的丧尸,并不是感染失败,而很可能一开始就是作为实验品存在的。刀禛为了最大限度的发挥出节限毒针的效果,很可能找到了很多类似王后雄和张枭这种体质的人类,从中制造出拥有独立意识,但又能够被自己所控制的丧尸。

    “有趣,你想好遗言了么?如果没有,我可以再给你几分钟去想,因为我感觉,你可能会是我复活之后,第一个能给我带来乐趣的家伙。”涅魔皇瞪大了眼睛,舔了舔沾了自己鲜血的嘴唇。

    张枭眼皮微挑,他这才惊讶地发现,眼前这个家伙虽然看起来跟宇长生一模一样,但言行确实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垃圾,老子的遗言你是没机会听到了,因为,你这个垃圾一定死得比我早!”

    张枭恶狠狠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