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今天就是末日 > 第200章 乌鸦
    天明的时候总算是亲眼见到了那个神枪手妇女。

    她叫黄寒,普通的样貌,自爆年龄近四十却没说具体。不过总体上表现的精神饱满,身形矫健(经常健身并控制体型的那种感觉)。

    初步交流几句,她算是个不可或缺的平凡女人。没有特殊能力,甚至肌肉筋骨的物理强化都没有,但她会用枪,有“枪感”。

    “真确认可以出海吗?”

    黄寒第一句问,“关键在于海员够吗,你们上过舰没有?不会认为几人就能开走驱逐舰吧?”

    船长修养了一夜后精神好了些,有力气说话了,“是倒是不够,真正海军出生的只有一个,现在还生死不知。”

    “关键在于你说的这人干什么的?”黄寒追问。

    “轮机长。”船长道,“他以前干轮机长的。”

    黄寒眼睛一亮:“这基本就够了。如果你们的目标驱逐舰是055大驱,那还需要再找一个对电路电气非常有功底的人,然后一个会驾驶直升机的人。至于其他的,都不是刚需,我和轮机长基本就能涵盖,可以慢慢把其他人培训出来,然后再去慢慢摸索。”

    张子民迟疑着,“懂电路电气的宅男倒是有一个,在城里邮区,不过现在的形势,也不好说他们什么情况。至于直升机驾驶员……”

    “行。没有也行。”黄寒打断,“只要不是反潜作战,舰载直升机也不是刚需。”

    接下来一行三人分工,张子民背着仍旧很虚弱的船长,而黄寒作为灾变前的一个撸铁女,背起了那个合金大箱子,有点压力倒也不算什么。

    正打算走,忽然听到外面出现了不少人声:

    “圣堂算是废了,这眼看着都没怎么打,就分崩离析了。”

    “照这形势看,陆地不能停留了,越来越危险。“

    “头,不在陆地咱们难道还能飞上天?”

    “不能飞上天,但有艘驱逐舰应该停在红角港,它差少一个关键部件。”

    “老大怎么知道的?”

    “灾变前,生产那个部件的小组就是我们组,不让我们休息叫来加班加点,绝逼就是急件急事。加上那天有个我恰好关注的傻逼在微博晒标题为‘看,055为什么会进红角港’照片。虽然那条信息马上删除了、博主账号也立即关了小黑屋,但我当然就明白了其中的连续了,我肯定,驱逐舰现在还在红角港窝爬着,等着模块。”

    “但我们现在来三车间干嘛?”

    “我记得电驱模块装在一个合金箱子里,圣堂接手这里后,把那东西列外用不上的杂物,运来这边存放在杂物仓库里了。”

    “咦,箱子,就是这个箱子!你们放开那个箱子!”

    说话间,遇到从仓库出来的张子民等人,就此他们一行四人纷纷拿出手枪对着。

    黄寒很冷静,见面的第一时间就果断退后并抬起自动步枪锁定了当先的一人。她的握枪姿势以及整体感、实在比这四人专业太多,给人她正在平静等待着命令然后按部就班执行的感觉。

    “居然是你?黄寒你没死?”他们那个领头的年轻男人还有点英俊。

    黄寒没有回答,继续抬着枪等候“命令”。

    “他们又是谁!”

    那个英俊男人又用枪指着张子民、询问黄寒。

    还是没回答,黄寒还是处于待命状态。

    英俊男人有点不耐烦的又道:“黄寒你马上过来,放下那个箱子,我就不追究你背叛圣堂的事了。否则你不听我命令,没死,却又不第一时间及时对我报备,你知道代价是很重的,你知道圣堂规矩是很酷烈的。”

    黄寒当做没听见,继续待命,。

    “大胆!都现在了,还敢不听我命令?”

    这英俊男人大大咧咧的拿着手枪走近了一步。

    杀机!

    张子民清晰感应到了杀机,但不是来自这些人的身上,而是黄寒。像是她手指已经轻微的下压,再差一丝就能喷火。

    很难说她们之前就相互有仇,也很难说黄寒是个暴烈性格的女人。

    只看她普普通通没有进化,但有机会也不逃离,就埋伏在这里一门心思的想要击杀刺杀者,就知道她是有仇必报的风格。

    卧槽越不出声的狗咬人时才越重!

    这么考虑着,张子民也真的不想这么近的距离发生枪战,不论死了谁都不好。仅仅是中枪而没死的话,更尼玛麻烦。

    “行行行,都稍微冷静些,听我说一句。”

    张子民及时出声叫停,“这电驱模块不会交给任何人的。因为它不属于你们。一但没有权属,就得有个先来后到原则……”

    “你特么谁啊!”

    那个英俊男人很爆的打断,走过来像电影上那种直接把手枪抵在张子民的头上,喝道:“说啊,你特么谁啊,我都没问你你开什么口,哎呀我去……”

    却是他说不完,被张子民幻影似的缴了手枪,且劈面一个摆拳打了鼻血乱冒。

    就此,他捂着鼻子蹲在地上叫唤了,还不停的有鼻血从指缝中渗出来。

    哪怕黄寒始终很严肃的表情,现在也还是有些忍俊不住的意味,她也没料到这货竟是这么棒槌,明显的看电影看傻了的那种。以往每次看电影,看到明显必胜必杀的局面,某些角色就是要过去很近的距离,把枪在人家大反派的勉强乱晃荡,黄寒就会很紧张很不自在。

    因为在她看来,对手只要专业一些,那种拒绝突发缴械,几乎是必成功的。就想你要走近让泰森先出拳的话,无关你是谁,几乎是不可能躲闪的。除非有异能。

    这导致其他三人也面面相视了起来!

    显然,他们也没预料到对手这么强悍,更没意料到自己头领竟是这么棒槌?这尼玛还进化者呢……好歹也是个传说中的圣堂武士,竟是如此不堪?

    他们三人本身和黄寒没仇,甚至还因黄寒是个话不多的质朴女人比较有好感。

    他们之前尊敬这个家伙也只因为他是圣堂武士,但现在来说,圣堂是否存在都不好说……

    就此,他们三人像是达成了默契,隐约觉得危险的末日里跟错了人也是很危险的事,于是他们干脆慢慢的放下了手枪。虽没直接说投靠张子民等人,但无疑已经没有敌意了。总之,谁有船票谁说了算,这没什么不对。

    “小子,是你自己找死的,让你知道我乌鸦的厉害。”

    蹲地上的乌鸦忽然伸出手,就近捏住了张子民的脚腕。

    “?”却是没什么反应。

    乌鸦也不去管自己的鼻血了,有点惊悚的看看自己的手,又再次摸着张子民的身上,还是没什么效果!

    就此乌鸦结结巴巴的道:“你你,你把我怎么了……这怎么可能,我怎么没电了?”

    他失魂落魄的样子。

    “这么说来你想电死我?”张子民好奇的问。

    乌鸦也算得机智,这才左右看看,眼见黄寒杀气腾腾,而其他人有了不听话的倾向,圣堂也像是不会有支援了。

    就此他只得改口道:“额,您误会了,其实我电不死人的,只是唬人而已。他们主要是安排我在这里检查检修电路,一是因为我不怕电,二是因为一条电路中,我只要一触碰,就能感觉到问题节点。”

    身后抬着枪警戒的黄寒冷冷道:“别听他的鬼话,这人灾变前就是个人见人恨的小人,别人叫他乌鸦是有原因的。他的确有电,电力还很强,他刚刚的行为就是想电死你。”

    “也许吧。”张子民摸着下巴道。

    乌鸦吓得结结巴巴的道:“不不不,不是也许。我只是想装逼,我真的不想电死你。”

    张子民想了想,要说呢,这的确算个有用的人。

    最终只得拉他起来道,“随便了,你怎么想不重要。反正你没电死我。现在是末日,你想用来救命的东西落入别人手里,你表现的激动一些也算正常。既然处于对持,被我缴械后你找机会反击也勉强算你正常。”

    “这样吧,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赶紧滚远些,相互井水不犯河水。二个是:一起上船出海。我帮你和船长说说,给你找个工作,只要你不违反规矩,不会有人赶你下船?”

    “对,这些条件也包括你们。”

    张子民最后这句是对那三个持枪男人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