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赤心巡天 > 第四十七章 仙主

第四十七章 仙主

    匕首已经擦拭得雪亮,寒光甚至刺眼。

    但他仍在擦拭。

    他总想要擦掉点什么,却比谁都清楚,有些东西是擦不掉的。

    但总要做点什么吧?

    不然靠什么支撑着活下去呢?

    他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更了解那个化名于松海的家伙。

    其人的名字,其人的出身,甚至其人的生活习惯……

    他对那个家伙也没有什么好感,以前没有,现在同样没有,以后估计也不会有。

    以前的他,厌恶那家伙总是昂首直脊,在枫林城三大姓面前也毫无卑颜。

    他记得堂兄在说起那家伙的时候,总是在赞叹之中,带着一点……嫉妒?

    以前的他,不知道那家伙有什么可嫉妒的。

    这次再见只是匆匆一瞥。

    但那浮光掠影的一面就让他看到,那家伙仍是和当初那样,没有什么改变。

    还是骄傲的,还是坚定的,还是勇敢的,还是……问心总如一,仗剑鸣不平。

    “不被改变”,这一点真的很让人嫉妒。

    他凭什么可以不被改变呢?

    明明什么都变了!

    事隔经年,他想他终于明白,堂兄嫉妒的是什么了。

    但已事隔经年。

    他清楚那家伙太多的信息。

    他知道的那些信息交给卦师,绝对可以把那家伙算个底朝天。

    但为什么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呢?

    为什么?

    方鹤翎始终微低着头,始终在擦拭匕首。那匕首好像永远也擦不干净。

    他没有答案。

    大概只是不想说而已。

    所有人都讲过一遍之后,卦师略想了想,浸在血中的手指提了起来。

    石台上那微凹口子的旁边,有一块空出来的平整地方,没有纹路。像一张白纸。

    卦师就蘸着血,在那地方上龙飞凤舞,写下一个“云”字。

    字体仙气飘飘,血色狰狞奇诡。

    这个字写成之后,赤裸男人身上的五个血口就立即停止流血,人也停止呼吸,彻底死去了。

    卦师定定看着这个字,看了一阵,忽然闭上眼睛。

    两道血痕自眼角蜿蜒而下。

    瞧来可怖极了。

    “怎么了?”郑肥问。

    卦师闭目不语,缓了许久,才翕动嘴唇:“因果太深、太重,连我也一时看不清楚。”

    血字在此时消去,石台崩溃,化入泥土中。

    郑肥又咧嘴笑了:“有趣了!”

    李瘦则很惊讶:“我们的玩具那么厉害?”

    眼角的鲜血已经止住,但卦师仍旧闭着眼睛,仿佛在克制自己,不要看什么。

    “但是算不到,本身就是一种答案。”他轻轻的说。

    然后他开始笑。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在其他人魔惊讶的目光中。

    他有些癫狂的笑了起来。

    “是仙主啊!”

    他重重地说。

    ……

    ……

    离开顺安府之后,姜望没有停留,一路乔装,经永怀,过富春,就此离开雍境。

    救下封鸣,剩下就是他自己的人生。

    他如何选择,如何前行,都是他自己的事情。

    姜望也有自己的人生要走,没有义务对每个人负责。

    九大人魔在顺安府那么一闹腾,像他这样别有目的进入雍境的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都不会太安宁。

    尤其他也根本说不清自己的来历,是以尽早离开雍境,才是明智的选择。

    至于封鸣以后如何,至于那神秘人所说的近期活动在雍境的无生教徒,至于方鹤翎何以成为了九大人魔之一……

    相较于自身的安全,也都不重要了。

    这当中,最令他在意的,其实是有关张临川的线索。但一个能跟幽冥神祇斗、且斗赢了的人,显然不是他现在能对付的。

    他已经决定,短时间内都不再打张临川的主意。敌强我弱,那就避而远之。

    下次再来西境的时候,他不是现在的他,现在的问题,或许也不再是问题。

    雍国东面有一小国,名为“和”,和国再往东,即是天马原。

    同时天马原又在云国的北方。

    天马原再往北,则是一个强大的宗门,名曰仁心馆,乃是与东王谷齐名的医道大宗。这等宗门一般也没谁会招惹。

    而荆国更北,就是荆国了。疆域辽阔的荆国,和曾经辉煌过的雍国,像一大一小两个巨人,半包围着天马原附近的区域。

    丰饶的天马原亦是无主之地,姜望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好像和国的存在,就是为了阻止雍国染指天马原一般。

    在离开雍国国境,进入和国境内的时候,姜望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他已经知道,是云顶仙宫在封、池二脉体内留下平衡之血,以此让青云亭封、池两脉维持了长久的平衡。

    可是当年的云顶仙宫,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保持封、池二脉的平衡,到底有何意义?

    如果仅仅是为了青云亭传承的延续,似乎也无此必要。凌霄阁和灵空殿不见此情况,也没有传承不下去。

    他想到一个极度阴暗的可能——

    会不会……就是为了平衡之血。

    平衡之血的炼制,当然不可能仅仅是把封池两脉的修士煮在一起就能实现的。必然有它独特的炼制手法和要求。

    那么,万恶人魔、削肉人魔炼制平衡之血的手段,从何而来?

    会不会……也是传自云顶仙宫。

    或者说,哪怕那种手段失落了。只要知道封池两脉修士可以炼制平衡之血,研究出相应手段来,也只是时间问题……

    他得到的平步青云仙术,踏善福青云而行。折转变幻,如行平地。

    善福青云看起来非常正派、良善。但别忘了,继承了云顶仙宫某些传承的青云亭,还有一门叫做殃祸乌云的秘术。由青云亭宗主池定方使来,险恶非常。

    仙术平步青云以善福青云为术介,平衡之血……是不是也是某种仙术的术介?

    而且,对应了平步青云的,是不是也应该有一门以殃祸乌云为术介的仙术?

    近古时代隐藏了太多历史,那是一片巨大的空白,让后人在漫长的时光里,无从触摸,只能揣测。

    沉浸在对近古时代尘封历史的思索之中,姜望忽然生起一种巨大的心悸感。

    好像被什么恐怖凶兽盯上了,但又不知那目光从何而来。

    不知这感觉从何而来,也就无从应对。

    他只有握紧长剑,警惕地环顾四周。

    便在此时,云顶仙宫废墟群落,忽然震颤起来。

    云霄阁、灵空殿、青云亭,三座完好建筑齐齐流转清光,一缕古老恢弘的气息,短暂出现在五府海内。

    那种心悸的感觉……

    瞬间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