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重生嫁恶霸 > 第335章 陆时博的故事

第335章 陆时博的故事

    下山的时候,陆时博牵着萧如意的手,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寺庙,寺庙内钟声响起,给人带来一种恍惚感。

    一切都是那么的飘渺,唯有身边的人才是真实的存在。

    “以后每年我都陪你来给阿姨祈福。”

    萧如意没有过多的去问陆妈妈的事情,她只需要知道他们母子之间的感情很好就行了。

    陆时博回过神来:“好!”

    陆时博拉过女孩,在女孩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萧如意愣了愣,然后就笑开了。

    碰巧准备下山的中年夫妻没有想到自己还有机会碰上那对养眼的小情侣,刚好看见陆时博那一吻,忍不住笑了出声:“你们年轻人的感情就是好。”

    萧如意本来已经觉得自己脸皮厚,但是听到后面的声音,却红了脸,没有想到她跟陆时博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就被人看了个现场,幸好是不认识的人,要是认识的话,她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哈哈,你们年轻人不用不好意思,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哎,你们两个可要好好的。”

    妇人看着两人,叹了一口气,这可真的是缘分,都遇上两次了,她希望有情人都可以成为眷属,这两个看着就般配,更应该成为眷属了。

    “谢谢您的祝福,也祝您身体健康!”陆时博收下了对方的祝福。

    如果之前没有对方的出现,他说不定还没有跟萧如意告白,没有告白的话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开心了。

    他是发自内心的感谢这位热情的阿姨。

    “嘿,说什么谢呢,既然遇到了就是缘分,我好像跟你们挺有缘分的,如果以后还有机会遇到,我一定请你们吃一顿饭。”

    妇女的丈夫在旁边微笑着,这种场合向来都是老婆的场子,他只需要微笑点头就是了。

    虽然在这里遇上了,但是整个帝都那么大,以后再遇上的机会真的很低。

    至于吃饭的话,等有缘遇上再说吧。

    如果真的有那个缘分,他也不会吝啬一顿饭钱。

    “好,有缘再见!”

    缘分不可强求,陆时博也懂得这个道理。

    “叔叔,阿姨,再见!”

    陆时博和萧如意目送着对方走在自己的前面。

    现在山上的人已经少了很多,因为现在已经是下午的五点了,而这庙离市区还有挺远的一段距离。

    萧如意和陆时博手牵手地下了山,上车的时候,萧如意从自己的包里面拿出了一个平安符郑重地放在了陆时博的车上。

    陆时博看了那个平安符一眼:“你什么时候买的这个?我怎么不知道?”

    萧如意俏皮地笑了笑:“你当然不知道啦,因为你刚好走开了!”

    她趁陆时博去洗手间的时间去庙里捐了一点香油钱,然后拿了两个平安符。

    不管有没有用,最起码可以求个心安。

    “我告诉你,这个你可不能拿下来!”

    陆时博笑了出声:“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挺迷信的,现在都是讲究科学的时代了!”

    迷信的女孩子,在这个城市还真的不多见。

    他这算不算是捡到宝了。

    萧如意看了他一眼:“你没资格说这话!”

    每年都会到庙里给自己母亲祈福的人,还好意思说什么科学呢!

    陆时博投降,嘴上的功夫,他是说不赢自己女朋友的,就算能说赢,也不能说赢。

    车子开在路上,萧如意慢慢的就觉得有点困了,今天中午没有午睡,早上又起得比较早,真的是困了,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她听到了陆时博的声音。

    “想不想听听我家里的故事?”

    轻柔的音乐声在车内环绕着,陆时博的声音听起来跟平时没什么两样,他还是在专心的看着前面的道路。

    萧如意却精神了起来。

    “你愿意讲给我听?要是勉强的话就算了,我也不是很好奇!”萧如意也是真的不太好奇陆时博的家事,毕竟她喜欢的是陆时博这个人,陆妈妈也去世了。

    “在你面前没有什么勉强不勉强的,我想说给你听,你愿意听吗?”

    陆时博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跟人倾诉过自己的心事了,在这条不远的回家路上,他第一次有了倾诉的**,他想萧如意更了解自己一点。

    “愿意。”

    “好!”

    陆时博酝酿了一下,故事太久远了,他有点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但是好像又是几句话可以概括的。

    “我的故事其实挺简单的,有人说我是私生子,我出生以来就只有妈妈,没有爸爸,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什么样的,后来妈妈很肯定地告诉我,我不是私生子,再后来我也知道了一点父亲的事情。”

    “我的确不是什么私生子,我母亲是父亲的初恋,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没有过多考虑其它事情,但是这段初恋并没有维持多久,两人就分手了,理由是性格不合,当然这里面也有家世的问题。”

    “父亲家境比较好,而我以前的家境很普通,母亲是和父亲分手之后才发现怀了我。”

    “其实我很佩服她,也很感谢她,因为她没有选择放弃我,她把我生了下来,待我也很好,只是她是个命苦的,我还没来来得及赚钱养她,她就早早的走了。”

    以前一段长长的往事,现在说起来不过就是几句话的内容。

    他没说的是,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母亲对他好,就没有多少人对他好了,他童年里所感受到的温暖都是来自于母亲,所以母亲去世后,他变了。

    他甚至恨上了自己从未谋面的父亲。

    他跟着他来了帝都,是因为他想出人头地,他想报复父亲。

    但是后来他发现自己太过偏执了。

    再后来遇到了萧如意,他就不再去想那些往事了。

    现在,他只想跟这个女孩好好地过自己的生活,至于那位父亲,如果可以,他希望大家继续当一个陌生人。

    就是现在陆家人太过频繁的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了,这给他带来了困扰,但是却没办法,因为现在的他的确需要陆心茹和陆维锋。

    现在的他也感谢陆心茹和陆维锋,因为他们不是想象中的那种人。

    他从不说出来,但是他心里知道,那两兄妹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