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玩家请自重 > 第434章 玩战术的……

第434章 玩战术的……

    别小看国人对黄金的狂热。

    但凡没经历过抄家,小有家财的长辈,多半有点老金。

    抓个兽人当奴仆、管家、固然爽,可兽人终究不是兽耳娘,当中差别大了去。国服玩家更倾向于揍蝎子王,毕竟好东西多,兽人那边的垃圾武器,玩家们真瞧不起。

    玩家们不知道,自己疯狂倾泻圣水,却勾起了不死族指挥官们一个恐怖的回忆——想当初神弃之地还没天地扩张之前,某人就玩过一次,在湖底弄了个太阳神的法阵。

    在水里弄太阳法阵,一般来说是脑残操作,威力绝对大打折扣。

    可那一次,把【黑色拉蒙】坑了个惨。主将卡奥斯送了菜,作为副将的黑色拉蒙也受到了严惩。

    那次公开进行的灵魂酷刑,让不知多少不死王子仅仅是在旁观摩,都久违地升起了名为【恐惧】的感情。

    水底下,那支庞大的不死大军继续前行。

    别看不死族可以在水底走动,简直是无脑进军的样子。考虑到天地扩张之前,这个湖底是地形无比复杂的地下城区就知道,这一招其实一点都不好。

    在水底行军,跟在乱石林里捉迷藏差不多。

    更让不死将军们头痛的是,好多地方有坑:普通骷髅兵可以走过,骸骨巨蛇也可以。一旦骷髅巨人或者骸骨狮身人面兽走过,本来就硬脆的红岩有可能会崩塌。

    损失一两个巨兽,蝎子军团完全可以接受。

    让指挥官们难以忍受的是去路的断绝。

    崩塌很可能是连片的,这就造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水中裂谷。

    水生物游过去就是,对不会游泳的普通不死族来说,这特么就是天堑。

    小型裂谷还可以让普通骷髅兵填进去,愣是枯骨填坑。

    大型点的裂谷,只能绕道。

    这严重打乱了蝎子军团的军事编制。

    特别是听到前方出现大面积圣水‘污染’区,蝎子军团的指挥官们纷纷向上头请示,是否继续战役。

    此时此刻,临渊城最高的碉堡处,妖后迎风而立,风姿卓绝。

    那弧度优美的腰肢,那曼妙的s型曲线,再配上那达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度,以及那一个个准确有效的命令。若不是她有着满是绿色鳞片的下身,这一幕绝对会让玩家将她和什么女武神、女将神之类的联系在一块。

    并没有多少人发现,其实就在她身边两米处,一个以水元素扭曲了视线探查与感知探查的小型隔绝法阵正在运作。

    那里,一个身穿黑甲,却脱了头盔的身影正在悠闲地呷着红茶。

    “呃,山寨大吉岭红茶果然不好喝。只是比没有好。”王昊吐槽着。

    旁边的帕拉娜小姐姐含着笑,接过他递来的空茶杯:“神弃之地这种鬼地方,有茶都已经是奇迹了。”

    吃饭都顾不上的地方,还给你种茶叶?

    这还是从老龙的遗产里翻出来的‘陈年老茶’,其它地方压根找不到。至于‘陈年’到什么地步,就不敢想象了。反正没潮,有茶味,能喝,喝不死人,就别太讲究了。

    妖后瞥了这冤家一眼,愣是没说话。

    如果单纯是蝎子军团的偏师杀来,完全不需要王昊在这里坐镇。

    但是情报的缺乏,让她和王昊都吃不准。

    理想状态,当然是弄了虎王泰格,再跟蝎子王决战。然而【旧日统治者】那边完全屏蔽了深渊城的侦察,所有探子都像石沉大海一样,去了之后,毫无声息。

    相对于神秘的克苏鲁系敌人,蝎子王这种‘传统点’的敌人反而更好估算。

    对面既然杀过来了。

    总不能拖着。

    王昊只能反过来操作,在南道地下城差不多干净的当下,让艾希统领南线军团,带着美服玩家朝虎王领地稳步推进,而他则带着几个英雄来到北线。

    雌性娜迦法师缓缓施法,操纵着体内的魔力,准确地把战场上用魔法之眼观察到的画面,以竖立的魔法镜像的形式呈现在离地一米的半空中。

    清晰看到,投入了国服玩家之后,幽灵舰队正在败退。

    靠近湖滩的地方,除了大型不死生物,已经没多少骨头有本事冲上岸了。大片的圣水‘污染’了岸边,浓度之高,基本上普通骷髅靠近就要溶解。

    硬是冲上岸的骷髅,在玩家眼里就是有着【残血】、【易伤】等标签的经验和声望大礼包。

    欧服玩家此前送菜产生的闷气,在这一刻一扫而空。他们美滋滋的挥舞起天朝玩家看都不看一眼的青铜武器,像打地鼠一样清扫着骷髅兵。

    殊不知,国服新手已经在老手们的带领下,去幽灵船发财了。

    国服的公会都在急速扩张着,精英玩家多的公会,基本都是以老带新,让新人迅速上位。正常操作肯定是国人内战,可欧服和美服玩家的出现,这份自然产生的竞争意识,让国服玩家暂时选择一致对外——先肥了自己国人玩家再说。

    王昊悠悠地问伫立在他右手边的秘书小姐:“孙小姐,如果你是对面的指挥官。你现在会怎样做?”

    孙尚英的心咯噔地猛跳了一下,她立马意识到,这是一次小测验了。没有立即回答,斟酌了三秒钟,她才开口。

    “除非有迫不得已的理由,我大概会下令撤退。”

    “说说看。”

    “战术层面上,进攻部队已经处于极度劣势。别说攻上来打开局面了,这时候发动进攻,连添油战术都不算,只是单纯地以有生力量消耗我方的……物资。这就好比一战时,英军指挥官用人命去消耗敌人的子弹一样愚蠢。”

    别说,这还是地球上的真事,当机枪第一次出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场上。英军还真让阿三军队去送了。

    那群逗逼只想着以人命消耗对方的工业力量,却不想想送了那么多炮灰有什么后果。

    这些家伙不当阿三是人,却不看看自己是否真是狗。

    王昊只想说,这种睿智的操作……英军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王昊右手食指点着黑水宝座的扶手:“所有的战术都只是为战略服务。玩战术的家伙……都脏。”